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猫哭老鼠的哀悼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06

猫哭老鼠的哀悼

友人转来「红白蓝孩」的facebook贴文:「中共发起全国为抗疫病逝人民默哀三分钟,是我听过最虚伪的事之一。」有万多人点赞和分享。他说「之一」,意思是还有许多,比如亦步亦趋的香港特衰政府,就不止虚伪,且迹近无耻。


帖文接着说:「李文亮是你抓的,造谣的罪名是你罗织的,疫情爆发是你出尽奶力掩盖下来的,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人民仍要活在『零新增』的谎言之中。另一边的世界被你搞得焦头烂额,民众生命每日如最后倒数,医疗负荷爆煲,全球百万确诊,你敢讲自己没有责任,有资格站在一旁装作心情沉重来哀悼?」

不过在香港,无耻的只是政府,市民没有跟着去无耻,因此没有像中国那样「全国民众默哀三分钟,汽车、火车、舰船鸣笛,并鸣响防空警报」。最近香港市民自发纪念的,是上周二8.31七个月的活动。当然,所谓「全国民众默哀」也是说说而已,除了机关、学校等被迫哀悼之外,一般人也不大理会。反而,有网民由官方的哀悼而联想到事件的问责。

人死了。难道就不应该哀悼吗?非也,这不是对一个个死者的哀悼,是对一件事情所造成的死难者的哀悼。而在这个不是人民自发的「被哀悼」中,就含有隐藏肇事者谋求脱身的政治目的。如果一个被杀被害死的人设灵,他的家人会容忍怀疑是凶手或主谋者进来拜祭吗?

现在全世界陷入瘟疫肆虐时期。全球忙于应付灾情,还不是举办哀悼活动的时候,即使哀悼,也是对一个个有名有姓的人的哀悼,不是人数不清、死者无姓名的一幕笼统的哀悼。

在事情结束之前,先要对事件的肇因追责问责。对中国、对全世界都应如此。中国经济学家华生说:若最后科学不能认定病毒是从外部传入,疫情在世界发展得越严重,也意味着我们受到道义上的潜在压力越大,并越可能在国际上面临更加被动的局面。

国际社会向中国究责,中国不断地要把病毒源头向外国推庄,以及摆出猫哭老鼠的哀悼姿态,原因就是要在国际上摆脱被动。

讲到疫情肇因,已经有些众所周知的事实了。疫情去年11月就在武汉爆发,到12日,中国媒体和专家宣称没有人传人、可防可控,有关部门也在那时候恐吓惩处八名在群组透露疫情的医生。武汉市市长在央视节目中表示,不公布疫情是没有得到中央授权。中国隐瞒疫情至少三个星期,到120日才宣布疫情可以人传人。

另一个已经公开的实情,就是被怀疑泄漏病毒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有上千员工,在这次疫情中无人感染,原因是早早知道疫情并作防备。在12日上午,这个所就对全员发出一份题为「重要提醒」的邮件,主要透露了三点资讯:「一、不明原因肺炎已经引发了社会恐慌。二、我们相关工作正在开展。三、卫健委要求,不允许向外界,包括媒体、自媒体、社交媒体、合作的技术公司,公布这次肺炎情况。」

此外,中国自1月开始,就在全球购买口罩及防护设备,据中国海关公开资料,中国从1月起在五周内进口了20亿个口罩,相当于全球两个半月的产量,同时中国还进口了四亿套其他防护器材。甚么原因?是已经预知会有疫情爆发吗?预知会爆发的只是在中国国内,还是全世界?

现在,大概可以猜猜中国为甚么要搞哀悼了。「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这是百多年前严复对中国的概括。只是他大概没有想到,这「始于」和「终于」会不断进阶。


来源:苹果日报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