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假如世界同步走进黑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5-16

假如世界同步走进黑暗

中、西方对历史的发展有线性和回圈之争。螺旋式上升、波浪式起伏可能就是二者的折中。着眼个人小历史/小段史,我们较难定位所处的时代。以大历史观之,2020年人类是否同步进入了历史的黑暗隧洞?



发出如此沉重疑问,是因为在新冠大瘟疫肆虐全球之际,世界卫生大会将于518日举行,居然排斥代表近2,400万人口的台湾作为观察员出席网络大会。纳粹德国屠杀几百万犹太人被写进了人类罪恶史,但世卫却在一场百年才遇、可能彻底改变人类文明的大流行病疫中,把两千多万生命安危置于不顾,不能不说是一场罪恶正在进行时。

匪夷所思的是,中华民国政府在1946年签署的《世界卫生组织章程》明确宣称,在《联合国宪章》的指导下,奉行维护「万民幸福、和谐关系和安全」的基本原则,其中包括人人享有的「健康权」是「不分种族、宗教、政治信仰、不因经济或社会条件而有区别的每个人的基本权利」。但中共始终坚持,台湾两千多万人民享受这一基本权利必须建筑在中共政府的认可的政治前提上。而这个国际组织居然认可这一做法,并声称不愿将台湾加入政治化,从而任由最坏的一种政治化威胁生命。面对这样的荒谬,全世界却无能为力。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全球体系危机。

早在2014年,牛津大学的伊恩•戈尔登和他的助手合著《蝴蝶缺陷》 The Butterfly Defect)一书,分析「个人和不相关的事务产生的坏的连锁效应」。随着全球化深入,相互关联带来相互依存、相互敏感和脆弱性。他们最担心,全球金融风暴、生产领域链条的紊乱/断裂、交通通讯基础设施崩溃、生态气候灾变、全球流行大病疫爆发等灾难,在21世纪同时出现、恶性互动,而世界治理体系和各国领导体制无力应对,导致全球治理危机和崩溃。

过去20年,各种灾变已现端倪。2008年的金融风暴是真正的一次体系风险。2020年新冠病毒在数月时间里肆虐213个国家/地区,450万人口染疫,30万人死亡。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同时成为重灾区,全球生产链条脱节、停产,世界经济陷入当代史上最严重的危机,全球贫困的普遍恶化必将引发失控的移民浪潮。而面对这些危机,世界主要国家的精英层和领导集团暴露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无能、无责和无耻;主要国际组织缺点暴露无遗,例如联合国缺位,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只能提供杯水车薪的救济。

而世卫这个负责协调全球公共卫生事务的最高机构,在疫情初期与中共合作,拒绝及时通报实情,迟迟不把疫情宣布为全球大瘟疫;后来又在中共「大撒币」外交攻势下,密切配合中共,不愿开展病毒源头的调查,却积极封杀台湾,总干事谭德塞甚至無法直面全球掀起的弹劾签名运动,栽赃抹黑台湾政府。中国政府还浑水摸鱼,明确以战争武力威胁,宣称台湾参加世卫大会的努力只会促使大陆采用「非和平的方式」完成「统一」。一场全球范围的、涉及疫病、经济、政治、地缘战略和人口贫穷和流动的完美风暴已经形成!

中美寡头利益联合体「易子而食」

为甚么会这样?简单说来,比较优势促成的中西方分工合作,由于西方的天真和实用、中国的狡黠和野心,逐步演变为双向的管制制度投机。例如,西方低人权、高污染的产业进入专制中国,利用具有奴隶制特征的户籍制度来联合剥削半自由身份的农民工;虚假账目帮助中国中世纪的作坊企业进入华尔街资本市场,通过贩卖有毒「中国元素」的股票收割美国股民。中美两国寡头结成利益联合体,「易子而食」,催肥了双方,尤其让专制体制这一「中国病毒」癌化,同时腐蚀了西方的自由民主。愚昧、贪婪、狂妄和自私,把世界带进了黑暗年代。

人类如何有出路?如果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和人民不接受「新共产主义」下的「第二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是需要美国回归国际主义,推动重建自由民主的国际体系;如果人类历史必须进入一个新冷战的两极化时代,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可以推动建立民主国家联盟,在共同的普世价值基础上重建生产/价值链,找回全球化的灵魂。二是如果美国无法在危机中重振,中等民主国家,例如德国、法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就必须承担历史重任,维护人类自由民主的价值和体系。

台湾能否加入世卫?全球能否摆脱大瘟疫?世界经济能否走出萧条?人类文明能否迈出黑暗?所有的答案都需要人类知识共同体、地方政府、公民社会、企业和个人共同努力,挽救各自的自由民主政府和加强它们的治理品质和能力。人类面临「赤色病毒」挑战,美国能以「新新政」成功回应吗?


来源:苹果日报夏明  纽约城市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