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庚子年忧思 洋人结伴离去留也留不住一文疯传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27

庚子年忧思 洋人结伴离去留也留不住一文疯传

“反洋狂潮”,在新冠疫情中变本加厉,一篇有感而发题之为『庚子年的忧思』的檄文,连日在社交网络高频转发。庚子之变,至今120年,今年又是庚子年,历史惊人的像似?疫情过后,世界“大趋势不是去全球化而是全球去中国化”?作者担心“过去是要把洋人赶出去,现在是他们结伴离去,留也留不住”。




文章署名“中华女先生”,标明来源『钝角网』,423日改定。作者感叹上一个庚子之难至今,对于“爱国”还是“祸国”的看法至今未能有共识。因为不能正确吸取历史教训,同样的剧本重演。作者指出中国“反洋狂潮”近年出现好几波,“不意此次疫情中变本加厉”,各种谣言满天飞,“核心是扶”华”灭洋”。

作者提到的“上一个庚子之难”指1900年发生的“庚子拳乱”,中国官方称之为“义和团运动”,慈禧利用义和团进京攻打外国人,焚烧教堂,攻击租界,杀死洋人,招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慈禧仓皇逃亡西安,途中又下令剿灭义和团,派李鸿章抵北京与八国联军谈判,被迫签署赔偿巨额战争赔款的『辛丑条约』。

文章指出,“与前次的共同点是从反西到反人性、反科学、反人类,以至于自己疮疤还没有好,就为他人的流血欢呼。一个外国政要的患病竟遭来几十万点赞,这需要怎样的嗜杀和残酷,丧尽人性?但只要是以‘灭洋’的名义,就似占据了道义制高点”。
文章中提到的“外国政要”,应指的是英国首相约翰逊,约翰逊四月上旬感染新冠住院的消息传出后,据报道,竟然有几十万中国网民在相关消息下面点赞。

作者似在感叹愚蠢的“爱国者义和团”祸国殃民,是两个庚子年的共同特征: “愚民演化为暴民,原来处于边缘,忽得朝廷青睐,竟然被召进京,有所恃而疯狂邀功”,另一个相同点是,“实际受害者洋人是少数,绝大多数是无辜同胞”。“如今网络暴民肆意中伤的真正目标也是同胞,于洋人无损,却足以四面树敌”。

作者分析,百年前的愚民暴民多为文盲,今天的愚民暴民“多的是文章写手,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匿名动动手指,不负责任,不计后果,只为有利可图,与奸商无异。一旦招祸,国家有事,立即作鸟兽散,绝不能指望其有所担当。也许他们的妻儿乃至本人目前就在所攻击的‘敌国’。”

作者指以爱国之名行祸国之实,大量这样的言论还在扩散,“继续误导和煽动民众,有时还带有官方或半官方的痕迹,向国外发出错乱信号。”

那么,疫情引发了一场空前 危机,中国面临的最大危机是什么呢?作者认为,与以前最大的不同是:“招来之祸不是入侵,而是相反,是撤出,而且绝不止八国。过去是闭关锁国,外力逼迫打开大门;如今是大门早已打开,享受了多年开门的实惠,却可能被迫缩回门内。过去是要把洋人赶出去,现在是他们结伴离去,留也留不住。”
最让人感叹的是风雨飘摇的晚清,还有头脑清醒的死谏之士,“如今举目朝中,尚有谁敢犯颜‘力谏’、‘妄议’?

“妄议”是中共中央2015年出台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规定的一条罪名,俗称“妄议中央”,全称为“妄议中央大政方针”。一些分析人士指出,所谓“妄议”就是针对一切敢于批评中共最高领袖的人士制定的排除异己的杀手

作者认为,四十年前,中国与美国在平等的基础上重新建立关系,中国融入国际社会,“如今形势逆转,中方发生的情景,导致四处树敌,竟与百多年前的庚子年相似。”“ 本来期待那个不分国界、危及全人类的病毒能促使人类意识到自己的脆弱和休戚与共,促进合作而不是进一步分裂,现在看来似乎相反。”

作者虽然觉得“‘全球去中国化’也许言重了”,但感到前途茫茫。并且认为,只要义和团行动仍被肯定为爱国,中国就难以作为现代文明国家自立于世界各国之林,民族灾难尚未有尽期。


来源: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