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狱警虐政治犯 一周打五镬 「掴到隔两层建筑都听到」恐吓搞家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5-10

香港狱警虐政治犯 一周打五镬 「掴到隔两层建筑都听到」恐吓搞家人

反送中运动中数千人被捕,部分还押惩教院所候审。香港众志接获多名曾还押壁屋惩教所的抗争者投诉受虐待,包括唱《愿荣光归香港》遭深蓝惩教职员掌掴及逼自掴,有人被「落鸡翼」、撼头埋墙,亦有被迫脱剩内裤步操和恐吓「请饮」拖地水。有抗争者抵受不住而自残,甚至尝试自杀失败,却被「掌掴到隔_两层建筑都听到」。


多位曾在壁屋惩教所还押的抗争者向香港众志求助,香港众志在fb专页发布求助者受访片段,指控惩教人员虐待行为。受访者Tom(化名)还柙期间遇到妻子为警员的深蓝惩教职员,得知Tom是政治犯后,「乜都□讲,先掴_我两巴,然后好大声喝我,你__家衰袭警,我老婆都系警察,系咪要打埋我老婆?」Tom表示每周被虐打一至两次,亦曾被威胁不准吃饭。

唱《荣光》被掴 带到暗角施虐

抗争者形容惩教人员刻意针对政治犯,Tom与其他政治犯唱《愿荣光归香港》,两日后被深蓝一级惩教助理□雅达斥令蹲着走出活动室,直至一个闭路电视未能拍摄到的楼梯角落,□不断喝骂他们,并掌掴其中两人,又命令有份唱歌的抗争者自掴,更以知道抗争者家人地址威胁受虐者勿公开事件。Tom指出,非政治犯平时大声唱流行曲不会受罚,他们的歌声只是正常说话声量,显示惩教人员对政治犯存在差别待遇。

另一受访者Ivan(化名)称还柙首三周,每周有四至五日被虐打,曾因向惩教职员说「Hello」而非「Good evening, Sir」,翌日清晨即被该人员带到无闭路电视拍摄的地方,抓头用力撞向石屎墙,「连续撞四、五下,其间不断掌掴我」,事后两日都感到头晕,并会突然失平衡,以后每见该职员都特别紧张,时刻保持高度警觉。

向议员投诉 威吓「请饮」拖地水

多位受访者均指,抗争者轻则掌掴,重则将头推向墙,「全部都_CCTV影到地方发生」,虐打方式包括「落鸡翼」(弯腰被惩教职员于背部批_)和掴面,亦有「抓板」,即被间尺或警棍打手掌或脚板,「最唔合理地方系打完每次仲要讲Thank you Sir 1Thank you Sir 2。」他们更透露,曾有年轻抗争者因抵受不住虐打而自残,亦有人吊颈失败后试图撼头埋墙,被发现后却被掌掴,「隔_两层建筑都听到」。

为免虐打事件曝光,惩教职员曾威吓抗争者指,过去曾有向立法会议员投诉的人士翌日被「请饮」拖地用的绿水,另一投诉人则被带到无人的地方,要脱剩内裤步操。

惩教署回复表示,若有人就其服刑期间的待遇有所不满,可以向惩教署投诉调查组投诉。


来源: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