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北京当权者是「地球村」公敌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30

北京当权者是「地球村」公敌

每天看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Johns Hopkins)大学更新的武肺疫情数据都有种莫名的忧伤与不安。忧伤的是,每天新增的个案绝不是一个数字,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一个个受打击的家庭;他们原本在自己的社区安稳生活,静待明媚和暖的春天来临,谁知迎来的却是从远方中国武汉来的病毒,防备不及就倒下了。幸运的人可以在医护人员努力抢救下熬过来,但身体已受到伤害;不幸的人即使进了医院也因为病情危重而回天乏术,甚至连跟亲爱家人道别的机会也没有就孤独地走了。




看到不断上升的数字,就知道这场人道灾难远未过去,有更多人、更多家庭正遭逢灾劫,怎不令人忧伤!

威胁经济制裁阻国际查武肺

不安的是,像这样戕害全球几十亿人、杀死超过20万人的浩劫本该由国际社会合作来个独立、客观、科学调查,找出疫潮的起源、扩散途径及方法,比较各种有效的防堵措施,再找出防止浩劫再发生的方案。偏偏当有受害国家如澳洲、美国等提出来个独立调查之际,作为疫潮原点及病毒扩散起点的中国拒不合作之余更横加阻挠。那位中国驻澳洲大使并公开发出警告,指澳洲不要搞甚么调查,否则惹怒中国消费者罢买澳洲产品,不吃澳洲牛肉或喝当地葡萄酒!

那位「战狼」上身的外交部发言人则一再在例行发布会中警告外国不要搞甚么独立调查或对疫情作政治操弄,并指中国也是受疫潮伤害的国家,已付出重大的代价。中国官方的反应一派「放了火」又不让人调查起火原因的态度,这不但无助加强全球合作应对疫情,更妨碍各国吸取教训防止类似的世纪瘟疫再爆发,怎不教人不安惶恐呢!

看一下数据及对全球的影响就能明白独立调查世纪疫潮的正当性及必要性。到四月底为止即疫潮爆发三个多月以来,全球确诊个案已超过三百万,专家预计到今年夏天个案随时高达五百万;至于感染武汉肺炎死亡的人数已突破二十万,当中欧洲各国占12万以上,美国则超过五万八千人(比长达八年的越战美军阵亡人数还要多)。人命以外,经济损失更是天文数字;多家老牌企业倒闭,数不尽的中、小、微企像骨牌般一一倒下,新增失业人数过亿,因经济大跌而贫病交煎的人更不知有多少。

难道希望十年后疫潮再来?

这活脱脱就是一场人类大灾难。不管是为了还无辜染病者一个公道,或是为了政治问责,又或是吸取教训防止同类灾难再发生,全球都有必要联手调查,找出病毒根源,彻底防治。中国政府为何对这样有意义及必要的调查横加阻挠呢?难道她希望八年、十年后再来下一波疫潮?

也许,中国政府担心由于肺炎疫潮原点在武汉,并由中国旅客散布全球,一旦开展调查各国会把矛头指向中国。武汉作为原点当然是重点调查的地方,内地民众食野味的不良习惯以至内地的谎言体制无疑也不能放过,需要仔细追查。但其实对中国而言,食野味、瞒报疫情都是必须尽快处理的祸胎,即使国际社会不要求进行独立调查也该处理,不应再拖延。

此外根据专家调查,疫情发展有几个阶段,第一波疫情的ground zero当然是武汉,到第二波则是意大利及欧洲,南北美洲、非洲的疫情受欧洲这个新的热点的影响甚大。换言之,即使搞国际独立调查,焦点也不会只集中在中国,意大利北部的疫情为何失控同样得查清楚,大概意大利政府及欧盟在疫情平稳后也会有详细检讨。既然是这样,北京为甚么怕得要命呢!

武汉肺炎疫潮已对全球各地民众造成无可弥补的伤害,中国政府若稍有羞耻心,若对国际社会还有点责任感,不但应该支持国际独立调查疫潮,更该积极推动。谁知她居然反过来大力压制,还威胁要对提出的国家搞经济制裁,她的无赖与无耻实在难以想像,并清楚反映她非但不是负责任的国际社会成员,更已成为「地球村」的公敌。


来源:苹果日报 / 卢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