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雷神山工人:我们捨命逆行 利用完就被抛弃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07

雷神山工人:我们捨命逆行 利用完就被抛弃了

湖北省武汉市雷神山及火神山医院,均以不用10天时间建成收治新冠病人而令中国官方自豪,但夸夸其词的背后却隐藏不少黑暗和辛酸。本台记者接触一些曾参与工程的工人,他们冒死进入疫区工作之后,才发觉工资遭中介集团层层剥削,其中也可能涉及官员参与。很多工人至今依然被困武汉去留两难,民工维权则遭受官方维稳或强力压制。 


2020324日,被困武汉一个多月的中建三局铂公馆项目工地的雷神山建设民工讨要说法,和监管控制他们的保安爆发冲突

有份参与兴建雷神山医院的工友朱先生告诉本台记者,雷神山工程款遭利益集团层层瓜分,工人维权但被压制,包括上月24日,300多被困武汉的火神山和雷神山工友集体维权遭保安和员警殴打。朱先生对记者表示,他的工头是广东来的肖先生,但事情闹开后,正在广东隔离中的肖先生打电话告诉他们,他只每个工拿了500800元,而他的上一层劳务公司,则从中提取了每个工1000元以上。他只知道在他们的工头上面至少有一家劳务公司是湖北艺筑建筑。经过34层的盘剥,他们这些真正干活的一线工人就只能得到零头了。

朱先生说:昨天、前天央视一直在刷甚么「致敬逆行者」,但是他们采访的是两个冒牌的,我们的心声都没有被说出去。在这里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比如说保安打我们打架打了好几起,后面员警把打架的工人抓到警察局去关了好几个小时。后面矛盾闹大了,我们去市政府维权,已经冲到门口、员警又拿出了警棍、电棍,打了人。
朱先生还指出,现在他们的处境尴尬,回老家也难,想回深圳打工,因为曾在湖北工作过的人没人敢接收,甚至连宾馆都没法住。

迄今为止,还有11名雷神山农民工被隔离在武汉古田大桥下的一处工地板房内

朱先生说:在这种国难当头,他们还在喝人血、发国难财。现在就我们几个,哪都没地方去。本来我们是深圳过来的,去深圳的话,那边不接收,不敢要从武汉来的,更不敢要从雷神山过去的。就是勉强去了之后,找不到宾馆住,找不到酒店住,更进不了社区。

原一直在深圳工作的湖北籍民工陈先生,2月中看到武汉紧急招工的消息,他知道是和家乡的防疫有关,就和几个工友立即从广东赶赴武汉。他表示,前几天工友进行集体维权,官方紧急将他们疏散,并将无处可去的工友分开安置。他们10多人就被安置到了古田大桥下一个工地板房内。目前,其它工友的状态,他们知道得很少。

陈先生告诉本台记者,他们参与雷神山医院的施工,10天后,工作完成,他和工友们才发现被骗,每个人冒死干活,一共只拿到了5000多块的收入。而这一个多月来,他们一直不敢告诉家人自己在武汉。期间除了去工地干活外,其余时间都不许离开住地,连去商店买东西都不可以。

陈先生说:我们来的时候被包工头从深圳那边骗过来的,他们跟我们说是来这边做架子工,也没跟我们说是雷神山,里面有病人甚么的。我们过来了,出也出不去,没办法,是硬着头皮做的。我们基本上每天都十多个小时,第一天的话我们8点钟干到第二天凌晨1点钟, 25号那天下雨,雨衣甚么都没有,衣服基本都淋湿完了。父母吧,还有哥,到现在都不知道(我人在武汉)。我怕他们担心嘛。

陈先生称,他们就被工头剥削及超期隔离的问题,向官方申诉维权,但迄今为止,无论是武汉官方还是承建雷神山项目的国企中建三局,都没有给出实质性的回应。唯一的改变是他们现在被分开安置在中建三局的一些工地上做临时工。

陈先生说:(2月)23号,他们那个包工头是吧让我们代签名字,我们总共有5个人,每个人呢签了78个到10个人左右,然后我们才知道工资表明明写的工资是2700(每天)。这中间的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然后前几天他说把他们中建三局劳务的那个工资流水打出来给我们看一下,但是,到现在也没有打出来。可能是他们心虚嘛。
本台记者致电湖北艺筑建筑一位负责人,但他称自己不了解此事,也不知道自己招募来的工人们至少有11人仍处在被隔离状态。

另据知情人告诉本台记者,新冠肺炎在国内属于非常敏感的事情,雷神山和火神山工人因为维权都遭到了压力,几天前,当地警方还再次到古田大桥下的中建三局保利项目的临时安置房,警告工人们不可以对国外的记者谈及此事。

本台记者多次试图联系湖北省防疫指挥部,武汉市防疫指挥部,但两个机构的电话都一直无法接通。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