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唯有中共做得到「超限战」这独门绝活:没有底线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5-09

唯有中共做得到「超限战」这独门绝活:没有底线

「超限战」超的是什么「限」

上世纪的最后一年,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书,题为《超限战:对全球化时代战争与战法的想定》。这本书虽然是由军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但它并非文学作品,而是一部由两位作者合著的军事理论著作。作者之一乔良出生于1955年,是中国著名军旅作家、时任空军政治部创作室副主任,当时的军衔为中校,现为空军少将;另一作者王湘穗出生于1954年,为退役空军大校。两位作者都出身于军人家庭,青少年时代在文革中度过,与习近平同属「文革一代」。

为了达到目的「彻底做一回军事上的马基维利」,可以不择一切手段,这一点正是中共军队的传统


《超限战》这本书颠覆了「传统战争」的战略思想和战争规则,提出对「未来战争」 的种种「想定」,出版后立即引起世界各国的注意。这本书19992月出版,当年11月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就写了一份报告,并摘要翻译了书中的主要论述。20003月,美国海军学院向解放军文艺出版社提出重印版权使用申请。这本书还被翻译成好几种文字。此后,「超限战」这个词不仅成为通行的军事术语,也时常被用来形容各种非军事的冲突。2006年至2009年,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召开了四届年度讨论会,以「超限战」角度来考察当今世界的各种问题及其与美国的关系。

在中国,这本书出版后的一年内印刷了十次,可见它在中国社会受重视和欢迎的程度。《超限战》出版后的二十年里,作者也没让它淡出中国人的视野。2009年,作者出版了「白金纪念版」,2014年出版了「十五年纪念版」,2016年,这两位作者又出版了《超限战与反超限战:中国人提出的新战争观美国人如何应对》。在这二十年里,受此书的启发,中国军事理论家们将书中的理论逐步细化和深化,提出了一些更加具体和细致的观念,以及怎样将「超限战」转化为实际操作的设想。

超限就是没有底线

什么是「超限」?作者是这样解释的:「所谓超限,是指超越所有被称之为或是可以理解为界限的东西。不论它属物质的、精神的或是技术的;也不论它被叫做『限』、『限定』、『限制』、『边界』、『规则』、『定律』、『极限』甚至是『禁忌』

也就是说,「超限战」 所要超越的,不仅是传统战争的规则,也包括人类社会为确保自身生存和发展所制定的一切规则和界限。

「传统战争」通常指的是国与国之间武装力量在特定疆域中的对抗,这种战争的形式无论是在国家或者地区之间、乃至扩大到世界范围如两次世界大战,都还是国家之间武装力量的对抗,也都在特定的物理空间里进行。这样的战争遵循一定的规则或者界限,比方说不以平民和民用设施为攻击目标,不杀战俘等等。

该书作者认为,随着互联网和全球化的发展,「疆域」的概念也随之扩大,因此,传统的两国之间武装力量之间在特定物理空间的对抗已经不能保障国家安全,「以国防为国家主要安全目标的观念就显得有些陈旧,至少是很不充分」。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国家,特别是实力弱小的国家,面对实力比自己强大的对手时,要想取得胜利,就必须突破「传统战争」的界线。

具体到战争层面,作者是这样说的:「对战争而言,它可能是战场和非战场的界线、武器和非武器的界线、军人和非军人的界线、国家与非国家或是超国家的界线,也许还应包括技术、科学、理论、伦理、传统、习惯等等界线。总之,是把战争限定在特定范围以内的一切界线。」 虽然作者试图说明「超限」 的概念「本意首先是指思想上的超越」,但是,「超越」 并不仅限于「思想」,「超限战」也并非仅仅是单纯的理论,它同样指的是在具体的行动时,「在需要并且可能超越的限度和界线上选择最恰当的手段(包括极端手段)」。

至于人类社会的伦理,作者的态度是:「衡量一种手段的有效性,主要不是看手段的属性和它是否合乎某种伦理标准,而是要看它是否符合一个原则,即实现目标的最佳途径原则。只要符合这一原则,即是最佳手段」。

也就是说,「超限战」没有「前方和后方」、「军人和平民」的区别,没有国家和疆域的区别,没有道德伦理的限制,任何人、任何设施都可以作为攻击目标。用作者的话来概况,那就是「彻底做一回军事上的马基维利」──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一切手段。这一点正是中共军队的传统,所谓「人民战争」即打破了「军人和非军人的界线」;国共内战中,中共军队为占领长春而饿死城内数十万平民,也就是「超限战」之滥觞。

超限战是为了取得单向优势

当战争的一切界线都被打破之后,剩下的只有一点:把整个人类社会视为「战场」。在这个浩大的战场中,「超限战」 怎样实行呢? 作者「摇动加法的万花筒」,将人类社会的各个方面重新组合,制造出「幻化无穷的战法花样」 ,这些花样分为「军事、超军事、非军事」 这三大类,作者用一个图表详细说明:

在实行「超限战」时,根据需要把上述表格里的各项任意组合,就形成了所谓「组合战法」 。作者在注释里特别指出:「这里的三种类型的战争,都是实实在在的战争,而不是比喻或形容。」 在《超限战》的作者看来,人类社会只有一种关系:战争;人类文明的一切物质的存在也只有一个意义:用于战争。

《超限战》作为一种新的战争指导思想,其假想敌毫无疑义是指向美国的。对于中国读者来说,超限战的合理性在于,中美两国军事技术和军事力量有巨大差距,按照传统的战争打法和战争规范,中国无法取胜。作为较弱一方的中国只有运用「超越一切界线」 的战法才可能以弱胜强。

「超限战」提出后,自然引起美国军方和学界的重视,一些军事理论家和学者发表了研究论文,举办了学术会议,但是仍然是将其作为一种新的战法来看待。典型的是一位美国海军陆战队少校在其论文中指出,超限战并没有战略战术上的新意,它提出的制胜方法是不可实施的。美国军人和学者仍然无法理解,超限战的核心,不是技术性的,而是伦理性的,超限战是以突破底线,废除底线,做对方不可能做的事情来获得单方面的优势。恰如针对有人提出的问题:既然你实行超限战的打法,那么对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实施这种打法,你不就没有优势了吗?「亚洲世纪&中国崛起」网站署名刘振志的文章「《超限战》的历史传承及对霸权主义的警示」,用下面这番话回答了这个问题:「《超限战》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的独门绝活,只有中国共产党的背景才有可能产生这样的战略、战术、战法思想,其他的人想学也学不来。」

如果你仍然想像不出超限战是怎样的打法,让我告诉你一件我亲历的事情。纽约「911事件」后,我接待过国内来访的一家朋友,那位朋友一向表示他是主张改革开放,实现中国民主化的,可是当我们谈到刚发生不久的911事件,他坦率而由衷地表示对911事件策划和指挥者的钦佩,称之为以弱胜强、以少胜多,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典范,只用了十三个人的代价就杀死了对方2996人,给对方国家金融业造成重创,而且,最重要的是,对方不可能用同样的方法来回击你,这就是「独门绝活」的意思。


**作者为江西南昌人,作家、历史学家, 1982年获复旦大学英文系学士学位,1988年获山东大学美国文学研究所硕士学位,1988年留学美国,获布兰戴斯大学犹太历史硕士和纽约皇后学院图书馆学硕士。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共党史、中共民族政策、宗教政策和当代西藏史。曾在《动向》、《明报月刊》、《开放》等杂志发表过100多篇相关文章。


来源: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