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赵立坚“美军投毒”论 源于中共“首席军事理论专家”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14

赵立坚“美军投毒”论 源于中共“首席军事理论专家”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趁美国和世界之危“武统”台湾,习近平敢吗?》里,我们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习近平近日再提“底线思维”之后,胡锡进的环球网才适时刊登出《解放军核专家:三年内没人敢对中国动武》一文。
号称“解放军核专家”的杨承军

由于篇幅所限,我们在上篇文章里引述这位被称之为“解放军核专家”文章作者杨承军的战争叫嚣内容时,没有进行展开分析。比如,对他一开始就把所谓“当前爆发战争的风险客观存在”的最主要依据,说成是“一是个别国家领袖的利令智昏。回顾前两次世界大战,都是战争发起国执政领导人的毫无顾忌和一意孤行,特朗普总统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而不是具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二是个别国家确有战争需要,为了选票和继续执政、为了转移无法遏制的国内矛盾、为了甩锅和嫁祸他人,个别国家有铤而走险的可能。三是战争有时可能解决眼前矛盾。”

也就是说,越是大疫当前,“爆发战争的风险”就越是存在,而这个“风险”的唯一来源就是特朗普总统领导的美国。

虽然其文章的标题是“三年内没人敢对中国动武”,但这位专家却在内文中又威胁说,“某些国家如要真正策划和发动一场针对中国的战争……,战争的规模、强度、持续时间、打击方式、使用武器等,那就由不得战争的发起者了……。在武器装备上,我们的确在有些方面如侦察手段、核武器数量不如发达国家,但我们也有让对方难以承受的‘杀手锏’,更有着帝国主义永远无法理解的精神力量……。”

对该专家笔下的所谓“精神力量”,这里就无需多费笔墨了。而阅读过笔者本专栏上篇文章的一些网友们已经看明白了,这位习近平政权的“首席战略理论专家”已经对世界,特别是对美国发出了赤裸裸的核威胁。

而笔者根据这个杨承军以往的公开文章和接受公开采访的表述内容判断,他的所谓“杀手锏”除了辽宁号和“东风41导弹已经大量装备”的火箭军,应该还包括了更多的“非常规”的战争手段。

先从核武器说起。就是这个“首席军事理论专家”杨承军,去年12月下旬陪同毛新宇到毛堂祭奠了他们毛爷爷之后,即刻在胡锡进的环球网上发表了《国际核形势急剧动荡 中国更应警惕来自美国核威胁》一文。

文中说:“2019年,有核国家在涉核问题上大都保持了理性立场,国际核形势没有发生颠覆性动荡。但随着美国退出美俄《中导条约》并声称希望尽快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使世界核形势前景增大了变数,致使世界发展导弹核武器的制约因素消弱,已在客观上促进了世界核军备竞赛的加剧……。”

杨承军认为:“美国企图把中国推向核斗争的风口浪尖……。2019年美国军费为7200亿美元,约为俄罗斯12倍;虽然俄核武器数量略大于美国,但其综合国力、发展潜力及核戒备程度均不及美国。从国家性质、社会制度、根本利益、战略目标及对华政策方面综合考量,我们更应警惕来自美国的核威胁。”

其文章中,虽然也羞答答地承认了中国的核规模核数量目前还不如美国,但是,“2019年10月1日,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阅兵盛典上,我国展示了7个型号导弹方队,其中5种核武器,充分展示了我们保卫国家安全的手段、能力和气魄。”

“针对未来可能的核对手”,杨承军披露的中共对策是:“缜密论证我国核武器发展、核力量数量规模,搞好目标整编、部署调整和新型核武器研发;及时把最新科技成果运用于核领域;在外交和军事上准备多种应对预案,确保有效维护国家核安全。”

所谓“新型核武器的研发”并不新鲜,而所谓“搞好目标整编”,应该是说把中共数量有限的核打击力量全部以美国为目标,而不需要提防俄国和其他几个核大国。

事后外界才知道,杨承军发表如上这篇文章的时候,当时还是被中共内部文件和医学专家自己称之为“武汉肺炎”的新冠病毒,已经在武汉地区流行。有图有真相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工程大学警通勤务连,1月2日的疫情通知是最有力的证据之一。该军事单位盖上大印发出的题为《关于实施防控不明原因肺炎、严控外来人员进校的通知》的内文指出,“经了解,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下发了《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国家卫健委派专家赴汉指导工作,经求证中部战区总医院情况属实…..。”

另外也还有更多的有力证据,比如当时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给该研究所全员发布的一封邮件的截图,显示发送日期同样是2020年1月2日,题为《重要提醒:关于严禁披露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相关信息的通知》……。

当然,当时杨承军突然大谈起美国的核威胁”的文章发表,与新冠病毒的爆发应该只是时间上的巧合.但新冠病毒疫情被中共当局不得不对内对外公开之后,这位习近平政权的“首席战略理论专家”杨承军居然首先想到的是“生物战”,以及“基因和细菌武器的研发”。

从今年2月10日开始的几天里,诸如《环球时报》等中国大陆境内官媒纷纷转载了杨承军的文章《如果遇到人为大规模疫情甚至是生物战,我们怎样应对?》。有的网络媒体还故意把转载标题改为《 “美国有没有大规模疫情” 杨承军:如果遇到人为大规模疫情甚至是生物战,我们怎样应对?》。

文章开篇明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肆虐已经数日,已给武汉、湖北和全国部分地区带来了巨大灾难和重大损失。面对肆虐的疫情,作为一名熟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军队专家,我思考更多的是,如果这是在战争背景下,如果遇到人为策划、精心制造的大范围和高强度的疫情甚至是生物战,我们应怎样有效应对?”

为什么会首先想到这个问题?杨承军给出的理由是,因为“帝国主义一直进行着基因、细菌武器研发”。他在文章中说:翻开史册,可以看到帝国主义一直都在进行各种灭绝性武器的研发和运用。

“一是,这些灭绝性武器是什么?基因武器是运用遗传技术,在致病细菌或病毒中,接入能对抗普通疫苗或药物的基因,产生具有显著抗药性的致病菌,可在微生物体内接入致病基因并可代代遗传。这种生物制剂武器,属于生物武器的第三代。生物武器是生物战剂及其运载装置的总称。其杀伤破坏作用靠的是生物战剂,这是一种用于杀人、牲畜和破坏农作物的致命微生物和毒素,旧称细菌武器,因伤害太严重,被联合国列为禁用武器。这些都属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其来源是‘自然致病微生物’,如过去曾经肆虐的鼠疫,就曾经造成当时欧洲人口约三分之一的大量非正常死亡。

“二是,帝国主义从来没有停止过研发生化武器进程。俄罗斯官方最近披露,美国已在世界暗中建立了200多座军用生物实验室,包括乌克兰及一些独联体国家。期间,美国在克里米亚半岛就当场缴获过针对俄罗斯人展开的基因研究。美国政府今年投入用于基因武器研究经费为30亿美元。位于马里兰州的美军事医学研究所就是基因武器研究中心,他们已经研制成功了具有实战价值的基因武器:在普通酿酒菌中接入一种在非洲和中东已引起可怕的裂各热细菌的基因,使酿酒菌传播裂各热病;还完成了把能抗四环素作用的大肠杆菌遗传基因与有抗青霉素作用的金色葡萄球菌的基因拼接并植入大肠杆菌中,研发成功具备上述两种杀菌素的新大肠杆菌。2014年,在美国的压力下,联合国责令叙利亚上交了全部毒气储存,并在联合国监督下销毁。然而美国却利用白头盔组织一边喊着反对生化武器,而一边又在暗中大力发展着生化武器。

“三是,帝国主义在实战中多次使用生化武器。二战期间,当时发动侵略战争的德国、日本、意大利等都曾经研究过生物、化学、甚至核武器,特别对于细菌武器的研发更是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侵华日军的731部队,就曾经把大批中国人作为他们细菌武器试验的标本,使大量中国人死于非命。”

杨承军在文章中引述了英国医学协会2006年发布的《生物工程技术——生物武器》专题报告,说是“预测人类研制的基因武器将在2010年前后问世,称该武器将给人类造成比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更大的危险”。“这种基因武器可以根据人类的基因特征选择某一种族群体作为杀伤对象,也就是‘只对敌方具有残酷杀伤力,而对己方毫无影响’。按照美国国家人类基因组研究中心的报告,由多国联手开展的人类基因组计划,一旦能够不同种群的DNA排列出来,就可以生产出针对不同人类种群的基因武器。”

杨承军还找出了美国作家、科技记者查尔斯·皮勒的《基因战争》一书,说是该书中已经透露,美国及一些西方国家已制定了研制基因武器的计划,这些国家以研制疫苗为名,进行着危险的传染病和微生物研究。在2019年人类第一个基因组草图完后,多国对生物和基因研究的关注再次升温,美、英、德、日等国纷纷加大了对基因工程的投资。

杨承军在他的文章中总结说:基因武器已在无控的泛滥发展。与造价昂贵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相比,杀人不见血的基因武器对人类社会有着更加潜在的生存威胁和巨大危害,这种武器一旦被载入活动的个体,该个体就会在群体中进行快速和大量传播。这种武器之所以登上人类战争舞台,有着以下特殊原因:

一是成本低廉….。

二是心理震撼……。

三是悄无声息。疫情的制造者不必大张旗鼓和兴师动众,而只需悄悄地将病菌投入他国,或利用无人机、导弹等飞行器把带有致病基因的微生物投入他国,让病毒迅速扩散、大面积繁殖,从而达到不战而胜的效果。

四是后果严重……。

五是难以医治……。

按照杨承军的说法,虽然“国际社会反对制造生化武器和疫情……,但少数国家以一己之私,研发核生化武器、基因武器的步伐一天也没有停止过”;“一旦与西方发达国家直接或间接发生战事,敌必定对我发起多种形式的攻击,不排除他们使用已经研发多年、技术成熟的基因、细菌武器。”

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们可以上网查阅读一下杨承军此篇“生物战”文章的全文,他发表此文的背后目的是在向当局献策“先下手为强”,还是在帮助当局“倒打一耙”?值得深思!

而其最后一段故意含糊其辞,把应对“生物战”的措施和当时的武汉及湖北抗疫混在一起论述,令笔者有理由相信,习近平政权的”首席军事理论专家”杨承军的这篇文章,应该就是中共外交部战狼赵立坚“美军投毒论”的理论源头。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