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救经济的后果是进一步国进民退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02

救经济的后果是进一步国进民退

为了营造武汉瘟疫受控的形象,与标榜习近平领导下的党政军赢取「社会主义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中南海马不停蹄地把主旋律从防疫转到经济建设,以保住今年GDP增长6%,各省市亦急不及待地宣布数千亿元人民币救市的宏图大略。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统计,北京、河北、山西、上海、福建等13个省市区发布了10,326个重点项目投资计划清单。其中,八个省分公布计划总投资33.83万亿元;有八个省分公布年度投资额,合计约2.79万亿元。另外,《第一财经日报》总结各省大型项目,从七个重点省分公布的主要投资计划来看,总投资接近25万亿元人民币。

问题是钱从哪里来?按2月召开的政治局文件指示,中国人民银行与其他金融单位要「全力支援和组织推动各类生产企业复工复产,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加大企业复产用工保障力度」。而人行副行长潘功胜更强调要「加大融资支持;各金融机构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建立金融服务『绿色通道』,简化业务流程,提高审批放款等金融服务效率;要求各金融机构对受疫情影响较重地区的金融服务减免相关费用等。」

「放水」的政策包括特宽松的金融与财政政策,包括加大人行的资金数量宽松(QE)政策,再减低一般银行的准备金。国务院将大规模退税,尤其是沿海企业的出口退税将加快实施。另外企业要支付社会福利与保就业的金额将减少。中国表面虽然歌舞升平,但从几年前已是一个负债累累的国家,全社会(包括地方政府、国有企业与家庭)的负债加起来已超过GDP的三倍。这次放水的规模比2008年底温家宝总理应付世界金融危机发放的四万亿元接近十倍!但今天整国的还债能力比当年要薄弱得多。

救市资金集中在国企

另一个恶果是像200809年一样,中央把主要「救市」资金投放在国有企业,尤其是巨无霸的央企。当年不少城市与企业把钱放在基建,如高铁、地下铁、机场等巨型设施。今年国家投放的基建则集中在5G平台、大数据等21世纪新基建项目。例如北京、上海、山西、江苏、福建、云南都公布了以5G为基础的大量工业、商业与通讯设备工程。而经营这些新网络基建的大多数是国有企业。另一方面,中央亦下令多投放在一带一路的项目,而获益者亦是国有企业。一方面没有特殊背景、即没有党政军力撑的私营大企业在银行贷款斗不过央企等「社会主义经济象征」,另方面投放的金额往往数百亿甚至数千亿元人民币,私营企业没有本钱吃这些大茶饭!

习近平在2012年底上台后,便马上警告国人不要重蹈苏联当年没有把经济管好的覆辙,大陆的经济一定要「顶层设计」,尤其是要把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云云。在党政军的严厉监管下,经济进一步国进民退。包括「中国制造2025」投资与一带一路的大项目都不容规模有限的非国有企业参与。但国内经济界的共识是国营经济,尤其是央企效率低,很多时候靠「后台老板」即幕后高干关照,而且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崇尚市场背道而驰。疫情过后,习近平马上要与特朗普解决第二阶段的贸易纠纷,而纷争的症结就是美国逼迫中国奉行市场经济,经济不再由党政军高层指点江山。但疫情后,习近平总复苏经济的板斧不正是进一步国进民退,党政部门甚至领导人的话语权无限扩大吗?


来源:苹果日报 / 林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