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庚子大劫让人无法再装睡 震耳欲聋的沈默已经到头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02

庚子大劫让人无法再装睡 震耳欲聋的沈默已经到头

去年流传过「逢九必乱」的谶语,然而每十年就有一次逢九,从历史纵深的角度去看,六十年一个轮回的庚子年,才是「必乱」和「必变」的历史节点。这里先不去细说1840年鸦片战争;1900年庚子事变;1960年大饥荒的惨痛民族记忆。中国人面对眼前这个庚子年,又会给历史留下甚么记忆?


如果大灾难都有冗长的伏笔,过去习近平掌权这七年,已经告诉我们太多。权力高度垄断,言路极度闭塞,国进民退成为党的决策和时刻不能忘记的「初心」,全国的寒蝉效应,已经不但是老百姓被封口,企业家这些得到改革开放甜头的成功人士,也被迫夹紧尾巴做人,就算这样,也不能保住他们地位与私人财产,不得不纷纷走路,移居海外。再看中共自己的官僚阶层,也一样噤若寒蝉,因为「妄议中央」已经成为政治罪名。于是整个中国各个阶层都变得默不作声,用西方谚语就是「震耳欲聋的沈默」。

正是这七年的伏笔,酿成了新冠肺炎这一席卷中国、继而席卷全球的风暴。这段黑暗过程中的许多悲惨故事,就不去逐一分析了。北岛有一句诗「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这场民族灾难甚至是人类大灾难发生之后,震耳欲聋的沈默无法维持下去,必须要有人做点甚么了。就在这时,于无声处听惊雷,「大炮」任志强发炮猛轰「剥光了衣服也要当皇帝的小丑」,矛头直指习近平。但是不要忘记,在任志强之前,民主党派人士、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已经发文,题目是《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刚坐满刑期的学者许志永也写了讨习檄文《劝退书》。

任志强公开信所以重要,不仅在于立场鲜明观点犀利,更在于他代表的是中国共产党内部一种压而不服的声音。在不许妄议的紧箍咒下,震耳欲聋的沈默并不是鸦雀无声,只不过像地火一样寻找着冲破地表的缺口。新冠肺炎激化了不穿衣服的皇帝和党内不同派系与集团的矛盾,任志强公开信就是他们憋了很久的声音。就在此时,又传出「五老上书」,即退休高官李瑞环、温家宝、胡启立、李岚清、田纪云联署一封写给中共中央的信。此事真假难辨,但也有一定的逻辑支撑。定于一尊的习近平通过特殊部门控制党内高层,甚至比控制异议人士还要严厉得多,如果五老上书为真,说明习近平已经令他们忍无可忍,或者说,这五老看到了中共可能会在习手里完蛋的可能性。五老中田纪云是赵紫阳时代的副总理,六四后就被边缘化了,所以特殊部门的监控名单上,被认为能量有限的他也被边缘化。如果上书一事为真,他们要求回归邓小平路线,将会写入党史。

另一封重要的联名信,是马云、柳传志等五十个企业家通过李克强转呈习近平的呼吁书。这是民营经济集体意志的表达,意义不下于任志强以及五老上书的党内声音。这封联名信语气谦卑,简直毕恭毕敬,但绵里藏针,该说的都说了。比如,回到邓小平路线,从改革开放到外交韬光养晦;彻底否定文革;实行政治改革,兑现宪法赋予人民投票权;要求国策对国企与民企一视同仁;释放任志强,是依法治国的指标;重新调查李文亮事件

用这样谦卑得接近谄媚的语言,却明确表达对国家现状以及过去七年的不满,这是中国特色的作文范本。甚至对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批评,都用赞扬习近平胸怀伟大抱负的方式去表达。但遣词造句再小心翼翼,也泄露出了极不恭敬的讽刺,比如「人类命运共同体」不能变成「人类噩运共同体」,又比如引经据典之后,用一句「博学如您」一定懂得这个道理之类的话语。不管这群民营企业家用哪个腔调说话,都融汇进新冠肺炎时期的反抗声浪里。

庚子年大劫难让人们无法再装睡,就这样,震耳欲聋的沈默突然结束了。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未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