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世界秩序的重建:西方政治和经济精英们应该吸取的教训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11

世界秩序的重建:西方政治和经济精英们应该吸取的教训

经过冠状病毒的洗劫,现有的世界秩序将不复存在,这几乎成为世人的共识。虽然做贼心虚的北京已经隐约感到了这个新秩序对自己生存的危险,但是西方世界则似乎还没有规划出这一未来秩序的清晰轮廓。在我看来,无论未来世界政治、经济结构如何变化,后病毒时代世界秩序重建应该遵循一个基本原则:世界民主阵营必须与带来这次世纪性灾难的始作俑者脱钩,这个始作俑者就是北京中南海的那个极权政府。否则,这个政府的根本性质和它掌握的大量资源还将给世界带来更多、更大的灾难。


面对近二百万人被病毒感染、近十万人死亡的严酷事实,纵然西方有许多的经验教训需要总结,一个基本教训是人们永远不应该忘记的:北京欺骗了世界,世界卫生组织的北京代理人则是北京骗局的帮凶。病毒蔓延开始的时候,北京和世卫组织大肆宣传冠状病毒「没有人传人危险」,随后又公然反对许多国家所采取的限制旅行的政策,这些做法是为了掩盖北京失误,更是为了维护北京的面子以便进一步地推广北京的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它麻痹了不少政客和世界民众,最终导致了巨大灾难。

与北京脱钩不仅仅是,甚至主要不是为了惩罚北京的反人类罪行,它是为了人类未来的安全和文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冷战结束之后的民主世界领袖们犯下的最大的错误是容忍那些在天安门枪杀徒手示威的学生和市民的北京屠夫,他们错误地以为,对北京的绥靖政策可以保持极权制度政客们的理性,维护世界和平;另一方面,他们认为在经济上与北京的往来可以推动中国国内社会的开放度,使之最终成为一个与现有的世界政治、经济秩序和现代自由民主文明兼容的负责任的现代国家。过去三十年的历史证明,这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幻想。

当然,西方政客们对北京的绥靖政策也得到了以华尔街为代表的西方经济精英们的倾心支持。在西方资本过剩、劳动力成本上涨的压力下,这些资本的代表者完全忘记了自由和法治在其资本积累期间的保障作用,自私的本性让他们嗅到了在二十世纪末叶和二十一世纪初叶寻求发财的一个绝好的机会,他们如蝇逐臭般地和东方的独裁者们结成了一个完美的政治经济同盟:他们用金钱收买极权政府的各级官员及其子女,而极权政府则保障他们在中国的暴利,他们为这种肮脏的结盟安上了一个美丽的名字:全球化。

这样的全球化给西方资本带来了利润,给东方的独裁者带来了镇压民众的物质基础,但是没有给自由民主国家的底层民众带来经济利益,也没有给中国的底层民众带来自由和民主。一个形象的画面是:自私而短视的西方政治、经济精英用金钱帮助邪恶的东方独裁者制造了一根索命的绳索,套上以自由法治为基础的现代世界秩序的脖子上。而被这个所谓的「全球化」养肥的东方独裁者则不仅不改其残暴本性,而且正在自信满满地在西方精英们的帮助下将自由民主社会赶上了绞索架,并且随时准备一脚踢开它脚下的木盒。

这样的全球化和这样的世界政治、经济秩序所指向的前途绝对不是光明的人类未来,而只能开启向黑暗世纪的倒退之途。当然,除了西方政客和经济精英们的自私和短视之外,他们对那个东方极权政府的本性的无知浅薄也是导致人类面临的危机的重要原因。由中国开始的这场病毒给人类敲响了警钟,更是给西方政客和经济精英们提供了一个反省的机会。尤其是,习近平在中国的复辟及其带来的灾难也给全人类揭示了一个事实:以极权为宗旨的共产党是无法完成自身改革的。希望人类在重建病毒后世界秩序的博弈中,丢掉幻想,不再为独裁者输血。只有这样,我们才会有一个安全、繁荣的未来。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胡少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