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疫难深深辨中美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5-08

疫难深深辨中美

凶险「新冠」呼啸全球,短短一月从中国扑过太平洋,美国成了第一高危疫区。229日华盛顿州进入「紧急状态」、36日加州宾州、37日纽约州、犹他州、9日新泽西州笔者卜居的新泽西州默兹县,截止52日确认4271例,死亡252人。今晨,拙妻教友六旬台籍丁弟兄走了,他太太是护士。


这次全球疫难虽然不能尽归赤祸,但也终究出自武汉P4、播自「华南海鲜」,无论如何,没有堵在武汉、流出境外,至少与赤难有关,中共政府难脱干系。


疫难泛滥,当然得追源溯根,既为究查「泄毒」责任,也为防止下一波「堵毒」。很清楚,疫情起自武汉,毒源「最大疑似」──江夏区郑店园区P4实验室(中科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面对全球汹汹问责,中共本能推责甩锅,一声起码的道歉都没有,更放出网络「粉红」水军,恶人先告状,竟指毒源出自美国:201910月世界军人运动会,美国运动员带入

网络水军

很鄙视各路居心不良、腆颜放谎的大小「五毛」、「粉红」,不屑与之争三辩四,实在耗不起那份时间,陪不起那份心情。完全歪拧的逻辑,蛮不讲理的恶态,又相当专业敬业,整天孵网发帖,制造声波,什么恶语都敢出,什么脏语都会用。他们的逻辑是分贝取胜:你没声了,就是认输了。真是的,「别把世界让给你鄙视的人!」(网络潮语),有时好像也得回敬一二嗓子!

网络「粉红」水军类似清末「义和团」,不过将「扶清灭洋」悄悄改为「扶共灭洋」,这回月亮就是中国的圆,凡是中国的就是好,凡是外国的就是孬;谁说一点外国的好,就是卖国贼、秦桧!

得承认,培养出这么一支「流亡爱国主义」部队,确为中共不可磨灭的「政绩」。他们熟练操用赤左逻辑,歪腔斜调,四溅暴力,动辄威胁「虽远必诛」他们确实是体现「国情特色」的社会存在,善良正直的人们只能痛苦地摇摇头:「上帝呵,你看看他们!」既不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更不会报复性对泼污水。不同人文层次,还就体现在这种地方。

《方方日记》

前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女士(1955 ),出于职业敏感,武汉封城期间撰写日记,发至网上,迅传中外。新闻铁律「需求决定播扩速度」,一大批中外华人之所以每天候阅《方方日记》,还不是大陆党媒尽失信誉,人们只能「礼失求诸野」──从民间求获疫区真实信息。

方方毕竟厅级干部,很守党国规矩的,很维稳的立场、很节制的言论,甚至还帮着护着武汉官员,居然仍遭恶咒,引来网络水军滔天恶浪,南京某人居然发声──方方应陪跪秦桧!

《方方日记》得评──「不该写出阴暗面,给西方递刀子!」当然源自方方稍撩幕角稍述真相,记录了武汉封城的「人道低水准」,如将一名司机堵在高速公路上流浪20天,生存艰难;如将感染者全家堵在室内,铁杠封门;如大人隔离,病孩饿死家中(214日)

网上大小「粉红」(实为代表中共官方)特别忌恨这些「封城真相」,不满方方写出这些事实,他们希望方方不写疫难写抗疫?

你成天就会记录这些琐细,为什么不记录解放军进城,不记录全国人民的关心和支持,不记录火神山雷神山(注:临时医院)的伟大成就,不记录英勇无畏前来援助的人们等等。(217日转引)

很熟悉的中共套路,每次都是将丧事办成喜事,这次也想将疫灾谱成「中共英勇进行曲」,转疫区哀鸣为颂党高歌──如果没有共产党,疫情不知将闹成怎样,诺,你看看美国!「粉红」水军虽然没明说,意图却相当清晰──你方方的立场为什么不站在党国这一边?

应该说,下面这段「日记」确实很犯忌──

惹出大祸的华南海鲜市场,从昨天下午起,开始为期三天的清场和消杀工作。早在元月初,这里就已被封场。每天有人前来消毒没有想到,这里的病毒,会导致一场殃及全国甚至全球的灾难。有人建议说,以后在这里建一座灾难纪念碑吧。(34日)

这不是中共最想擦掉最犯忌的「毒源在此」吗?此时,方方还知道美国今天的受灾烈度。

中美防疫比较

「时穷节乃见」,中美防疫的紧急动作当然折射两国政府的本质差异。中共政府根本不信任国人,暴力「严防死守」,人道灾难连连;美国充分信任国民,各级政府决不可能使用暴力。

123日,武汉封城,禁止出入;25日再下令,禁止城内机动车行驶。两道在欧美根本不可能下达的禁令,就那么「顺理成章」下达了。别忘了,这是以剥夺武汉市民自由为前提的禁令。中国没有人权,中共没有尊重民主自由的意识,一斑窥豹。

「新冠」从欧洲抄后门登陆美国,川普政府「大意失荆州」,但美国疫情之所以迅速扩散,不到一月飞染全国,也有「自由的代价」。就是几个重疫州,州长的「居家令」只能靠州民的自觉配合,不可能像中国那样铁丝网封围小区、钉死「确诊者」家门,更不可能断绝全城交通。确实,美国不可能像中共那样「专制」防疫──不顾一切限制国民自由,美国防疫仍以尊重宪法为前提,只能适度限制「自由」。

两国疫难中还有一处重要「风景」,动员各地医护人员赴援疫区,中国得「共产党员上」,志愿者甚少;美国纽约市长一声唤,全国前后来了近十万医护专业志愿者。人家从来不唱共产主义高调,思想觉悟咋就硬这么高呢?不是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么,为什么不看看人家何以达到这样的高度?

结语

美国疫难尚在延续,好在已过拐点,方舱已撤,「安慰号」回港,终期未远,复工在望。中国赤难仍在延续,终期遥遥难望。苦难的中国,何时才能松解赤缆、脱离赤漩?这次全球疫难虽然不能尽归赤祸,但也终究出自武汉P4、播自「华南海鲜」,无论如何,没有堵在武汉、流出境外,至少与赤难有关,中共政府难脱干系。

**作者为大兴安岭知青/复旦文学博士/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历史所访问学者(2018)/哥伦比亚大学东亚所副研究员


来源: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