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新冷战时代下世界跟中国脱钩全面启动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5-08

新冷战时代下世界跟中国脱钩全面启动

全球中国武汉肺炎确诊者及死亡人数持续上升,俄罗斯及南美国家的人民成了下一波高峰的受害者,世界各国基本上对中国存在极权专制政权所带来的祸害都已经充分了解。中国在中共的领导下将会被世界隔离,就像一个巨大的武汉肺炎患者确诊后一样,没有一般人敢跟他有接触。



短期而言,在未来经济如何恢复元气上,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两国近日正在大力推动形成亚太「隔离圈」的构想,这个隔离圈是指在已经大致上成功控制疫情的亚太国家之间恢复正常往来,当中包括台湾、韩国、新加坡在内,但重要推手之一的新西兰副总理彼得斯(Winston Peters)强调这个隔离圈如果包括中国,可能有安全性问题,故不作考虑。

至于经济隔离,面对已经造成的经济损失,各国民间或官方都会进行大规模的集体诉讼对中国作出求偿,令中国财政状况雪上加霜;而面对未来长远与中国的经济关系,西方国家将会启动或加快跟中国脱钩。综合近月的一连串动作,脱钩大概分为三大范畴,第一是减少对中国的投资,首先是减少对中国的整体投资规模,昔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开始加征关税,目前除了是要增加收入及因而降低贸易逆差外,也是促使美国龙头企业减少在中国投资而回到美国。近日特朗普表明会对中国商品加征更多关税,这将缩减各国对中国的整体投资。日本政府在四月初公布将斥资20亿美元,协助日本企业从中国撤离。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亦表示,美国政府将为美国公司支付从中国搬回的全部费用。

另外就是减少对中国公司的投资,韩国第三大跨国企业SK集团,早在四月中就大手笔抛售所持的中国燃气集团全部5.35亿股,套现十多亿美元。特朗普则正在考虑阻止联邦政府退休基金投资中资股票。再来是减少中资到美国上市吸资,日前爆出在美国上市的多间中国公司作帐造假,股价暴跌导致千千万万美国投资人及基金损失惨重,未来中国公司要到美国上市将会受到更大的限制。

第二是跟上面相关的产业供应链重建问题,也就是说,美国政府不单单是令美国或西方龙头企业减少投资,而是要迫使这些龙头企业跟其上下游的各国相关公司撤离中国。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四月底时就表示,美国政府正在与澳大利亚,印度,日本,新西兰,韩国及越南合作,讨论如何重塑供应链。当然,美国领导层之所以铁了心去跟中国脱钩是由于在疫情爆发后,医疗供应链一度出现部分断供,将美国供应链产业迁出中国的民间呼声越来越高。

第三是减少来自中国企业的投资,澳大利亚政府在三月底对外国公司的收购加入了更严格的临时审查规定。之前政府制定的资产审查起点,现均降为零;这意味着所有收购澳国企业的海外买家,都需经过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的审批。德国在四月初决定修改《对外经济法》,进一步加强外资对德国企业的投资与收购限制。此次具体的修改主要涉及更严格的外资投资审核,只要还处于审核过程中,关键领域如电网等民生安全的收购,就不得生效。与此同时,印度也祭出措施,来自与该国接壤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需要事先获得政府批准,以阻止在疫情大流行期间的「机会主义」收购。以上各国的新措施都被认为包涵针对中国的意味。

一连串的措施表明经济脱钩在所难免,当然脱钩只是程度而言,脱钩不可能做到彻底,原因是经济联系不可能完全切断,不过,在各种关键领域不再依赖中国制造看来是大势所趋。除了经济领域外,近日的最新发展是学术及文化上的隔离,瑞典关闭所有孔子学院,几个城市终止跟中国城市的姐妹关系。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及史坦福大学对中国学生零录取。这些被隔离的情况在在显示,中国要在西方继续扩张及渗透的工作可能变得事倍功半。

未来会不会从冷战演化成热战当然是大家最关心的地方,《路透社》54日披露中国的一份内部报告中承认,北京政府目前正面临相当严峻的国际形势,此乃1989年六四屠城后所未见的。报告指出,由于肺炎疫情大流行,全球出现以美国为首的反中浪潮,北京要准备面对中美武装冲突的可能最糟情况。中共其实本来就视西方为敌人,如今只是不得不承认美中难免要一决高下。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