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全球大战的真正敌人 - 掩盖真相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15

全球大战的真正敌人 - 掩盖真相

昨天谈到吴国光教授的文章,题为〈与鹰为邻──全球疫期的生活随感〉,包括三篇散文,写得很有韵味,不是学术文章,却提出了一些值得深思的观念。今天只谈其中一点。


第三篇「全球大战,敌人是谁」,提到我早前引述学者张伦关于这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说法,吴教授认为也许更切当的说法应该是「第一次全球大战」。因为战争总有敌人,但这次席卷全球、几乎遍及所有角落的战争却不知道敌人是谁。它不是国与国的战争,不是民族之间或种族之间的战争。敌人「是冠状病毒吗?病毒似乎更应被看作敌人的武器,而不是敌人本身。不同类的事物,难以构成敌对关系:飓风或地震都会使很多人丧命,但飓风或地震都不是人类的敌人;它们只是对人类有害的自然现象。你可以说,那是大自然的武器,以之来毁灭人类。可是,大自然不是人类的敌人,毋宁说那是人类的母亲。这场史上第一次全球大战,对人类的攻击究竟来自何处?为甚么站在第一线的负有警卫人类的使命的哨兵早早就被干掉?为甚么不断出现军情的谎报而导致病毒的攻势节节得利挥师全球?这都是让人不能不深思的严峻问题。」

人们究竟是在和甚么东西作战?吴教授认为,「这无关阴谋论;它关乎本体论。就是说:人类生活中,有甚么东西是与人类生命本身在本体意义上互不相容的吗?如果有,那就是人类的敌人,也就是这场全球大战的敌人。……我还难以找到答案。」

我认为在追究病毒源头还没有定论的情况下,不能这么快就下结论说「无关阴谋论」。不是有许多科学研究说病毒是人工合成的吗?不是有传闻指向武汉P4病毒研究所,更有指是针对香港反送中而祭出的武器吗?不过,我同意这更关乎本体论,而且归根结底是本体论,是有些东西「与人类生命本身在本体意义上互不相容的」。

甚么东西?吴教授说难以找到答案。

既然是全球不分国家不分种族都面对同一个灾难,那么人类能不能共同联手抗疫呢?这正是近来中国不断向各国特别是美国提出的问题。

我留意到美国国务院发言人Morgan Ortagus47日推特上的话,她说美国愿意与中国共同抗疫,但真正的合作要建立在公开所有实情,公开所有疫情资料的基础上,包括让公民们畅所欲言,让国际调查疫情如何开始在中国蔓延,真正的合作靠的是透明和实际行动,不是嘴上说说。Ortagus说的是中国这个国家,但也许可以更扩大到全人类的本体问题。

活了将近100岁的英国著名哲学家罗素,在他生命的最后阶段接受电视访问中被问到,假如这段录像被千年后的人看到,你觉得有甚么该对那一代人说的吗?他简单地说了两点,其中一点是有关智慧,他说:「不管你在研究甚么事物,或思考任何观点,只问你自己,事实是甚么,以及这些事实所证实的真理是甚么,永远不要被自己所更愿意相信的,或者认为人们相信了、会对社会更加有益的东西影响,只是简单去审视,甚么是事实。」

50多年前的罗素,预见一千年后的人类,与人类生命本身在本体意义上互不相容的东西就是不尊重事实,就是隐瞒实情,掩盖真相,选择自己愿意相信,或认为对社会有益的虚假讯息。这就是人类永久的敌人。但恐怕他料不到,这个敌人会带来这样大规模的全球战争。


来源: 苹果日报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