中国茉莉花革命: 再出发 ─ 强洗爱国脑,重燃反送中!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28

再出发 ─ 强洗爱国脑,重燃反送中!

香港的武汉肺炎疫情还没有过,武汉肺炎在零确诊数日后再爆社区感染。但港共不热心防疫,却一直忙着点燃政治议题。



5 5 日,香港两位卸任特首、而今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董建华与梁振英担任总召集人的「香港再出发大联盟」宣告正式成立,该联盟拉住 1,545 位社会各界人士担任共同发起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谭耀宗任秘书长,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等 11 位人士任副秘书长。

卸任特首「再出发」去哪里?

有说董建华是中共打入西方国家的特务,梁振英、谭耀宗是中共地下党员;再加上谭惠珠这位「忽然爱国」的「旧电池」,他们要搞什么名堂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当然名单中还有李嘉诚三位父子,舆论说是被董建华绑架的,因为李家与梁振英格格不入,与董建华则有生意上的老交情。董建华的「特务」身分再度发挥作用。

「再出发」?到哪里去?联合声明已经被北京撕毁,一国两制已经回不去了。所谓再出发,就是出发到「一国一制」,往一党专政的体制靠拢。夏宝龙来领导港澳,就是要在香港「扶党灭洋」,要香港人自己毁灭自己,才成立这个傀儡组织。

一党专政靠枪杆子与笔杆子维持。这些年香港警察已经充分扮演了「枪杆子」的角色。即使最近一个月香港警界爆出多宗丑闻,而且涉及高层,但是从港共到特首林郑还是一再维护黑警镇压民主运动的罪行。而另一方面,则在「笔杆子」方面加强洗脑教育。

香港绝大多数媒体被中共渗透已是众人皆知,言论自由在全球排名每况愈下也早已不是新闻。现在的「再出发」则着重在中小学的教科书上。

爱国洗脑教育再启动

2011 年,还在中学就读的黄之锋等同学组织「学民思潮」就是反对当局要推行国民教育达到洗脑目的。2012 年发展成为声势浩大的运动,迫使当局暂停实施。其实这仅仅是缓兵之计而已,随着梁振英、林郑月娥陆续上台,而北京则是习近平主政,香港民主派与港共斗争日益激烈,2014 年爆发雨伞运动,2019 年更是爆发反送中运动。随着中共公开插手干预香港内政,教育问题自然也成为他们要控制的重要环节,爱国洗脑教育也自然重新启动。

根据香港《苹果日报》的报导,香港初中中国历史科新课程增设香港史,将于新学年逐级推行。根据多本尚未推出市面的新版中史教科书样书,部分列明配合教育局要求的《基本法》教育。有中一课本新增两整页的「主题探究」,所有题目要求学生从资料印证或解释「香港自古以来是中国领土」。而西汉时的「张骞出使西域」,也和目前习近平推出的「一带一路」挂钩。

这些完全是中共所谓「古为今用」历史观那一套。也因为「今」之不断移动而迫使「古」也不断变化,完全失去历史真相。这种情况在文革期间最烈,例如吴_在抗战期间写的《朱元璋传》在当时是影射蒋介石的独裁,文革期间为了打倒吴_而上揪彭真(北京市委书记)、刘少奇(国家主席),此书就荒谬的变成是影射毛泽东。结果吴_、刘少奇全被整死。到了后期要为毛夫人江青接班造势,刘邦的遗孀吕后又成为江青的变身。

这一套降临香港,香港也要文革补课,还有什么一国两制?然而香港到底也被英国统治超过一个半世纪,之间被日本占据三年零八个月,思维方式与中共不同,于是又爆发事件。

5 14 日,香港中学文凭考试进行历史考科,其中一个题目问道:「是否同意 1900-45 年(意即日本侵华)期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于弊?」此题目引发香港教育局及亲共人士痛批「伤害国民感情和尊严」。然而,这是问是否同意,可以同意,也可以不同意,是个中性的问题,怎么叫做「伤害国民感情和尊严」?除非连问都不许问。


文革期间出版的《毛泽东思想万岁》,记载毛泽东于 1964710日接见日本社会党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寿男等人的讲话,感谢日本皇军侵略。 


毛泽东讲过七次: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

然而这的确是个有争议的问题。香港知名国际关系学者、前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沈旭晖在脸书上引述《毛泽东外交文选》内容,毛泽东在 1961 1 24 日会见日本社会党议员黑田寿男等人时曾说过:「日本皇军过去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中国人民接受了教育。如果没有日本的侵略,我们现在还在山里。正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让我们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为以后的解放战争创造了胜利的条件。如果需要感谢的话,我倒想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

另外文革期间出版的《毛泽东思想万岁》,也记载毛泽东于 1964 7 10 日接见日本社会党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寿男等人的讲话,当佐佐木就日本侵华表示抱歉时,毛泽东回答说:「没有什么抱歉。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带来了很大利益,使中国人民夺取了政权。没有你们的皇军,我们不可能夺取政权。这一点,我和你们有不同的意见,我们两个人有矛盾。」

1972 9 27 日毛泽东接见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也说过类似的话。据统计,从 1956 年到 1972 年,毛泽东接见外宾时说了七次类似的内容。然而毛泽东怎么说都可以,别人怎么想都不可以。

但是香港《文汇报》、《大公报》、《商报》、《星岛日报》等党报及左报均以头版头条吓人的通栏大标题攻击这个事件,最后,负责通识科的考评局评核发展部高级经理卢家耀及其下属经理梁紫艳在 5 15 日晚请辞。为了拍港共马屁,教育局 5 18 日派员到考评局调查。此举引发反弹,中学校长会指教育局史无前例谴责及要求考评局取消试题,忧虑破坏教育局及考评局互信,使考评局独立自主性受损。虽说考评局是独立机构,但在党领导一切体制之下,顺党者昌,逆党者亡,「独立」见他 X 的鬼。

香港人过去常常以日治时期的三年零八个月作为香港最黑暗的日子,然而那时主要也只是配给粮食、挨饿、生活困苦,到现在中共统治二十多年,抓人、杀人,才是真黑暗日子的到来了。

反送中运动将卷土重来

当香港疫情趋缓时,当局的秋后算账就越加紧进行。因此即使开始解封,但是「限聚令」就是不解,目的就是禁止人们的反送中聚会。然而民众仍然通过各种机会,采取各种形式力图突破封锁。例如悼念亡者、谴责暴行,更多的是非常和平的「和你 Sing」。这个活动在港九新界各区举行,甚至拉开防疫安全距离,然而仍然逃不了警方的驱散与镇压。因为只要有聚会,总是被认为是反政府的。然而他们唱的最多的也还是被称为「香港国歌」的《愿荣光归香港》。

如果说防疫期间的集会还比较零零落落,那么到 5 10 日母亲节那天,港九新界各地则是全面的遍地开花,反送中运动大有重来之势。尤其历来活动焦点的旺角,港共更是投入大量警力进行镇压。入夜更爆发了冲突。

截至 5 11 日中午,警方共拘捕约 230 人的惊人数字,年龄在 12 65 岁间,并对 19 人以违反抗疫的「限聚令」为由,重罚 2,000 港币(约 7,800 元台币)。其中一名 12 岁的学生记者被警察斥为「童工」。然而中国的少年先锋队还会抓特务呢,他们也是童工与「童特」吗?这些黑警敢这样说吗?纯粹就是中共的帮凶而已。

在旺角现场发生冲突时,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邝俊宇手持大声公调停时,竟遭多名警员推跌地上,向他喷胡椒喷雾,更被警员用膝头压着头部,邝俊宇脸部红肿,其后被警员拘捕,双手反绑带上警车。警方事后指邝涉嫌向警员掷水樽(水壶),以「在公众地方行为不检」拘捕。身体多处受伤的邝俊宇其后发烧送医院,他于被捕一日后「踢保」(应警方要求到警署报到后,拒绝再续保)而无条件获释,对于遭警指控掷水樽,邝直斥荒谬,并表示「无一丝畏惧」。

随着 6 月反送中运动一周年的到来,相信越来越多的民众又会走上街头,因为反送中运动的矛盾不但没有解决,还更加恶化!

来源:看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