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不要低估了习近平的「初心」和「使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26

不要低估了习近平的「初心」和「使命」

马克思主义政党强调理论指导,党的领袖要在理论上有所建树,这对于维护领袖的权威非常重要。列宁和史达林都有大部头的理论著作,中共同样如此。毛泽东有属于他的招牌理论著作,如《实践论》、《矛盾论》、《新民主主义论》等等。这些著作由谁捉笔并不要紧,要紧的是领袖必须有理论来指导革命,如文革的 「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理论。

習近平及其太子黨的「使命」是繼承他們父輩沒有實現的最高理想:讓中國成爲世界革命的中心,把紅旗插遍全世界

从华国锋开始,中共的领袖在理论上颇为贫乏,这或许是因为没有预先准备,仓促间拿不出大套理论来。但是邓小平以及六四之后的各届最高领导,在任期间也还拿出了各自的招牌口号, 如邓小平的「黑猫白猫」,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和谐社会」,这是他们各自的trade mark。习近平上台后也需要一个trade mark,于是他托出了「中国梦」。

了解文革对习近平的塑造

这些理论中,只有邓小平的「猫论」是可以称之为指导革命工作的「理论」,那是以实用主义哲学为根基的原则,而其他的说法都只是口号,你不知道那些算是什么理论,也不知道怎样用来指导具体的工作。

外界通常认为,习近平是历届中共领导中文化最低的,因为他是文革一代。文革兴起、学校关门的时候,他刚刚进中学,也就是说,他缺失了全部的中学教育,后来的工农兵学员和再后来的法学博士学位,都不是认真扎实的教育,改变不了他作为文革一代的教育缺失。他的思维境界和行事风格,带着明显的文革烙印。因此,要理解习近平和他领导的中共,就必须了解文革对他,以及在中国占据高位的「太子党」们的塑造。

最能解释习近平内心的,是他的「初心」和「使命」的说法。

所谓「不忘初心」,就是不能丢掉革命的目的;「使命」这个词,是1966年文革初起时红卫兵的标志性口号。「初心」和「使命」的说法,其实就是习近平和「太子党」们找回了青少年时期的「革命激情」,带有鲜明的红卫兵精神印记。

1966年文革开始,习近平刚进入北京八一学校。八一学校原是晋察冀野战军干部子弟学校,1949年改名为华北军区政治部八一学校。这是一所共产党高干子弟集中的学校。这样的学校里有一种特殊的红色文化氛围,「红卫兵精神」在这群高干子弟中形成了两种无可置疑的观念。

无产阶级红色江山是我们的老子打下来的

第一种观念是「革命接班人」观念。用红卫兵的语言是这样说的:无产阶级红色江山是我们的老子打下来的,是无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老子打下了江山,儿子就要坐江山。所以,「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子弟天然就是最可靠的、也是唯一可靠的接班人。

这就是当年盛行一时的「血统论」。在这个血统论的煽动下,文革中发生了无数骇人听闻的反人类事件,乃至于中共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后来不得不宣布批判「反动血统论」。然而,在这些高干子弟中,这种血统论从未动摇过。「接好革命的班,让红色江山永不变色」,就是习近平红卫兵一代的「初心」。



用红卫兵的语言是这样说的:无产阶级红色江山是我们的老子打下来的,是无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老子打下了江山,儿子就要坐江山。(汤森路透)
这种「初心」事实上一直得到中共领导人的认可。陈云说,还是我们自己的孩子最可靠。也就是说,在中共「打江山」的第一代退出政治舞台之后,他们生物学意义上的男性后代将接替他们,外人不可染指。这一点从无疑义。胡锦涛/温家宝时期,我就听一位红二代说,他俩只是「家奴」,受托暂时保管家财而已,不久就要交还给真正的嫡传红二代。事实正是如此。在接班的资格上,薄熙来和习近平并无区别,他们的「初心」亦无二致。

第二种观念就是他们接班以后的「使命」。习近平上任伊始,就针对苏共瓦解而说了那番「竟无一人是男儿」的「新南巡讲话」:「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共为什么会垮台?一个重要原因是理想信念动摇了。最后『城头变幻大王旗』只是一夜之间。教训十分深刻啊!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史达林,一路否定下去,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有什么作用了。为什么我们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的领导?就是从苏联解体汲取的教训。」这番讲话有鲜明的红卫兵语言特色,「城头变幻大王旗」一语出自鲁迅的诗。鲁迅著作是文革初期除马列毛着之外唯一允许阅读的书,也是当年红卫兵经常引用的话。要保证「红色江山不变色」,就是他的使命。不变色的标志,就是保持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列政党的性质。

死再多人共产党也无所顾忌

文革后,邓小平一方面以「猫论」和民族主义作为中共凝聚力,另一方面以「韬光养晦」来欺骗国际社会,刻意弱化「阶级斗争」这一中共理论基础,掩盖中共的共产主义政党本质。六四之后,苏共倒台、苏联集团解体,西方世界普遍认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政党不再成为世界性的危害。他们以为,中国这个人口大国太落后,中共充其量是一些想搞好本国经济的民族主义者。就是在这种认知的指导下,美国和欧洲开始了「苏东波」之后与中共的合作,将中共引入国际大家庭,帮助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为这样就能促使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和平转型为民主国家。

他们都低估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以及习近平的「初心」和「使命」。「韬光养晦」实质上只是暂时性的战略收缩,习近平及其太子党的「使命」是继承他们父辈没有实现的最高理想:让中国成为世界革命的中心,把红旗插遍全世界,最终赢得共产主义的全球性胜利。这就是习近平及其「太子党」同僚们的思想来源和精神动力。

这种使命造就的勃勃野心必然是外向的,是进攻性的。对香港台湾的渗透、大外宣、强化军力、南海造岛、千人计划、中国制造2025、一带一路等等战略性项目,全部是外向型的。它利用了全球资本的贪婪,利用自由世界的规则如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学术自由和自由市场规则,全方位地进入西方社会,腐蚀西方人才,贿赂西方政要,偷窃技术,收买小国穷国政府官员,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中占据支配地位,在全球实行战略性布局。当它在占据全球供应链重要地位后,毫不迟疑地实行「战狼外交」,以威胁性行动要挟,迫使西方国家对它实行绥靖政策,容忍中国在世界事务中破坏既定规则。



世界若要和平,千万不可低估习近平的「初心」和「使命」。(汤森路透)


中共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之后,虽然经济绝对值和技术创新能力尚未能胜出美国,但是如果发生对抗,中共可以把对抗发生的沉重负担理所当然地转嫁给14亿民众。中共并不在乎人民的穷苦,民众再穷,他们照样全世界大撒币收买对他们有利的人;中共也不怕死人,为了达到战略战术上的胜利,死再多人他们也无所顾忌,而这些是民主国家做不到的。因此,这是另一种方式的「不对称」对抗,这样的「不对称」使得中共与美国发生冲突时,必定是「两敌相逢狠者胜」,由此推断,不能排除中共胜出的可能性。

这就是习近平的「初心」和「使命」。这也就是他的「初心」和「使命」非常危险的原因。世界若要和平,千万不可低估习近平的「初心」和「使命」。


** 作者为江西南昌人,作家、历史学家, 1982年获复旦大学英文系学士学位,1988年获山东大学美国文学研究所硕士学位,1988年留学美国,获布兰戴斯大学犹太历史硕士和纽约皇后学院图书馆学硕士。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共党史、中共民族政策、宗教政策和当代西藏史。曾在《动向》、《明报月刊》、《开放》等杂志发表过100多篇相关文章。


来源: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