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追悼会落幕追责声响起 武汉民间及死者家属要真相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07

中国追悼会落幕追责声响起 武汉民间及死者家属要真相

4月4日是中国传统的清明节,当天上午,中国政府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哀悼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病逝者。不过,中国民间人士更希望政府追究隐瞒疫情的官员,有网民发文称,问责追责是对逝者最好的悼念。


202044日,湖北省武汉市一名戴着口罩的男子潸然泪下

清明节当天上午十时,中国官方举行全国性默哀活动,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三分钟。追悼会后,有民众要求官方公开疫情感染人数及死亡人数的真实数字。网民蔡先生当天发表一篇题为《问责追责是对逝者最好的悼念》文章,其中写道,灾难过后哀悼逝者是对逝者的一种告慰,也是对生者的一种警示。这场瘟疫带来的灾难远未结束,而且更重要的是还没有对导致这场灾祸的原因进行反思,在举国悼念的时刻,无论是民间和官方都应该问责追责。

武汉死者家属丁先生对母亲胡爱玲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他本周一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时说,他母亲接受核酸检测的时候,已病入膏肓,但因为医院床位爆满,当局拒绝为患者做核酸检测,即使做检测也在弄作假。他说要求追责:“我昨天还到派出所去问了,作为死者家属,我一直主张追责。那些造成严重后果的直接领导人责任人,他们都应该付出法律的责任,不是行政责任。”

死者亲属声称领回了别人骨灰

不愿接受本台采访的蔡先生写道,如果梳理一下各个时间节点,寻找有关部门早期的误导,总结疫情失控的原因,发起一场举国同心的问责追责,才是对逝者最好的悼念,对生者最大的安慰。最初隐瞒疫情的不单单是诸如蔡莉这样的医院领导,还包括湖北省武汉市的卫生部门以及党政领导,连那个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上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也负有重责,虽然这个病毒所上千人无一人感染,并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灵丹妙药,而是提早知道了疫情提早开始了防备。


中国民间要求政府官员问责


宜昌公民刘家财对本台说,他主张修建遇难者纪念碑:“这一次死亡那么多人,为建议把骨灰交给政府,就交给省政府集体安葬,然后建一个纪念广场,建上纪念牌、纪念墙,墙上刻上所有死难者的名字。政府的失职造成了人祸,建纪念碑对政府是一个警醒。”

近期,武汉传出不少排队领取了亲属骨灰的居民说,领回家的骨灰不匹配,不敢下葬。其中,江岸区的刘女士反映母亲的骨灰袋内居然有残留的男士皮带的金属头。洪山区殷先生跟记者反映,父亲生前并未做过假牙,但是骨灰袋内发现一粒残留的陶瓷假牙。而汉阳区的陈女士更加气愤,她同时领回叔叔和母亲的骨灰盒,她的叔叔生前患有肥胖症,体重是母亲的两倍以上,但领回骨灰后发现,母亲的灰竟然比叔叔的足足重了两斤。市民担心领会家的是“百家灰”,迟迟不敢入土为安。

一殡仪馆30台火化炉烧坏6台

对此,武汉一位曾深入了解殡仪馆运作的马先生对本台说,因为死亡人数太多,殡仪馆的车辆和运尸袋告急,甚至连焚化炉被烧坏:“以前一车装一具尸体,现在装八具尸体,也有的装十具尸体。以前每次烧一具尸体,现在是24小时不停的烧,为什么汉口火葬场30台最现代化的焚化炉会烧坏6台?肯定是尸体太多一起烧,最后把机器卡住了,烧坏了。”

患者还未证实死亡就被送到火葬场

马先生搜集及分析与武汉疫情有关的资料,发现有很多正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他说:“尸体拖到火葬场,他们说烧了尸体。但是我们看到的视频中,有一个老太婆曾经说,人还没死就把他手脚捆住,因为没救了,直接就用裹尸袋一包,拉到火葬场去。也有人说,也有视频转出来,火葬场内的哀嚎声,火炉里的哀嚎声,火葬场的招工信息里面写着‘要不怕’。这说明什么,很多人还没有死透,甚至有的还是活的直接送入火化炉里。”

硚口区现确诊新冠肺炎形势紧张

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将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硚口区一位居民周先生周一对本台说,他居住的居民小区出现一位确诊者:“我住的小区,今天早上曝出有确诊者。目前,无症状感染者比较多,现在有的人重新发病。现在形势非常紧张,我们出门都要刷健康二维码,没有健康码不让进出。”

据《长江日报》报道,4月5日,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在疫情防控会议上说,城市封控76天后转向“重启”,对全国疫情防控大局具有标志性意义。管控措施的解除,绝不意味着疫情防控工作的放松。要继续严格社区防控,确保及时就地处置突发事件。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