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政权精髓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5-14

习政权精髓

搁置了一段时间的《国歌法》又被推上立法会了。这时候,网上出现了一段「国歌」短片,背景是反送中剪辑的镇压和反抗场景。歌词的「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与抗争场景太配合了;「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讲的是华族,而不是代表政权的「中国」,因此也是与场景配合的。网民说:「推吧,让这首歌在中国变成禁歌。」




中国剧作家沙叶新(1939-20182009年在网上发表过一篇长文,题目就叫〈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他经过长时间调查,总结出中国官员贪污腐败的集团化、部门化、市场化、黑帮化,贪官品性的低下、肮脏。其中最震撼的是揭露买卖官位的「市场化」,列出湖南郴州贩卖「乌纱帽」的市价,从县委书记、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的200万,到县检察长、县政府办主任的20万。他说,现在才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中华民族没有最危险,只有更危险。511日天津市法院审理陕西前省委书记赵正永的贪污案,指他「在2003年至2018年期间,利用担任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副省长、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省委书记等职务便利,在工程承包、职务晋升、工作调动、企业经营等事项谋取利益,伙同妻子等人非法收受财物共约7.17亿余元人民币」。

原来,所有职位都可以捞钱,贪污数额是至今中国审理贪官所公布的纪录。大陆有网文说:「这是甚么概念?2020年,陕西省贫困人口标准是3,070元,也就是说,可以使23.3万人脱贫;陕西省最低工资标准是月工资1,800元,也就是说,是3.3万人年工资;陕西省平均年工资是7.8万元,也就是说是9,200人年工资。」

海外一些「爱国人士」若要为习近平的反贪唱赞歌,请先看看512日南京法院宣判的「车贴案」。名叫秦沪辉的70岁老太太,因为在自家的车上贴一张「官员财产公开」的贴纸,被诉寻衅滋事罪,20189月被关押在南京市看守所,一关近两年没有审理,在律师都感到「心力交瘁」的不断诉求下,前天才终于宣判,罪名成立,判刑一年九个月。老太太敢于要求「官员财产公开」,而且终于获审理,是因为她还有点背景:外公是1927年就参加共产党的「革命先烈」,母亲是离休干部,她本人也参过军,是复员军人。

这两个案件联系起来,「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精髓就清楚显现了。他用来「收割正义」的反贪,绝不是真的要整治官僚中的贪腐,否则何以一直拒绝「官员财产公开」?更将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视为刑罪?赵正永在2019年落马时,被指对党不忠诚不敬畏、多次欺骗组织、是典型的「两面人」、「两面派」。所谓对党不忠诚不敬畏就是对习不敬畏;所谓「两面人」就是脚踏「习派」和「非习派」,说穿了反贪就是威慑官员效忠、猎取更大权威,反贪是排除异己、拢络自己势力的政治运动,跟司法正义无关。在官员财产不公开和归派归边的主导下,买卖官职的价码也大幅度提高,官员含金量大增,于是才有赵正永这样惊人的贪污数额。与此同时,官员对民间的搜刮也就水涨船高也。

几代人效忠共产党的老太太,只因提出「官员财产公开」的诉求,就被判刑。说明她几代人信奉的政治道德在现时代已经被丢弃了。可悲的是,过去宣扬的政治道德,今天竟成了威胁政权的罪状。

因此,抗战前写下的歌词,真的不适合作为独裁政权的国歌,恐怕迟早也会被视为对政权的威胁。


来源:苹果日报 / 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