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陈平:改革号角已响 习近平若顺民意则留英名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11

陈平:改革号角已响 习近平若顺民意则留英名

中共病毒祸害全球,多国纷纷向中共发起诉讼追讨。一封由红二代、阳光卫视董事陈平转发的宫信,成一时热话。陈平表示,在内忧外困下,中国已处改拐点,社会普遍求变,他呼吁中国现任主席习近平,若明白,便是成英明领袖包括执政者,既得利益者和社会大众小粉红那些五毛,很快就会明白,不改大家都活不下去!


呼吁紧急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公开信日前在网络流传,由于信件要求召开中共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的议题,被媒体形容宫信。《看中国》就此信专访了转发帖文的红二代、阳光卫视董事陈平,他表示此信件并非出自他本人,但信件内容代表中国当今社会的一种民意,一些希望中国大陆和平演变、求稳变的一种民意

中美关系回不去了

陈平表示,在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肆虐全球之前,中美关系已回不去了现在历经瘟疫,就更是回不去了对于西方多国因这场灾难向中共发起诉讼及索偿,陈平认为,往后的诉讼及索偿会越来越多,目前中国已走到不得不变的关键时刻,也就是改革的拐点

他提到,中共必须要按国际规则来做事,别以为中国内政和外交跟国际社会没有关系,因为内政新闻的不自由,导致疫情祸害全球,世界各国会重新思考对北京的政策,所以,要求制裁的趋势不会变

陈平强调,全球经济多年来都是泡沫经济,已经走到危机,但万没想到,瘟疫冲破了泡沫。经过这场瘟疫,全球经济都会经历大萧条,贸易战及瘟疫导致企业撤离中国大陆。中国是世界工厂的格局将会彻底改变,经结束

习近平改革留英名

因此,陈平认为,中国不能倒退,一定要走向一个全新的、完全还权于民的政治体制,否则,就活不下去了。他说:这个不是情绪化和仇恨的问题,而是包括执政者、既得利益者和社会大众,包括那些小粉红那些五毛,他们很快就会明白,不改,大家都活不下去!

陈平呼吁现任领导人习近平要明白这一点,习近平若明白,便是英明领袖。他说:我希望习明白,如真的明白,就能成为英明领袖;不明白,那可能就是万世骂名,何必呢?人就这么一生,你图什么呢?对不对,还不是图个好名声,后人能够受好名声保护受益,多好呢。

陈平称,习近平做为一把手,压力不小,近年来因收揽大权结果恶性循环的影响,遭人指责批评。他说:他走了这个恶性循环的怪圈,不走到这个拐点,转向掉头也不容易。

社会精英求稳变”10年前提出还权于民

开信要求中共高层召开紧急扩大会议,讨论最高领导人功过和去留问题。陈平详细解释了其背景,中国大陆社会的精英阶层,有产阶级有权有地位者,担心社会要大乱,他们不想失去现有的,希望得到更好的。因此,希望中国社会可以和平改革

陈平称,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的政治经济走向倒退,但这并非习近平一人能阻止,而是形式所迫。他早在10多年前(2008年)就提出一个论点:中国面临十字路口,不进则退;进就是要尽快进行一场完全还权于民的政治改革。否则,中国经济不会发展,且会开始走下坡路。因为,当时在已有的政治经济体制内,改革的能量已全部释放,包括人口、外贸、土地等五大红利。若社会要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就必须要进行转型,包括从投资性增长转变为消费性增长,从初级加工一般产品经济转变为创造型加工经济

陈平强调,这个转变必须依靠社会的创造力及改变社会再分配方式,让民众有更多的收入才有更多的消费,有更大的内需,由外需主导型变成内需主导型

但重要的是,改变分配制度的先决条件是一定要改变行政制度,改变行政制度一定会牵扯到政治制度的改革,为人嘛!不管他说的多好听,在什么社会地位,他不会主动让位,当官多好,干嘛主动让位,一定是制度变化,那习近平一个人做得到吗?做不到,一个人再怎么说,一定要倾向民众分配,但是现在每一层的都是向官僚分配。

陈平表示,当时,他的呼吁是一个少数者的声音,因那时西方还被中国表面的崛起举国体制创造的所谓辉煌迷惑了双眼,看不到那是一个不进则退的时期,那么,实际上中共十八大前不仅没走向政治改革,反而走向了专制

习及身边阿谀奉承者都要明白变革是生路

陈平称,习近平上台后,除非他敢于冒大风险,去启动完全还权于民的政治改革。否则,必然走的方向就是倒退。他说:为什么冒风险呢?就是整个国家的执政官僚集团他们是不想改,因为这对官僚很有利,就是多吃,多占,多拿。

现在腐败已到了社会不能承受的地步,即使进行反腐,也不能得到有效的改善。如果要推动民主,腐败的官僚集团就会阻挡,要反抗。这时候,从集中权力走向极端权力就是必然。所以,我说这就是一个形势使然。

习近平执政的8年,在倒退的经济道路上,中国经济以更大的经济代价维持了一个边际效应,但即使以一个负增长的经济状态,现在都已经走不下去了!以前有限的宽松环境,不愿改变既得利益的官僚集团们也不愿意看到倒退,整个社会对北京当局所做的事产生普遍不满,特别处理疫情错误,从先隐瞒实情,发展到瘟疫不仅祸害中国自己人,还跨越国界祸害全球。所以,国内外都发出了想改变的声音

陈平强调,这就是写这封公开信的背景,然而这种方式不太可能成为现实。因为要想代价最小化的变革,最好的方式是包括习近平在内,以及他身边不少阿谀奉承的官员都要明白:这样下去没好处,对谁都没好处,包括高层执政的人害处更大,因为这个历史责任非常巨大,不但是自己要背负,身后骂名也躲不了的,你的子孙后代也要背上骂名同时,走到今天,不改不行。经济、内政和外交都必须改。

开信事件后,陈平成了媒体关注的人物。他最近亲自上节目,解释事件以及他的论点。陈平表示,视频节目开播后,很多人指责他是替习近平说话。对此,陈平澄清自己不是替谁说话,而是替中国人找一条路,为世界找一条相对代价最小的路。而他自己,也不希望中国大乱

现在,全球处在整体布局的一个时代,医药产品80%都在中国生产,牵一髪而动全身,虽可选择瓶瓶罐罐打烂重来,但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包括英美:我相信他们也希望代价最小的改变,所以,我也在提稳变,但是到底怎变,我也在探讨,希望全世界推动这个稳变。

平相信,自己的想法有可能已传到北京当局,但有没反馈,目前不知道,即使有,也不会很快有反应


来源: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