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两会:中共权力的洗白机器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5-21

两会:中共权力的洗白机器

港澳办和中联办早前宣示对香港拥有监督权,辩称监督权以及2014年提出的「全面管治权」虽未载明于《基本法》之中,但中国是单一制国家,作为地方政府,香港的所有权力(包括未列明的「剩余权力」)都为中央授予和保留,「中央授予香港特区多少权,特区就有多少权」。可以预期的是,在所谓「积极一国两制」的策略转变下,中央未在《基本法》中明示的对港各种干预权力,都会从「剩余权力」的黑箱中陆续登场。



如此「单一制」只是北京政府对自己权力性质的描述,并不能说明其具有正当性。单一制不等于集权制,大多数现代单一制国家皆非中央集权形态,随着地方普选和自治权的扩大,正在与联邦制的权力分配趋同,绝非地方所有权力都由中央授予。从现实来看,单一制与一国两制在字面上就相抵触,香港到底是实施一制还是两制?自圆其说的解释只能是:单一制对内训诫,让香港臣服于中央统治;两制则对外宣示,让香港成为中国的白手套。如此撕裂而破绽百出的权力合法性解释,正是近年来香港陷入困境、抗争蜂起的原因所在。

中央授权论的正当性缺失,并不在于所谓单一制与联邦制的区分,而在于民主与专制的对立。全国港澳基本法研究会副会长、广东财经大学法学教授杜承铭曾撰文〈特别行政区自治的授权原理与技术〉,阐述了授权性地方自治权力来源的两个层次:首先是「人民授权形成国家主权权力的合法性来源」,谓之「本源性授权」;其次是国家主权权力通过宪法法律就地方事务对地方进行的授权,谓之「过程性授权」。
中国政府本已欠人民授权
两种授权之「权」有不同含义,「本源性授权」授出的是权利(Right),即人民权利通过普选转化为宪法及国家主权;「过程性授权」授出的是权力(Power),即通过宪法完成对国家和地方权力的分配和限定。很显然,中国并没有人民的「本源性授权」,宪法并非「全体国民政治意志的表达」,只是为中共领导一切「正名」的护身符。每年召开的人大、政协全会就是为中共权力洗白的政治机器。受疫情影响,今年的两会推迟到本周末(522日)举行,届时将行礼如仪地完成中共自我赋权的表演大戏。

当然,戳穿这场「皇帝新衣」骗局的大有人在。华东政法大学前副教授张雪忠,近日在网上发出致全国人大的万字公开信,指出现行宪法即规定「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又规定「单个政党的永久领导地位」,是自相矛盾的「伪宪法」。中共由此获得的统治权力,「并非基于宪法,而是基于武力」。

从天赋人权的价值观来看,「法无禁止即可为」,即:除法律规定的外,一切「剩余权利」皆属人民,而非政府所有。六年前,笔者曾撰文〈伪宪制前提〉,引述了一名珠海网友批评中央「授权论」的观点:「甚么都要授予?你呼吸的权利是哪个授予你的?」如果说所有权利都由统治者授予,那么被授权者的身份只有两种:奴隶和囚徒,700万港人可接受这种命运吗?


来源:苹果日报 / 沈舟 时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