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是中国全面「姓党」带来的全球浩劫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15

是中国全面「姓党」带来的全球浩劫

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给中国人、给全世界都制造了巨难,太多家庭失去了所爱的人,太多的人们承受了本不应发生的苦难。中国人历来讲,人命关天。所以,善良的人们都会反思,这场悲剧有机会避免吗?当下一场悲剧发生时,世界又会怎样?

如果把时钟拨回到12月和1月初,这场瘟疫本可以用很小的成本控制住,但当局却是坐失良机,何以如此?(中国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女士)

如果把时钟拨回到12月和1月初,这场瘟疫本可以用很小的成本控制住,但当局却是坐失良机,何以如此?

如果把时钟继续回拨到4年前,就能看清失去机会的时刻。2016219日,习近平视察中央电视台,后者在彼时打出了「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的标语。

医院不姓「医」而姓「党」

从那一刻开始,中国的一切,「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都开始了姓党,医院不是姓「医」而是姓「党」,悲剧就这样难以避免。

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是大陆《人物》杂志一篇题目为「发哨子的人」的访谈文章主角,这篇访谈在大陆刚一发表就遭遇被删除的命运。

在这篇访谈中,人们可以清楚看到,姓党的医院和姓党的「领导」,打碎了本可以挽救无数生命的良机。

文中说:201912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得到了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一天后,11日晚上1146分,医院监察科科长给艾芬发了条消息,让艾芬第二天早上过去一下。在第二天一早的约谈中,艾芬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

谈话的领导对艾芬说,「我们出去开会都抬不起头,某某某主任批评我们医院那个艾芬,作为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你是专业人士,怎么能够没有原则没有组织纪律造谣生事?」这是原话。让我回去跟科室的200多号人一个个地口头传达到位,不能发微信、简讯传达,只能当面聊或者打电话,不许说关于这个肺炎的任何事情,「连自己的老公都不能说」

艾芬回忆自己的感受:好像整个武汉市发展的大好局面被我一个人破坏了。我当时有一种很绝望的感觉,,我犯了什么错?你怎么可能不说呢?这是你当医生的本能,对不对?我做错什么了?我做了一个医生、一个人正常应该做的事情,换作是任何人我觉得都会这么做。

感觉到威胁的艾芬当晚回家后,进门就跟老公讲,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就好好地把孩子带大。此后艾芬果然没有跟外界讲出现病毒的事情,直到120日,当局承认人传人后,她才和老公说了这件事。在这之前,她只能提醒家人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出门要戴口罩。

而在这之后的20天里,病毒继续在武汉以每5天就翻两倍的速度传播。就连钟南山也在38日承认,如果当初提前5天采取隔离防控措施,感染人数将只是现在的3分之1

川普的切肤之痛

瘟疫发生在一个「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都姓党的体制里,而且也是因为这个体制而失控传向全世界,所以说病毒姓党,是完全符合逻辑的。

对于这一点,习近平是否还要欺骗自己?当他半年前在北京大阅兵,驱车经过一个个方队时,是否也想过,有一个人眼看不见的病毒大军,就正在不远处等待检阅?

检阅病毒大军的不止是习近平,当下病毒已经传遍了全世界,越是那些和共产党走的近的国家,其国民受灾也就越严重,如伊朗、义大利、韩国等。

而由于过去历届美国政府误以为能够和党做交易「闷声发大财」,今天的美国也付出了代价。

对于川普来说,当下美国民众正在因病毒而失去生命,他数年来苦心经营的繁荣经济正在失去,而就在此时,北京外交部发言人反而污蔑是美国军方投放的病毒。设身处地,换位思考,川普内心的愤怒可想而知。这是他为什么要大声说出「Chinese Virus」的原因。

可以看出,「党姓病毒」后的深深恶意和无耻,这一次让川普感受到了切肤之痛。这是一件好事,只有在痛后,才会下定决心。从川普的行事方式来看,他不会做先捂热毒蛇,再被之反噬的农夫。

习近平能否感受到艾芬的痛心

前文中提到的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在被党训诫后,保持了沉默,如今的她非常后悔,在访谈中,当说到她的那些后来被感染的同事时,她痛心的说:如果这些医生都能够得到及时的提醒,或许就不会有这一天。所以,作为当事人的我非常后悔,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我,「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那么那位训诫艾芬的「领导」呢?那些还在被党性吞噬的人,包括习近平本人呢?面对国民的苦难,他们的内心是否还能感受到痛?他们是否能像艾芬那样,从人性中生出后悔之意,赶快从党性的束缚中醒来呢?

「病毒姓党,如影相随」,每个人都应该做好准备,列队而来的,很可能不止是一个病毒方队,党所带来的灾难,将会是更大规模。


来源: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