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新冠肺炎消退 「爱国炎症」越演越烈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5-04

新冠肺炎消退 「爱国炎症」越演越烈

内地新冠肺炎疫情正在消退,但病毒激发的一场「爱国炎症」却越演越烈,激情下出现无数猎巫者。上海新冠肺炎医疗组组长张文宏医生建议孩童每天早餐喝牛奶、吃鸡蛋,不建议喝粥,以提高免疫力,竟遭网民攻击,称牛奶三明治是西式食品,不建议吃粥是「崇洋媚外」。诗人北岛在网媒《豆瓣》张贴诗歌《进程》,被「蓝蛆扑杀队」等网友质问「北岛高行健你们对得起老祖宗吗?」并歇斯底里地报以国骂「NMSL」(你妈死了)。



NMSL」亦是爱国小粉红在对泰剧《假偶天成》男主角Bright及其女友Nnevvy的追杀中使出的「撒手_」,只因Nnevvy在社交媒体贴图,说自己的衣着风格像台湾女孩,就遭小粉红施以国骂,并在推特上与泰国网民爆发了一场「史诗级」的网战。小粉红用自己「爱国爱政府」的逻辑,误判泰国网民的反建制立场,「辱泰」不成反辱己,兵败如山倒,沦为全球笑柄,但他们喊出的「国家面前无偶像」口号却得以验证,内地停播了《假偶天成》。

「国家面前无偶像」,在大陆,国家才是「偶像」,Bright成了这尊偶像面前的祭品。而近期被无数庸众推到国家偶像面前的最大祭品,就是湖北作家方方。疫情期间,方方连续60天发表日记,记录老百姓的苦闷和悲伤以及表达对政府的质疑和追责,微博热搜显示日记的阅读量已达到六亿人次。但不少人认为「方方获得荣耀的代价,是把子弹打在了国家身上」。武汉街头甚至出现了公开威胁方方的大字报,指摘她「干着严重伤害构陷国家的事情」。书法家钱诗贵发文称有南京雕塑家计划在秦桧跪像旁添「方方跪像」,他希望能推动此事实现。

宁为家奴的民族主义


攻击方方的人认为,方方亵渎了国家偶像,罪不可赦,因为家丑不可外扬。的确,「亲亲相隐」是古代中华法律体系的一个原则,禁止家人之间互相控诉或作证,以保护传统的伦理体系,孔子曰:「子为父隐,父为子隐,直在其中矣」。然而,对公共事务或对政府的公开批评,并非家庭隐私,国事不是家事,攻击方方的庸众们,思想还停留在「朕即国家」、「父为家之君,君为国之父」的专制帝国时代。

国家偶像的诞生与巩固,作为意识形态的民族主义功不可没。美国学者本尼迪克特•安德森在其名著《想像的共同体》中指出,统治阶级依靠「大众传播媒体、教育体系、行政管制等手段进行有系统的,甚至是马基维利式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灌输」,「由此掌握对『民族想像』的诠释权,然后通过由上而下的同化工程,控制群众效忠,巩固王朝权位」。民族主义最初的「自然」属性,即人们的肤色、种族、语言、出生地等特征,被官方「人为地」改造成定于一尊、排外排他的国家偶像。

《方方日记》前期受到热捧,是因为人们身受新冠病毒和公共资讯双重晦暗的压迫,天灾需排怨,人祸需问责,日记切合了人们的社会心理需要,为何获悉《方方日记》将在国外发售后,之前很多有追责诉求的人又不容向政府追责了呢?这就是中国民族主义「宁为家奴,不甘外辱」的庸众逻辑。疫情期间言论不自由的被压迫者,开始与官方同谋,成了反对言论自由的压迫者。

近期,国务院港澳办和驻港中联办频频对香港事务发号施令,让我们从两办对《基本法》第22条的重新解释背后看到「国家偶像」的蠢蠢欲动。作为社会治理必要工具的「国家」固然可以接受,但不能让它成为定于一尊、排外排他的「偶像」。法治的香港,自由的香港,不会拜倒在这样的偶像之下,尽管香港也不乏民族主义的庸众,但相信绝大多数港人,都不会接受沦为「国家偶像」祭品的命运。


来源:苹果日报沈舟  时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