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害人精」难变「救世者」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23

「害人精」难变「救世者」

最新一期《经济学人》的标题「Is China Winning?」相当吸睛也相当吓人,因为北京当权者的确在借武肺疫情造成的全球大灾难浑水摸鱼,扩大自身的影响力,插手其他国家事务,推销自己的专权体制。若中共真的成为今次疫情大赢家,世局将大倒退几十年。


按《经济学人》的分析,中国现阶段虽未必有能力或意愿像美国在二战后那样成为新霸主,但它在武肺疫情演化成全球危机后的表现委实相当aggressive,既发动大规模对外宣传战为自己洗刷是疫症源头的印象,又摆出一副乐善好施的态度向其他国家提供抗疫必需品如口罩。外交攻势更是一浪接一浪,务求打造负责任大国以至「救世者」的形象,当中的地缘政治利益计算包括扩大在全球政经影响力的意图明显不过。

事实上,中国的武肺疫情是否已受控外界难以确定,可它成为首个恢复经济社会活动的主要经济体则是事实。各大城市包括武汉已基本上解除封锁,商场、食肆、工厂重开,铁路运营逐步回复正常,只有对外交通仍大部分封闭。跟大部分欧美国家仍身处严厉封城令下,中国经济在这一波冲击中似乎赢在起跑线,中共肯定想借此显示自身的制度、政策、经济优越性,再借机推进影响力。
中国经济自身难保

不过,仔细点看,中国的优势其实水分居多,要自保已是困难重重,更不要说侵蚀美国的霸权。先看刚公布的经济数据,中国经济今年第一季收缩6.8%,是1992年有数据以来最差;投资银行界估计,中国GDP年增长随时低于3%水平。

表面上看,武肺疫情冲击下3%的经济增长已算不错,大有可能名列全球前三位。问题是中共纾缓经济、社会矛盾及失业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快速经济增长,再以此拉动消费及投资,形成一个良性向上的循环。但GDP增长大跌,开设新职位的能力大减,失业人数肯定飙升,加上内地的社福、医疗保障体系不完善,中小微企雇员一旦失业难有保障,当中衍生的社会政治问题不是发甚么指示、念几句支持习近平就能解决。

另一方面,中国自90年代中开始快速经济成长后从来没遇过重大经济逆境,9798亚洲金融风暴与它无关,0809金融海啸中中国更因为金融体系未开放而成为得益者,元气不受损之余还有力大幅扩大在全球的经济版图;中国巨企开始「爆买」外国企业及资产就从这个时候开始。换言之,中国从上到下,从官员到企业到上班族,过去30年都只懂得打「顺境波」,对如何解决有效需求大降及经济衰退没有经验,甚至没有心理准备。在这情况下,北京能否顺利让国内经济重拾升轨已是疑问,更不要说趁机向全球各地伸手扩展实力。

更重要的是,中国经济增长有三、四成倚赖对外特别是对发达国家出口,它的世界工厂地位主要也是为各发达国家市场服务。现在欧美发达国家因封城封关而经济停摆,消费信心剧跌,吸纳各种奢侈品、日用品的能力大为萎缩,进口商纷纷削减或暂缓对中国工厂的定单。这样下来,中国工厂工人虽已基本回厂,各省市官员也大力落实复工复产的中央指令,但刚复工的工厂很快就会因为缺乏新定单而要重新关闭又或大削生产力。北京政府要维持工厂营运以免造成大规模失业及动荡不安已是困难任务,想对欧美乘虚而入只怕有心无力。

也许,真正有能力做的是发动那些「战狼外交官」四处对人家的抗疫政策指指点点,再吹嘘本身的抗疫成就,希望拿到多一点话语权。问题是,国际社会在疫潮下不管政府或民众都掀起一片「反华思潮」,对中国充满愤怒与疑虑;美国、澳洲已表明要调查源自中国的疫潮,英国等欧洲国家同样在要求北京就武肺疫情作解释,还有数以万计民众准备到法院起诉中国政府要求赔偿。

短期内这股反中国浪潮难以平息,北京想当「救世者」恐怕无望,反而大有可能_上「害人精」的包袱。


来源:苹果日报 / 卢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