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死在谎言共和国,你连数字都不是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13

死在谎言共和国,你连数字都不是

封城两个多月之后,武汉正式解封。时评人长平认为,专制社会压制民众的同理心,从而让政府肆无忌惮地制造人权灾难


"人死了,不能只是一个个冰冷的数字。"在每一次人道灾难期间,都有人这样呼吁尊重逝者,善待生命,武汉新冠肺炎疫情高峰期也不例外。事实上,专制政治比人们想象的要冷酷得多:很多人死了之后,连数字都不是。

这并不猜想,而是历史一再证明的事实。大跃进期间有多少人被饿死?文革十年有多少人被斗死?六四屠杀中有多少人死于机枪和坦克?汶川地震中有多少孩子死于豆腐渣校舍?

人们被一再告知说,不要纠缠于历史,那些事情已经永远地过去了。可惜并非如此,它们一直在现实中重复。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低端人口"在寒风中被驱赶出北京,有多少人陷入困顿;没有人知道新疆有多少人被关押进"再教育营",有多少人由此失踪; 也没有人知道,从去年11月以来的半年时间里,到底有多少武汉人感染新冠病毒,又有多少人因此而死亡。

跟过去一样,官方撒谎的技巧并没有也不需要任何改进,而是粗野蛮横,侮辱人的智商。有网民分别计算了国家卫健委公布的全国各地支援武汉的4.2万人医护人员所能医护的患者人数(大约50万名),武汉市七家殡仪馆两个月加班加点的焚尸能力(大约能火化3.5万名逝者),以及媒体报道的汉口殡仪馆门口领取骨灰盒的长队,一名卡车司机透露仅两天就向该殡仪馆运送了五六千个骨灰盒……官方公布的武汉市累计确认感染病例50000余名,累计死亡人数才2500余名,显然真实数字缩减了十倍以上。

远胜于病毒的人权灾难

和隐瞒死亡人数相伴而行的,是以封城为名的一场规模浩大的人权灾难。微博网友@玛丽莲梦六 用文字和影像记录了那些不该被遗忘的人们:

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

那个隔离在家中被饿死的人。

那个怀有身孕花了20万最终因无力承担而被放弃治疗的人。……

那个被派出所罚写100遍《出门一定要戴口罩》的人。

那个未戴口罩被扇巴掌扇出血的人。……

那个因为封城禁车只好背着妈妈四处问诊,一路走了三个小时的人。

那个把刚出生的孩子托付给医院,写下"生孩子已花光仅有的积蓄,走投无路流落至此"的人。

那个为了出门买肉,从10楼爬下来的人。

那个守着爷爷的尸体过了5天,并给爷爷盖上被子的孩子。……

这位网友记录下来的,也仅仅是这场人权灾难的九牛一毛,但也足以看到中共的封城和民主国家的禁足完全不同。官方从上到下肆无忌惮地滥用权力、以"健康码"为名无限扩大数字管控、以谎言为基础的全球大外宣……从长远的历史看,这些专制主义扩张带给人类文明的灾难远胜于新冠病毒。

专制社会压制同理心

这些焦虑在中国太不合时宜了。人们正庆幸自己生在这样的国家,有这样一位强有力的领导人,果断地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和生命,保住了大多数人的利益和生命。问题在于,如此明显的滥权行为之下,任何人随时随地都被放进被牺牲的那一部分。

你不是"低端人口",所以对于他们被驱赶无动于衷;你不是维吾尔人,所以认为"再教育营"很有必要。然而,昨天你可能是雷洋,今天你可能是李文亮。不,更大的可能是,你被牺牲之后直接人间蒸发了,连死亡数字都算不上。对此,奥威尔在《1984》中做了详尽的描述。

理解他人的痛苦需要同理心。心理学家认为,同理心的缺失并不仅仅因为个人道德水平低下,更是源自社会权力结构的问题。在很多中国人眼里,德国人对难民的同情虚伪透顶;欧美当务之急是不惜一切代价把感染者和他的家人和朋友隔离起来,严防死守,而不是给蒙受损失者发钱,给困难家庭提供免费午餐。这些中国人这样思考,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人种不同,而是他们所处的社会环境有差异。

同理心的获得也并不像中国媒体上所宣扬的那样,仅仅是一种个人道德的激情。人们认同他人的苦难时,就希望帮助他们结束悲惨的处境。于是,他们就会进入政治领域,呼吁政府改善政策。这是专制政权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因此,它会以各种办法打压同理心。

当四周随时可能出现危险的时候,人们自顾不暇,同理心自然就会减弱。一个北京人可能不仅对维吾尔人被关押全无感觉,而且还会认为这是必要的措施。同理,把不幸感染或可能感染的湖北人的大门牢牢钉上,让一些武汉人饿死在家中,也被认为是应该付出的代价。于是,人们想得更多的,不是理解他人的悲惨处境,而是尽可能让自己处于特权地位。


 来源:德国之声 / 长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