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极权政治的宿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5-04

极权政治的宿命

金正恩神隐20天,世界传媒纷纷传出他死亡、病危,又有关于接班人种种争斗的分析评论,然后他突然又露面了,先有照片,后有影像。不过,传媒还是没有完全松手,有的分析他脸容或手腕有异,有的怀疑是替身。尽管都是揣测,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一是他的身体或政权内部发生了不小的麻烦,二是证明极权国家一人的生死就是全国的动荡,每当最高权力继承就是一次政变。



读中国历史,每一个朝代的宫廷斗争,都离不开最高权力的继承。所有宫廷电视剧,不论内宫的妃嫔斗争,还是朝廷的明争暗斗,都围绕着权力继承。皇帝驾崩因权斗而隐瞒死讯,历史上也有过,一是秦始皇之死,另一是明成祖朱棣出征时去世,都隐瞒好一阵,到权力继承大定才宣布。

大陆电视剧《大明风华》,讲的就是明成祖及其后三代的帝位之争,看后就发现:在绝对权力的体制下,即使你是一个好人,即使你不想夺取帝位,或不想卷入斗争,即使你真心忠诚想维护大明朝廷,即使你自小爱护自己的兄弟、侄儿、姐妹,但只要你置身于这个权斗的漩涡中,你就无法洁身自好,无法不变得凶残,无法避免邪恶。因为即使你是善心,但还是会被猜疑是恶心;即使权斗漩涡中对手曾经信任你,但为防万一他还是选择要除掉你。所以你不能不为保护自己而变得邪恶。

中共建政后,毛泽东不断地搞运动,表面都高举阶级斗争的大旗,说贯彻共产主义理想的大道理,但仔细推敲,其实毛泽东发动每一次运动,都是为了巩固自己的独裁权力,都是为了防止被夺权。任何一个建党建国的功臣,不论有心无心,一旦置身在一个被认为对独裁者有威胁的位置,就会被清洗。从彭德怀、刘少奇、林彪到胡耀邦、赵紫阳,都一样。中国历史发展到中共掌政时代,权斗比历代帝王更可怕,因为权争不只在宫廷,更祸延老百姓,所有权争都以运动群众方式展开,不仅人民没有安乐日子,而且把这种斗争意识扩张到民间,使中国人都普遍染上了仇恨意识、敌情观念,成为一种可怕的民族。

邓小平大概意识到,中共建政以来的所有动乱,从根本上说就是最高权力继承的问题,因此他定下了最高权力只能担任两届即十年,就必须卸任,而权力继承者则由隔代指定。这当然不是一个有民意授权的权力继承制度,但比之最高权力终身制会少了许多争斗。但因为党的绝对权力地位未变,因此邓所定下的这一制度,在习近平掌最高权力后就任凭废除了。

任期制废除后,习近平就成了毛二世,带出的后患延绵不止。首先就是最高权力没有了任期制衡,而变得全无制约,做任何事都不须问责也没有后顾之忧也;其次是从上到下人人奉承,最高层再也听不到一点点异议声音,对民间的不同声音更彻底封杀,于是在制度上形成偏信则暗的道德缺陷,就是终极愚蠢;其三就是在国际上不自量力地显示肌肉,挑衅称霸,而自由世界也从中国的恢复绝对权力而对中国的寄望彻底破产,不仅不再相信中国会走民主法治的道路,甚至不再相信中国会遵守国际现有秩序。这是极权制度与天俱来的宿命。

近几个月,因武汉肺炎而使中国面对全球的四面楚歌。在内,继任志强之后,又传出邓朴方的公开信,虽然真实性值得怀疑,但即使是假造的信,也反映了党内斗争开始激化。接着而来的,会是又一次腥风血雨的残酷斗争。而每当内部权力不稳的时候,掌最高权力者都有可能通过对外冒险来巩固内部权力。我们要准备面对动荡的中国及祸延香港的局势。


来源:苹果日报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