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战狼」外交官与口罩外交得不偿失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10

「战狼」外交官与口罩外交得不偿失

北京外交部最近常成国际焦点,年轻一辈外交官一反过去「无可奉告」的标准答案,常以强硬、甚至情绪性言词,回应外界质疑。这种改变不只在外交部,也普遍存在中国驻各地大使馆。据统计,去年就有60位北京外交官设立大陆民众禁用的推特或脸书帐号,反击各国批评中国的声音,从巴西到新加坡,都有北京外交官高调反击外国。
把「战狼」式外交推向高潮的,是刚上任不久的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他运用推特与记者会激烈批评美方,甚至把网传阴谋谣言搬出来,影射新冠病毒是美军带进武汉,结果招致川普总统连续把新冠病毒改称「中国病毒」。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

外交部这种强硬态度,是依习近平主席指示。去年一件批示中,习近平指出面对国际挑战(例如中美关系恶化),应该强硬驳斥西方抹黑中国的言论,表现 「斗争精神」(fighting spirit),影响所及,新闻司司长兼发言人华春莹经常咄咄逼人,近日更在例行记者会花了十分钟,痛斥美国政客言论和作为「无耻、无德」。

赵立坚闯的祸,后来是靠现任驻美大使崔天凯收拾残局。崔天凯日前接受美国电视访问表示,揭开病毒来源是科学家要做的工作,而不是由外交官或记者来进行揣测,这样的臆测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他还罕见强调,自己才是「中国领导人与中国政府」的唯一代表。

崔这样说,有人认为是中方开始找台阶下,挽回中美关系;也有人认为,是北京的两手策略运用,发言人扮黑脸,他则扮白脸。这也反映外交官的世代差异,崔天凯曾担任外交部发言人,较注重外交礼貌与温情。他5日给「纽约时报」的投书中说「坚信我喜爱的纽约能熬过去」。对美国人来说,这多了些人情味,少了些战狼的杀伐之气,听来友善顺耳。

不过赵立坚在闯祸后隐藏多日,时隔一个月后,7日再出面主持当天外交部例行记者会,这表示他是执行最高领导人的指示,并未受到处罚。但他的言词变缓和了,对之前表示美国散布病毒说法,他改口表示,这是一个科学问题,需要听取科学专业的意见。

但从战狼外交官身上,我们看到不仅北京外交已完全摆脱邓小平「韬光养晦」的旧思维,突显有习近平标志的新外交突格,同时更是为了「出口转内销」,很多话与其说要说给国际社会听,不如说是给14亿中国人「消费」,大外宣其实变成内宣的一部分,用以转移内部不满、增进团结。

疫情肆虐,从死亡人数到李文亮医师吹哨被训诫,都引发国内对习近平当局不满。中共当局企图疏导怒气,更有效方式是以邻为壑,把怒气转向国外,借此对内安抚,告诉人民全球疫情不是中国的责任,不需要内疚,同时激发民族情绪来维护中共政权,战狼外交官的脱序言论是为这个目的。

另一个重点,让民众感觉良好的,是中国控制疫情后,展开「抗疫外交」或「口罩外交」。中国以全球50%以上的口罩产能,援助或高价销售各国,值得肯定。然而,北京大肆宣传这件事,却让各国反感。一是多数销售被美化为捐赠;二是很多口罩、检测试剂等品质低劣,形成国际间退货潮和另一波反弹,重伤「中国制造」形象。

多个欧洲国家抱怨,2月初到武汉撤侨的包机,都载运防疫物资援赠中国,但中方都要求须深夜抵达,天亮前把侨民撤走;反观中方载运防疫物资专机,抵达时都有大量镁光灯陪伴宣传。

中国如采默默抗疫、低调出口援外,或许不会惹来争议,更赢得赞赏,但北京选择大肆宣传「大国责任」、「大国担当」「中国成世界抗疫领袖」,加上过去隐瞒疫情,顿时让各国信任感降低,也反感中国的宣传。

不仅国际间这样看,大陆有识之士也自省批评。常向中南海建言的新加坡大学中国籍教授郑永年表示,中国应放弃现在的高调,「援助的实际行动赚来的信用信誉,基本上都被媒体、宣传和外交部门消费掉了」;南京大学教授朱锋也说,中国的感恩外交「我支援你,你就要欢迎我,给我好处」,降低了外交品格和道德形象,受援国的看法随之变味。

中国疫情缓解,欧美陷入灾难高峰,中共官方认为是挑战西方的好时机,战狼外交官对外挑衅和口罩外交操作肆无忌惮,但可能很快须转为反击各国向中国追责和索偿的诉求,最后得不偿失。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