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国家安全法》由谎言编织而成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5-29

《国家安全法》由谎言编织而成

北京为香港炮制《国家安全法》,首先要指出,这是连串谎言编织而成的政治假货。



谎言之一是虚报香港导致国家安全危机。不错,香港去年反「送中」条例运动以来,特区政府出现管治危机,主因是以特首林郑月娥为首的领导班子,冥顽不灵又蹉跎岁月,民间抗争三个月才宣布撤回「送中」条例,但又拒绝回应「五大诉求」,反而加强警暴打压示威行动,大举滥捕滥控,警队因此声誉扫地,林郑及其问责团队的支持度亦滑下历史低谷。无疑,特区政府管治无方,北京支持林郑令自己声名狼藉,而抗争运动亦没完没了。不过在严刑峻法、铁腕镇压下,当局尽管威信全无,但丝毫无损其权力,也丝毫无碍其施政,而立法会由亲北京势力把持,政府拨款申请通行无阻,《国歌法》照样恢复二读。其实抗争者连控诉警暴也有冤无路数,又怎有能力令政府停摆,更不要说威胁大陆的政权稳定。所谓国家安全危机,只是捕风捉影,为政治服务的假话。

谎言之二是诬捏香港人是动乱之源。不错,香港人坚定不懈地抗争,令无心无力的特区当局陷入窘境,但归根究底,谁主张拆除中港两地的法律防火墙?谁背逆民意还要强行立法?又是谁以暴力解决政治问题,下令警队由去年六月十二日开始以过度武力镇压反对运动?都是特区当局。在此期间,北京坐视林郑继续执政,同时由八月开始以「恐怖主义」把逆权运动污名化,并全力支持警方暴力镇压,也等于排除以政治方法解决政治问题。香港的困境因此注定无解,当然在北京意料之内和计算当中,如今构成完美风暴之后,便顺水推舟,把政治僵局上纲上线为国安危机,再以中央炮制的《国安法》强加诸香港,自编自导自演了荒诞闹剧,还要诿过于香港人。

谎言之三是特区政府无力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自行立法。不错,董建华二??三年第二十三条立法惨淡收场,但当年五十万人上街,政府还执意立法,稍事修改又再推出,奈何自由党不支持,在票数不足、无法通过下,才放弃立法。事后,自由党第一代人物已被清洗,工商界政团重组,中联办自诩是特区第二支管治队伍之后,更能指挥立法会约占六成议席的亲北京议员,任何政府议案都可以畅通无阻,可见其后三位行政长官不为二十三条立法,非不能也,实不为也。更重要的是,中联办和北京怎会是省油的灯,十七年来特区政府再没有提出立法,只能是北京的策略退却,谋定而后动,到今次中央出招突击立法,当然是落实「全面管治」的一着,又何须犹抱琵琶,说成是迫不得已呢?

谎言之四是北京可按《基本法》第十八条替香港订立《国安法》。不错,正如一些土共人士所述,全国人大早有前科,就是给特区制订驻军法。不过,驻军法涉及军事,《基本法》也没授权香港自行立法,由全国人大制订再直接引入香港,合法合理。反观国家安全立法,《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订明由香港自行立法,既已授权香港,权力已不在中央手里,又怎可越俎代庖代为立法?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韩正解释,中央、香港都可以立《国安法》。此说当真的话,岂非任何授予香港的自治权力,由行政、立法到司法,只要中央认为有政治需要,都可以通过全国人大制订法律而另起炉灶,然后各有各做?果如是,《基本法》甚么时候、甚么条文有效,除了任由北京决定,还有甚么意思呢?

四大谎言不外用来掩护北京对「一国两制」的致命一击。不过,当一个自信强大的政权不惜杀鸡取卵,揽炒收场,也要牢牢控制香港人的思想和行动,却又巧言令色插赃嫁祸,用抹黑香港人来编造自己头上的光环,以示出师有名,在显露其虚伪和虚怯,因此在探讨大难当前的香港形势之前,必须以常识撕破画皮,让大家直视其跟港人为敌的真面貌。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