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四德皆失,何以守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20

四德皆失,何以守国?

武汉型肺炎所向披靡,各国防疫设备短缺,其间新闻纷传,或说武汉疫发之初,意大利运送大量防疫设备与中共,不料瘟疫西传意大利之后,中共只送还一部分,并要意大利出钱买回;或说美国珀金埃尔默公司(Perkin Elmer)在中国大陆所产病毒试剂,被中共当局扣住,无法输美;或说中共年初在全球各地买下口罩二十亿个、保护衣二千五百多件等,现在乘势操纵防疫用品市场。是中共有事,外国供其所需;外国有事,中共则落井下石。



《左传.僖公十三年》载:晋惠公获秦穆公援助,得任国君,却爽约不以五城相让,会晋国大饥,又向穆公求粮。穆公认为:「救灾恤邻,道也。其君是恶(晋君虽不肖),其民何罪?」秦国船只于是桅樯相望,送粮救晋。次年,秦国大饥,向晋国求粮,惠公却靳而不与。穆公一怒,兴师问罪。秦兵寡而气盛,晋兵多而气馁,连战皆北,惠公终被秦兵所擒,应了晋国大夫庆郑给他的警告:「背施(忘恩)无亲,幸灾不仁,贪爱(吝惜所有)不祥,怒邻(触怒邻国)不义。四德皆失,何以守国?」中共现在正是重演「四德皆失」故事。

中共在防疫设备上背施与贪爱,意大利、美国等领略已深。美国总统特朗普竞选连任委员会高级法律顾问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说出了不少人的心声:「北京要垄断全球防疫设备,罪同一级谋杀。」

而中共之幸灾,朝野无二。辽宁沈阳有粥店展示两句贺词:「热烈祝贺美国疫情,祝小日本疫帆风顺长长久久。」中共驻法国大使馆则发表《把颠倒的事实再颠倒过来》一文,讥笑「西方政客互相攻讦,让百姓被病毒屠疫」。香港《大公报》也有《崇洋媚外成笑话》之类评论,喜孜孜说:「中国正逐渐控制疫病,西方『先进国家』反倒是手足无措。」

中共这样乐祸幸灾,加上硬诬美国甚至意大利是武汉肺炎病毒源头,不止怒邻,更是怒了天下。印度律师协会(All India Bar Association)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告状,指摘中共秘密制造生物武器,祸害他国,要求赔偿;美国总统特朗普也说,中共「须为隐瞒瘟疫付出代价」;英、法、澳洲等国领袖,向来只见中共手上亮晶晶的黄金,现在也有点忍不住。英国外交大臣蓝韬文说:「我们必须问,瘟疫如何发生,以及可否及早阻止。」法国总统马克龙说:「我不会那么天真,以为中国抗疫比西方高明。他们埋没了事实。」澳洲内政部长都顿更说:「病人与死者家属,有权知道瘟疫是怎样爆发的。中国应接受国际调查。」同时,英国《每日电讯报》停刊中共资助的「中国观察(China Watch)」专栏,澳洲沃加沃加市也断绝与昆明的「姊妹市」关系。泰国民众还与台、港两地同志组成奶茶联盟,痛击中共网上大军。

四德皆失,中共靠黄金、军队,就可以守国了吗?


来源:苹果日报 / 古德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