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可以不叫「武汉肺炎」 但世卫错误无法原谅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06

可以不叫「武汉肺炎」 但世卫错误无法原谅

这一次的肺炎一开始被报告是在武汉,所以被称为武汉肺炎,继而在短短34个月的时间从中国扩散到世界各处,弄到四处都在锁国锁城,风声鹤唳。在当责的机构世卫组织WHO对外多次的发言里面,从「不会人传人」,到「可控制」「不会成为世界大流行」,快速演变到现在每天数以万计的新确诊,失去了数万条人命的「世界大流行」「第三次世界大战」「有史以来可能最惨的经济大萧条」。

WHO作为一个世界组织,对世界的偕同防疫已经造成重伤害,破坏了科学跟防疫的准则,搞到各国离心离德,甚至相互攻讦。

有人说现任的秘书长之前是卓越的公卫学者,怎么面对中国武汉爆发的肺炎疫情,在处理会上如此地「走钟」?对防疫的伤害可能远远大于实质上的帮助,也让世人见证了「政治正确」带来的大灾难。最近一系列的争论是围绕在名称之上,因为中国跟WHO的坚持,只要提到「武汉肺炎」好像就伤害了武汉人民的感情,造成歧视,也违反了WHO对于命名的规定。这种争论有意义吗?尤其当中国其他省分对武汉地区实质上充满的怀疑跟歧视,甚至警察带头打群架。首先我们来看看以前一些以地域被命名的大流行:

〈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很多瘟疫是以其爆发的地区而得到别称,这只是一种单纯的、历史上的纪录,在流行病学中容易被记得其相关的纪录,尤其是在其瘟疫起始或最惨烈的地方。好像之前,也不过6年之前,大家也没想过称呼MERS冠状病毒,就会联想到对中东地区的歧视。更何况灾情无比残重,历史上离我们最近的大流行--西班牙流感,其发源地跟西班牙一点关系都没有,当年西班牙的国王还死于这个流感病毒。但是接下来的一百年,还是有数以亿计的人到西班牙旅游,尤其北欧的人根本把西班牙当第二个家,过度鼓吹置产造成西牙的地产泡沫,变成欧猪中的一只,歧视?没听过。

如果要争吵这只病毒是否来自武汉?是否要叫武汉肺炎?弄到阴谋论四起,彼此叫嚣,那真的就算了

瘟疫,或大流行有其病原,病原几乎都是细菌或病毒,当然我们可以把它拿来当称呼。但是当同一个病原在不同地区,不同时期造成流行时,像霍乱、鼠疫,拿病原体当命名就出问题了。像是鼠疫在西元541542年的地中海流行过一次,其别称是查士丁尼瘟疫;但是1665年的英国又有一波的流行叫伦敦大瘟疫,根据现有命名方式,那我们都只能称之为鼠疫,那就真的会混淆,所以用病原体来命名是可能有问题的。武汉肺炎,根据WHO的命名原则,现在叫COVID-19,由代表「冠状」(corona)的CO、代表「病毒」(virus)的VI,和代表疾病(disease)的D组成,19则代表2019年;所以COVID-19是代表病毒名称,而瘟疫则是一个历史事件。COVID-19所引起的肺炎目前称之为「新冠肺炎」也是不对的,总不能几年后再有另一只冠状病毒,叫「新新冠肺炎」吧?正确的名称应是「2019冠状肺炎」,但是之前的SARSMERS都是冠状病毒啊!要整个改名吗?MERS改叫「2012冠状肺炎」。

当然世界在进步,我们为了顾及「强国心玻璃情」,世界卫生组织说好要叫COVID-19,大家遵循就是了

称呼武汉肺炎,就像称中东呼吸症候群一样,是一种习以为常的别称,是历史上一种对灾难的纪录,有的只是悲悯跟纪念,对于武汉、中国、中东无不敬或诋毁之意。至于其发源地在哪里?说真话,要是不隐瞒疫情,世界卫生组织早点去武汉做调查,或许还比较能找到答案。说是美国军人去中国放的病毒,或者病毒来自义大利,这种跨洋、跨大陆的阴谋论也未免太遥远,干脆说是来自外星人好了。既然台湾一天到晚仍在梦想参加那个充满谎言跟官僚的世界卫生组织,政府理当不再使用武汉肺炎,媒体也不要再耸动的用武汉两字去刺激「强国心玻璃情」才好。

封城是一种自救跟人道责任

另一个令人不解的是把封城描述为一种壮烈的牺牲,不管是中国或义大利,这也是一种逻辑上的谬误,尤其中国这时还要世人给予感谢。封城跟限制外出,基本上不只是阻止病毒的往外扩散,也是对社区中未被感染者的一种保护。或许有些人觉得病毒不可怕,吃喝玩乐比较重要,但是社区中的老人、慢性病患者、一个挑着养家重担的人可不一定这样想。一但医疗资源被耗尽,连需要开个盲肠的人都可能因而延误病情,更不要说是心肌梗塞、中风了,所有人都可能是直接或间接的受害者。

封城、封区当然会牺牲了经济,几乎所有的行业无一幸免,除了外卖跟银行业的损害较小之外,所以配套跟人道很重要。在文明社会中,挽救别人的生命是一种人道的精神,假如大家看着邻居起火、路人被杀,都见死不救,这是一个悲惨的世界。更何况瘟疫之时,人身自由的限制,是自救救人的一种基本要求,也是人道的表现,就像不隐匿疫情一样,需要大家的配合。当年SARS时期,之所以出现和平医院的群聚感染、封院,丧失许多条人命,不也是跟有医师试图侥幸,不尽快通报可疑病例有关吗?而在2019冠状肺炎初期,武汉刚开始传出不明肺炎时,中国政府对好几位吹哨者的封杀不也就是一个错误的行为吗?错误在先,何来事后的感谢呢?

WHO重大失职太多

WHO的表现越来越像是一个观察员、命名者,多的是像媒体一样的事后诸葛跟空谈,从未见其有任何能稍挽狂澜的举措,个人强烈支持WHO要被究责,应该立刻总辞跟改组,因为:

从未深入武汉发掘疫病的源头,造成初期的来源跟状况不明--电影里面都有演,追查疫病的来源很重要,它有多重的意义,尤其是清楚确认致病原、阻断可能的传播。倒不是要怪罪那个国家的意思,除非是生物武器,那就另当别论,而是需要清楚确认致病原的致病机转跟传染途径,才能制定围堵政策,对稍后的筛检跟治疗研发都极为重要。WHO当然大可宣称,无法得到第一手的警告、进不了武汉做调查是中国的问题,但是它们谴责过吗?可曾发出事情大条了的警报呢?再试图透过国际世界去施压呢?

很不幸的是,明明有证据怀疑「人传人」、「世界大流行」,但都拖延到事实无法掩盖,才予以追认 很多人都认为这样的心态、作法远远超出「因循苟且」,「固执保守」,要嘛是「没有能力、魄力」,不然就是政治态度,甚至私人利害作祟。十年前禽流感曾一度有爆发「人传人」的趋势,当时我在药厂的任务就是要每天看着WHO发出的报告,研判其中的个案跟感染情势,所以知道「有限度的人传人」是只有非常密切接触方能传染、像家人,死亡率也是零零星星。当时武汉地区很快出现好几个不明感染途径的肺炎病人外,也才没几个礼拜,就出现几十个重症病患,死亡率更高达30%WHO当时结论「有限度的人传人」,是没接受过辩证跟挑战的一厢情愿。

从目前的一些报告来看,当时的病例跟情况,恐怕连只修过生物学的大学生也会得到「人传人」的结论,那么要WHO一大堆博士跟专家来误导大家干嘛?正所谓「一步错,步步错」,从误判「人传人」、「可控可防」,到迟迟不发布「全球大流行」示警,也难怪各国轻忽,导致疫情一发不可收拾。

至今世界对这个疾病的确诊率、传播率,致死率仍莫衷一是 WHO的任务不是只有发布世界大流行与否,还应该有对每个流行阶段相对应的措施、对疾病的本质从事系统性的研究、对疾病的扩散采取积极的建议,而这些都需要建立透明公正的资讯上,也唯有公信力才来协调各会员国共同努力来对抗瘟疫。这是一个媒体跟网路酸民恶搞的世界,甚么叫「狡猾」的病毒?问题是病毒根本没有主动性,它依循的都是最简单的变异性跟物竞天择原理。

要是致死率太高,人类的防堵手段就会越严厉,传播率就会受影响,甚至病毒会灭绝。以B型肝炎为例,它的致死率要到反覆发炎、肝硬化、肝癌才会发生,所以一开始跟人类共存了很久。等到科学进步到一定的阶段,我们对它的传播方式、检验、疫苗都很清楚,人类才能不再死于肝硬化、肝癌。但WHO对新冠肺炎做了甚么? 只有一堆的废话,让世界人民活在一堆混乱的数据跟讯息里,让媒体自己说文解字,恐吓大众。以死亡率来说好了,很多学者跟媒体都在猜测义大利之所以死亡率特高是因为没防疫,筛检率低,加上老年人又是欧洲最多。

但是想一想,日本不是也没防疫吗?日本还是全球老年化最多的地区,而日本连阻绝中国入境可还是远远慢于义大利呢!为什么日本的高死亡率看不到。你说那是因为没筛检,老实说像义大利死人之多已经到了棺材爆满的程度,在民主国家的日本是不可能隐瞒的住的。唯一的解释,或许中国人自己说了,他们说发现两种病毒,一只是高传染、高死亡率的L型;一只是低传染、低死亡率的S型。但WHO在干嘛呢?比念稿中的陈时中远远不如,整天不知所云,继续让世界混乱中。

WHO的问题还有:如果快筛对于控制疫情很严重,为何不尽力去协调各国,加速试剂的制造跟普及?台湾的快筛试剂在台湾找不到足够多的个案,可以又WHO找日本、欧洲合作啊?韩国的方法是甚么?可以世界一起来吗?WHO作为一个世界组织,对世界的偕同防疫已经造成重伤害,破坏了科学跟防疫的准则,搞到各国离心离德,甚至相互攻讦。这已经不是嘲笑它中了C病毒就可以的,台湾有志气一点吧!现在加入WHO是没意义的事,此刻不要再提、再想,专心保护好自己,跟世界一起努力共同度过眼前艰难的瘟疫时代吧!「武汉肺炎」也不要再提,要正名为「发现于中国武汉的新冠肺炎2019」。

来源: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