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从美苏冷战 看美中新冷战形势发展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5-29

从美苏冷战 看美中新冷战形势发展

美国、苏联在二次大战后的关系,被通称为「冷战」。这不是泛泛描述,其中包括几个要件:彼此猜忌与敌意;在军事与经济、科技上完全切断脱离关系;两大强权以外的其他国家被迫选边站。现在的美中关系,愈来愈多人认为,新冷战形势已成,美中双方都在做准备,美苏冷战的要件重新浮现。



首先是互相猜忌与敌意。1946年美国驻莫斯科大使乔治.肯楠发回国内的「长电报」,奠定了美国对苏联的围堵战略;就在同时,苏联驻美大使诺维科夫也发了一封很长的分析电报,研判马歇尔计画对苏联的敌意。

川普上台后,除了2017年底的国家安全报告,把中国与俄罗斯同订为「战略竞争者」,白宫本月20日发表「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新报告,进一步承认过去几十年的接触政策已失败。报告说,美国决定改变对华策略,采取公开施压,遏制中国在经济、军事、政治等多领域的扩张。国务卿庞培欧在报告发表前特别表示,「我们大大低估了中国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上对自由国家的敌对程度」。

对中国来说,也认定美国对中国敌意已然形成。北京智库「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4月上呈中南海的报告,刻意泄漏给路透社,认定反中敌意升高至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以来最高点,可能使美中关系陷入经济和军事冲突。

这项透露给媒体的报告,知情者点出其重要性可比诺维科夫电报。中国外长王毅24日在人大记者会表示,美国一些政治势力正在绑架中美关系,试图将中美关系推向「新冷战」,这种危险做法是在开历史倒车。证实中南海高层已形成「美国要搞新冷战」的想法。

冷战时,美国有北约组织(NATO)针对苏联为首的华沙公约组织,经常演习模拟对抗。美国藉市场开放与马歇尔计画、对外援助总署,巩固自己阵营的经贸投资关系,还与盟国合组科技管制委员会,严禁敏感科技外流;苏联在东欧卫星国家实施经济分工,也有类似援助计画,以巩固在亚非拉第三世界的盟友。

不同意美中将发展成新冷战者,往往举冷战期间美国每年只从苏联进口2亿美元货品,而仅仅2018年,中国就向美国出口5000亿元货物,显示美中关系不同于美苏关系。但这种密切经贸关系已开始质变与量变。

冷战后,中国参与美国创建的自由市场体系,从中得利,经济规模跃升仅次于美国。而经由逆向工程仿制或强制转移科技,中国开始「中国制造2025」科技自主计画。美国唯恐中国经济与科技追上,两年前发动贸易战,启动经济脱钩;新冠疫情冲击后,脱钩速度加快,尤其高科技领域,华府严防中国人工智慧与5G设备扩张进入盟国。最明显例证,华府压迫台积电到美国投资,不准外商对华为出售高阶晶片,用釜底抽薪断绝中国高科技升级。

美国冷战期间逼迫第三世界国家选边,缔结双边协定、加入美国主导的多边联盟。新冷战经济先行,美国已和韩、台、日等国家洽谈筹组「反中脱钩联盟」;近日国务卿庞培欧更批评澳洲维多利亚省与中国签订一带一路协议。中国则较保守,长久遵奉「不称霸、不结盟」信条,直到习近平上台推动一带一路,以确保中国在中亚与东亚势力范围。

上次冷战有两个特性,造成既紧张冲突的冷战,也形成美苏长达60年没有主要军事冲突的冷和平。其一,由于核武器毁灭性,美苏都相互保证有毁灭对方的能力,所以投鼠忌器,双方都自我克制,不让冲突无限升高;而美中之间,解放军传统军事能力已取得局部优势,美国不敢像十年前予取予求,处于压倒性主宰地位。

其二,尊重对方势力范围,无论1956年匈牙利事变,或1968年布拉格之春,美国都对苏联出兵毫无反应,持续到普亭对乔治亚与乌克兰动武,美国依然尊重俄罗斯势力范围。

冷战结束后一段时间,美国曾宣布不再承认对手势力范围,因为全球都属于美国主导。但随着中国力量提升,俄罗斯恢复力量,势力范围画定恐怕无可避免,否则全球要冒热战的危险。

此刻的香港问题,以及将来的台湾问题,会是关键测试点。美国如果尊重北京的核心利益,尊重中国势力范围,应该不至于无限升高冲突。从新冷战角度看,代表美中对峙形势已成,但更有可能是长期和平,这倒不是件坏事。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