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谭德塞姓党不顺,任志强反习将成?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14

谭德塞姓党不顺,任志强反习将成?

台湾《风传媒》发表文章《参与WHO─别为参与而忽略地位》,作者宋承恩认为,台湾控制武汉肺炎传播的表现相对稳健,各国探讨"台湾模式"、与台湾合作的呼声不断,支持台湾参与WHO的国际呼声也增高。目前不论外交管道或媒体报导,多有"恢复台湾出席世界卫生大会(WHA)观察员的身分"的说法,仿佛这就是台湾参与WHO的目标。事实上,这并不是好的参与模式,它只与WHA有关,并没有WHO组织上的地位。


作者认为,过去逐年邀请的安排,已产生否定台湾国家地位的副作用,更是应该全力避免。就算迫于情势,必须以观察员为目标,也应该取得大会决议做基础,争取类似巴勒斯坦过去所取得的"常设观察员"permanent observer)地位,因为它保留了未来以国家地位正式参与联合国的可能。取得符合国家地位的模式,才能保障参与的实质。

全世界的中国梦?

台湾《自由时报》发表文章《新冠病毒与民主的未来》,作者松田康博说,中国正借新冠疫情加强对自己有利的宣传。其宣传文本的基本模式,可以从世界卫生组织(WHO)秘书长谭德塞128日访问中国时所发表的言论看出。其要旨为:一、中国能控制疫情扩散;二、全世界现在莫不赞颂中国、感谢中国;三、由于中国制度的优越性,故全球都理应师法中国。

文章说,千万不要被中国的宣传混淆视听。我们应该而且必须从中国学到的最大教训,就是下列三点:一、资讯公开很重要,绝对不要隐匿;二、严禁因国家的过度集权而扼杀了公民社会;三、只要国内爆发感染,就务必立刻禁止人民出国。中国的最大贡献在于,向全球提供基于其国内大量的病例而累积的流行病学、传染病学和临床的资讯。中国夸耀的强制性"封城"与限制人民的行动自由等做法,均伴随着强烈的副作用。由于防疫政策是在各国受到其本身的法律、制度制约下进行,因此中国的做法未必就能如法炮制。中国的威权主义亦未必会成为楷模。

世卫领导抗疫,党领导世卫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习近平管得着谭德塞管不住任志强》,作者李平说,在武汉肺炎疫潮淹没欧美后,各国元首肯定都悔不当初,舆论质疑中国隐瞒疫情、质疑世卫失职。可笑的是,谭德塞的反应与中共如出一辙,未曾自我反省,只知指摘特朗普把抗疫政治化,甚至口不择言地指摘台湾对他进行涉种族歧视的攻击。中国外交部盛赞世卫积极履行自身职责,撑世卫"在全球抗疫合作中继续发挥领导作用"。这不只是相互吹捧、沆瀣一气,更凸显习近平对世卫垂帘听政的意图:世卫领导抗疫、党领导世卫、习近平"定于一尊"

作者认为,如果说习近平对领导全球新秩序还犹抱琵琶半遮面,暂时还要借管着谭德塞以操控世卫,那么在国内根本就是帝皇上身,容不得异议。妄议习帝的党内外人士相继被镇压,先是学者许章润、许志永被软禁、被拘捕,再有任志强被北京市西城区纪委监委拘查,又有查建国等被立案调查。

拘捕任志强制造出一个党外运动?

香港《端传媒》发表文章《任志强的身后,是牢门还是欢呼》,作者白信认为,当局若将任志强开除出党,只能迫使他的朋友们与他共进退,习近平的孤家寡人地位也将暴露。

作者说,任志强的孤身挑战,其勇气其贡献可能都远超世人想像,或能扭转中国政治的极权主义发展、重新凝聚最大范围的改革开放共识,特别是,能够代表广大遭受冠状病毒袭击之后震惊和不满的最为广大的中产阶级或市民阶级,或能制造出一个党外运动,开辟中国民主化的全新未来。而无论如何,在这一共同的灾后反思和动员基础上,都将拯救濒临敌对状态的中美关系乃至中国与世界的危险关系。笃信哈耶克、践行新自由主义的红色企业家任志强大概也不曾想到,他的初心或许和李文亮医生一样,只是不想看到一个只有一种声音的国家,却如接力一般把公众对李文亮医生的哀悼和觉醒转为愤怒和政治。


来源: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