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隐瞒疫情犯了反人类罪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01

隐瞒疫情犯了反人类罪

承网友告知,张伦的访问节录了部分内容在大陆网页再现,今晚他还在钝角网共识国际讲坛上就「世界格局大变革中的中国地位」作演讲。


今天继续介绍他在访问中对中国以「举国体制」「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评价。

他不否认这种抗疫方式的一时效果,但其他国家不可能做到。首先,体制上没有一党专政的街道管理制度,就很难把国民像监狱一样地关在家里;在体量上,可以把举国资源集中在一个地方办大事,但如果同时出现五、六个武汉,力量如何「集中」?□铪腹A集中力量办大事纵有一时效果,它的成本和次生后果有时候更严重。武汉疫情得到控制当然好,但由于医疗资源集中而造成得不到及时治疗的其他病人有多少?其他次生伤害有多大?尚未有明晰全面的评估。(从武汉殡葬馆和全国赶制装尸袋的情况初步估计,「举国体制」间接造成的死亡数字是很惊人的。)

力量集中可以打胜一个战役,但长期而言,因为缺乏地方自主和社会上其他的平衡机制,一旦出现危机,灾难的传递后果是非常可怕的。现代文明的本质是变动不居、充满风险,随时有各种各样的创新和不可预测的危机。如果在制度上一切都等着一个决策中心,等着集中力量办大事,就隐藏着各种各样重大的隐患。

这次大疫,外国没有向中国「抄作业」。封城封关是自古以来世界防疫情扩散的老办法。在执行上,西方国家的封城,根本上还是依靠民众的认可与自律。这和中国强制执行的硬封城不一样。中国人可能习惯了「硬」的方式,对所谓「软」的方式不理解,这反映出中外的制度差别、文化差别和价值标准差别。

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是:国家制度的基本哲学是甚么?是以效率为所有制度和政策的合法性基础,还是以道义和自由权利为合法性基础?不能说效率与人民的自由权利一定有冲突,但当两者有矛盾时,到底要甚么?针对中国舆论批评民主制度执行力太「软」,张伦说:民主制度其实也有「硬」的时候。一旦按照法律程式进入「紧急状态」,政府获得相应权力后,不见得就比威权的效率差。国家应该追求长治久安,效率是需要,但局限于一时的效率、一时的经济发展,都是缺乏历史眼光的表现。

人类没有一个绝对完美的制度,任何制度下掌政者都可能犯错误。重要的是,甚么制度让犯错的可能性小一些,犯错之后容易纠正,对错误有人负责。民主制度下为甚么有些人会下台,会被选民换掉呢?就是因为执政个人或政党犯错。民主制度的哲学前提,就是假设人会犯错。一个认定自己永远不会犯错的人和制度犯错的概率大呢?还是承认自己会犯错、允许追责的人与制度犯错的概率大呢?答案明显。

这次大疫,各国处理方式不同,也都有大大小小的错误。张伦认为,犯错有性质上的区别:隐瞒疫情不仅是错误,也是犯罪,绝对不允许;资讯掌握不足、决策迟缓失误则是完全不同的问题。也许某一个时间点上,自由民主制度对问题的处理比集权制度还要糟糕。但因为这个制度允许犯错误,允许批评,允许追责,因此像隐瞒疫情这种衍生为犯罪的机率极少。

隐瞒疫情不仅是错误,也是犯罪。犯的是确确实实的反人类罪。美国、英国开始有政治人物提出追究罪责,要求大规模索偿。这种行动极可能延烧全球,造成世界与中国的对立。

来源:苹果日报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