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疫情无法倒习 反成巩固共产党助力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12

疫情无法倒习 反成巩固共产党助力

44日当天,从海外华文媒体上传出北京出现枪声和军队进城的新闻,北京方面又出现习近平出事的传言。虽然,自疫情发生至今,这类中南海传言持续不断,但是习近平与北京方面却又有序的运作。就官方讯息来看,当天国务院公告哀悼因疫情牺牲的亡者,需要停工一日哀悼,同时也是习近平带队进行哀悼活动,因此军队调动才会在停工日引人注目。而习近平本人于43日出现在植树活动上,44日出席疫情哀悼活动,45日重访「两山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源地浙江省安吉县,若有出现重大异常,习近平也难以照常有序出席公开活动。

宝贵的救命资源如何分配掌握在习近平手上,大局当前,维护共产党统治的稳定是共产党共同的利益

政局传言怎么来

回顾这类传言不止的原因,可追朔到2012年「薄熙来事件」结束与「十八大」的反腐工作启动后,直接影响原先干部子弟们的利益。邓小平曾在改革开放初期鼓励干部子弟下海做生意,被视为是作为扩大共产党权贵们生存保障的一环,这不止是给予干部子的优渥生活的机会,更是让中共得以将影响力紧扣「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脉络,有力的掌握新兴的社会阶层与民间资本运作。因此,近来高调反习的一些人士,其背景多半与江薄等反习派系有关,但所造成的影响,却又不止于反习的小圈。

近来在网路与媒体上活跃讨论的任志强便是一个例子,他和薄熙来也关系良好,华远集团也在大连当地拥有大量的高端酒店和地产,他会大动作的批评习近平不是没有缘由。2013年华远地产被爆出逃漏3.8兆人民币的土地增值税,任志强更加大在网路上对政府的批评。若是从任志强的军中背景来看,38军原军长方文平与许平林分别于2014年和2019年落马,而任志强也曾在这个卫戍北京的「万岁军」中服役,这些都可能是任志强对习近平不满的原因。

另一个近期的案例是陈平,他曾为赵紫阳的幕僚,原先所属的阳光集团因为让东森入股,也违反了「媒体姓党」的原则,他在香港当地的商业活动发展又未受到北京中央的大力支持,甚至还被梁振英等人所阻碍。321日,陈平在微信转发了一份建议书,但他作为由于私利受损而发声的干部子弟,其出发点仍是个人与干部子弟先于一般民众。而陈平本身在台湾设有阳光云有限公司,产品之一是运用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的应用,此一计划也因在北京当局打压区块链产业而转至台湾发展,因此其立场更是令人玩味。

「懒政」与放大谣言回应「反贪腐」

从更高的层次来看,除了反习的派系受到「反贪腐」的冲击外,政策也具体受影响到其他部门,从预算的执行到纪律的约束都比以往严格。因而导致「懒政」或是执行程度过犹不及的现象,前者是消极抵制或保护自己,后者则是以过度执行造成上级难堪。这些现象与外部舆论加深外界对北京政局不稳的观感,以及对习近平是否大权在握的疑虑。

2015年中共国安部副部长马建下台后,北京的干部子弟、和前国安相关部门为了表达不满,分别在中国国内和海外更加大对习近平的抨击,随后在20166月时「网路沙皇」鲁炜也落马。在2018311日,北京当局修宪废除任期制后,各种风吹草动的传言与国内反修宪的声浪放大反习的声势;随后在11月底,位居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的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也落马,也可能是由于对海外公共信息网络的安全监察和维持稳定工作执行不力有关。

由于「反贪腐」使得到部分干部子弟的经济利益受到影响,修宪废除任期至又在政治上冲击到政治利益,使得原本有心从政,希望能循梯队上位者与其团体失去政治上原先的期待。而其他因「反贪腐」而下台官员的门人故旧,也在执行层造成北京的困扰,像是对于中央指示进行超前的解释,或者是最小限度的完成交代。这使得北京在201912月的19届四中全会提出「治理现代化」作为制度上的回应手段,但根本原因仍是政治上未能平衡上层位阶的利益,也未能妥善安抚执行层的人心。

习近平本人于44日出席疫情哀悼活动。

政经济利益受损难平党内人心

这个情况类似于民国初年袁世凯称帝后,手下们纷纷反对,因为终身制使得段祺瑞等人无法上位,特别是段祺瑞坚决反对袁世凯称帝,而是要求其恢复宪政,便是出于其作为「第二人」的利益受损。习近平废除任期也对共产党内部造成类似的冲击,原先各个次级团体的领导或菁英上位的希望也将断绝,至少同世代的政治人物无缘问鼎大位。

在经济和政治利益陆续受损的情况下,各种反习的声浪便层出不穷,但这不足以成为中共政权不稳的立论,因为这些干部子弟本身也没有所谓的民意基础,有少有民主意识,他们所关切的仍是个人的政治和经济利益。于此同时,习近平也有软的一手,留下「顺我者生」的案例,也削弱干部子弟们团结反习的可能,至少刘源等高级将领释出权力后也得以安全下庄,也有不少干部子弟仍在国企或私人企业中保持自己的事业。

反面来看,即使任志强有案在身,目前百度仍未删除他和华远集团的条目。更为极端的例子是薄熙来,据称他人在大连附近的岛屿豪宅被软禁,薄瓜瓜也安稳的居住于海外,习近平似乎仍有顾念同为干部子弟之情。纵述而论,习近平确实面临内部的压力与挑战,但是未能动摇其基础,陈平近日也公开承认「倒习不太可能」。

倒习可能性低 但压力不断

由于习近平透过军改重新梳理「枪杆子」的诠释权,在此次的疫情中也成功彰显其跨战区调动的能力,像是来自西部战区驻扎在四川邛崃的航空兵第四师,其距武汉有1,200公里的支援;四川成都市桑园镇场站出动四架运20前往武汉支援,这些原先在薄熙来势力范围的部队已能投入实际对抗疫情,便是一例;前述38军的整顿,也显示习近平对于「卧榻之侧」的重视,至少已将中高阶领导翻了两轮。政法委下的公安武警和国安委也在周永康下台后逐步受到习近平掌控,北京要能出现戏剧性事件的可能性的机会已不高,但是在小地方上仍有落实指令不精确的个别情况。

这次疫情发生后,习近平手上掌握的医药资源更显价值,特别是中医药的处置方式已显示有效,有些甚至成为特供系统的一部分。这些宝贵的救命资源如何分配也掌握在习近平手上。大局当前,维护共产党统治的稳定是大家共同的利益,国际间因为疫情造成的动乱,也成为客观上中国的机会,中共在这段疫情期间持续对周围海域增加活动:机舰绕台、南海巡航、穿越东海、亚丁湾护航等活动仍保持以往的频率,都可作为客观上权力稳定的诠释。

「向外得分」成为习的最佳方案

在当前疫情震撼海内寰宇的情势下,习近平虽然能在压力之下持续掌权,更需要外部的成绩增加威信,而当前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忙于疫情而自顾不暇,更是「天下大乱」的大好机遇。在这段疫情期间,大外宣体系持续对外进行援助工作,谋求营造国际形象;航天部门按表操课,北斗卫星系统完成第54颗发射,完成最后一哩路,位于南半球最大的阿根廷观测站也如期进行。解放军穿越东海,甚至跨过国际换日线,印度洋巡弋仍照旧进行,东非各地的军事和准军事交流仍未中断。

这样的情况也确实反映在西方国家的忧虑上,诚如北约秘书长史托腾柏格(Jens Stoltenberg)201912月所述,北京的军事实力已「逐步逼近」西方国家,「我们看到中国力量的崛起,改变了全球的势力平衡」。今年2月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也持续这个论调,主旨谈论西方秩序的渐微(westlessness),白皮书开头便提到「如果西方阵营将舞台让予他人,对这世界的意义为何?强权竞争时代的联合西方策略会是怎样?」美国航空母舰和国内各大城市陆续传出疫情的当下,对于习近平而言,远交近攻或是趁虚而入都有着较以往更大的行动自由,更是较容易填补国内经济因疫情陷入困境的替代方案,520总统就职周年在即,更不能忽略习「向外得分」的可能性。


来源: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