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的谬论与恫吓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11

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的谬论与恫吓

张晓明在《基本法》颁布30周年的网上研讨会作主题发言,以《基本法》为名,推销国安法,其中充斥大量蛊惑人心的论调,不堪一驳。

张晓明说中国法治已获「举世公认」的进步,不可能罗织罪名或任意入罪


张晓明说,中共制订国安法,是被香港反对派逼出来的,香港形势已经到了邓小平说的「非中央出手不行」的地步,但是,香港市民的抗争,又是被谁逼出来的?如果不是中共一再食言,一再在《基本法》上动手脚,一再粗暴镇压香港人的民主诉求,香港人有何理由不珍惜自己百年辛劳建立起来的美好生活环境?中共公然撕毁《中英联合声明》,《基本法》已成为任意打扮的小姑娘,香港警察滥捕滥打成了常态,特区政府更惯于厚颜耍赖,中共把本来势单力薄的泛民主派,逼成四五百万香港人的反抗大军。中共若稍有自省能力,应反躬自问,回归23年了,为何香港人反倒与你离心离德?香港政治形势的恶化,特区政府是始作俑者。如非林郑月娥提出送中法案,就不会有百万香港人大游行,如非林郑指使香港警察对和平示威实行暴力镇压,就不会使抗议风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政治对立的逐步扩大,正是随着特区政府的每一步处置失当而深化至不可收拾的。

日后媒体只唱好中共

香港社会普遍认为,成立独立调查机构仍是解决政治纷争的唯一途径。为何特区政府自始至终不肯对这场政治风波作公开公正的调查,找出官民矛盾冲突的本质原因,纠正政府施政的偏差,纾解民怨,反倒将问题归咎于香港市民,更不惜强加国安法在香港人头上,妄图以政权暴力解决官民矛盾,这根本是颠倒是非的惯技。

张晓明信誓旦旦保证,国安法只是针对一小撮人。中共执政以来,每逢政治运动,都强调针对的是一小撮人,因为只迫害一小撮人,多数人可以袖手旁观,甚至落井下石,而少数人惟有任其宰割,家破人亡。中共所谓一小撮人,通常以5%为指标,以香港700万人计,5%就是35万人,以每个家庭四口人计,伤害的就是140万人。这不是统计数字,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生命个体。

张晓明不忘恫吓香港人,直指媒体对国家负面报道,「究其本质」是要推翻国家政权及颠覆中共领导,也就是说,香港人根据《基本法》享有的言论及出版自由,也将从此丧失殆尽。香港媒体从来只知报道事实,永远不分甚么正面负面。照张晓明的说法,日后香港媒体只能对中共歌功颂德,不能揭露政府的劣迹与恶行,那香港与大陆城市还有甚么分别,香港还有甚么「一国两制」?

港人活在恶法影响下

何为负面新闻,这把尺掌握在中共手上。武汉疫症爆发,中央照常欢度春节,算不算负面新闻?公民记者陈秋实与方斌至今下落不明,算不算负面新闻?李克强在记者会宣布中国有六亿人口月收入1,000元,算不算负面新闻?地摊经济大锣大鼓几日,转眼又违法扫荡,这又算不算负面新闻?如有媒体报道诸如此类令中共光火的消息,那就要封掉报馆网站,还是把老板捉将官里去?更要命的还在于,何为「推翻国家政权及颠覆中共领导」,根本没有客观严谨的标准,有罪无罪,都在政府拿捏之中,政府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而香港人则无时无刻不在恶法罗网迫害的阴影之下。

关键问题不在于针对甚么人,针对多少人,而在于根据张晓明的说法,香港人随时都可能因一时言论不慎而堕入法网,以言入罪,以传言入罪,以相信传言入罪。与此同时,国安法下的香港法庭和香港监狱,又是否仍有足够机制,保障犯案者的个人权利和人身安全,那更是未知之数。

张晓明大言不惭,说中国法治已获「举世公认」的进步,大陆与香港刑事司法制度差不多,不可能罗织罪名或任意入罪。果真如此,那应该问一下林郑月娥,如果她犯了事,她愿意在香港受审,在香港服刑,还是自愿到大陆受审,到大陆服刑?恶法实施必然遭遇香港人的抵制,也必然遭遇西方各国的制裁,中共腹背受敌,将永无宁日。你要实施恶法,香港人拿你没办法,但香港人要如何抵制恶法,你也拿香港人没办法。


来源:苹果日报方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