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年王健林的唯一目标:如何度过眼前的难关“活下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28

2020年王健林的唯一目标:如何度过眼前的难关“活下去”

定个小目标,先挣他一个亿万达团董事长王健林的豪言尤在,但转眼已是另一番光景。熬过了最凶险的去杠杆,刚刚上岸后的王健林,又遭遇了史上最残酷的疫情2020年,这位中国前首富的唯一目标,就是如何度过眼前的难关活下去



这场疫情,让王健林成为了最惨的富豪之一。万达团的2大核心业务商业地产(万达广场)、万达电影,双双成为受疫情冲击最大的两个行业,并且是全方位、无差别的精准打击。中国电影行业至今无法正常复工,万达广场更是人气寥寥,商户租金压力巨大

据侃见财经报导,2020年第一季度,万达电影的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亿元(人民币,下同),而2019年同期的净利润高达4亿元。巅峰时期,万达电影的总市值一度高达2000亿元,目前仅剩323亿元

中国电影行业复工的希望因疫情的反反复复,一次又一次落空。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已有5328家影视公司注销或吊销,是2019年的1.78倍。

疫情肆虐全球的情况下,万达的困境不仅仅是在中国境内

2012年,万达集2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2亿)并购了全球第二大院线AMC

20203月,AMC线的总市值一度跌至仅剩2亿美元,浮亏比例超过92%,浮亏金额高达140亿元

2019年第三季度数据显示,AMC租借了875剧院(拥有10000块银幕),拥有/部分拥有62剧院(拥有561块银幕)。北美疫情后,AMC全球1000家影院,其中美国630余家。国际测评机构直接把AMC线拉入垃圾评级

万达电影如此庞大的体量而言,每一天都需要消耗巨额的现金,公司还能撑多久?即使度过这一劫,院线业务还会恢复如初吗

与院线相比,以万达广场为代表的商业地产业务,虽然并未全线停摆,但也是举步维艰

疫情初期,王健林减免万达广场商户一个月的租金及物业费,付出的代价是3040亿元的现金流。之后,全国300多座万达广场冷冷清清,完全没有了当初的人气

2020年第一季度,万达商业管理集团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竟为-39亿元,而此前,王健林每年的零售总额超过了2000亿元,单单是餐饮部分一年的交易额就高达500亿元

中国实体经济不景气,导致民众收入下降,由此带来一连串的连锁反应。消费暴跌、大量实体店铺关门,万达的租金收入也会受到更大的冲击

除了现金流告急,万达商管的债务也非常危险。据Wind数据显示,2020年和2021年,万达商管到期的公债务分别为378.1亿元、367.5亿元,大规模债券的集中兑付,稍有不慎,万达将陷入违约的窘境

另外,万达商管在建和拟扩建的万达广场也有19个,投资总金额更是高达165亿

2020年,曾经说出定个小目标,先挣他一个亿的王健林,只能先专心考虑一个问题:要如何活下去

王健林暴富,使用了大量的杠杆。按他的话说:万达玩的是空手道,一分钱不出就能挣钱。”2017年,万达债务总额达到峰值后,经历了非常痛苦的去杠杆,险些踩雷坍塌。好不容易挣扎上岸,又遭遇疫情当头一棒

在万达核心业务被疫情重击的情况下,上百亿投资支出、上百亿到期债务,融资渠道又越来越少,熬过了去杠杆的凶险,王健林还能熬过2020

来源: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