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深陷隐瞒疫情舆论漩涡的中国政府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23

深陷隐瞒疫情舆论漩涡的中国政府

中国政府上周五公布了修改后的武汉新冠肺炎感染和死亡数据。武汉官方公布的死亡数字原来为2579例,修改后为3869例,新增1290例。新增幅度刚好是百分之五十,不多一个,也不少一个。这不能不使人怀疑这个数字是人编造出来的,并不是真实的,否则怎么会那么巧。无怪乎有人说这是「高级黑」,是提供数据者故意露出人造的痕迹,暗示人们这个数字不是真的。

如果中國政府沒有及時、有效地向世衛組織通報,被相關國家追責就是題中應有之義

武汉死亡数至少六倍以上

其实,中国政府修改后的数据仍然是严重少报。「改变中国」网站主编曹雅学根据武汉一家殡仪馆的一纸通知和现有的公开数据进行推算,得出武汉整个疫情期间,即121日首个确诊病例出现至323日疫情得到控制、武汉七个殡仪馆重新对公众开放,武汉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规模在40万至60万之间,死亡人数在220003万之间。 另外,326日财新网一篇报导提到,一位开大货车给汉口殡仪馆送骨灰盒的司机对记者说,他这一车一共装了2500个骨灰盒,昨天已经来卸过一车;在殡仪馆一个侧厅存放有骨灰盒,每500个一垛,目前一共有7垛。根据这里提到的数据去统计,也可以得到和曹雅学相似的结论。这就是说,武汉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至少是官方修改后数字的6倍以上。

这次中国政府修改以前公布的数据,当然是迫于外界质疑的压力。因为中国政府以前公布的数据太低了。为什么外界如此在意中国政府提供的数据?因为中国是新冠病毒疫情原发国。别的国家正是根据中国提供的数据推测新冠病毒的杀伤力,并据此计画因应对策。如果中国提供的数据太低,别的国家就会误以为新冠病毒不厉害,就会对疫情掉以轻心。伊朗就是因此而沦为重灾区。伊朗政府卫生部发言人说,中国官方统计数据是一个惨痛的笑话,让世界上许多人认为新冠病毒就像流感一样,且死亡率还更低。伊朗是中国的友邦,眼下又正有求于中国,哪敢无理取闹,尤其是政府发言人哪敢得罪中国。可是这种话居然就从官方之口说出来了,可见怨气有多广有多深。

世界各国怨气很深

中国政府解释说,它之所以修改数据,是因为在救治高峰期有「迟报、漏报、误报」,说修改数据是透明负责的表现。世界卫生组织也为北京背书,说很多国家日后也都需要调整和修改疫情数据。平心而论,这种说法本身有它的道理。因为检测能力不足,因此必然会有一些新冠患者和因为新冠而死去的人,因为没有被检测,没有确诊,因此没算进确诊病例和死亡的数字里,迟报、漏报、误报的情况肯定是普遍存在的,中国有,别的国家也有。日后的调整和修正也确实是很多国家都要做的。

这种说法本身是有道理的,但是放在中国政府身上就不那么有道理了。因为中国政府有压制、封锁信息以及蓄意瞒报的问题。仅举一例。123日,武汉宣布封城,而当天官方公布的数据,湖北全省已知确诊病例是375例,死亡人数17例。对比2003SARS疫情,广东省有1514病例,北京有2000病例,死亡人数400例。SARA疫情期间,中国政府并没有封城。这次武汉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远远低于当年SARS疫情的广东和北京,为何却要封城?

可见,官方公布的湖北全省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是严重的虚假不实。中国政府蓄意隐瞒,极力缩小了确诊和死亡人数。中国政府之所以要宣布武汉封城,是因为他们知道实际情况要比375个确诊和17个死亡严重几十倍上百倍。如果中国政府是诚实的、负责任的,它就应该告诉世卫组织和其他世卫会员国:由于我们的检测能力很有限,由于武汉的医疗系统已经崩溃,现在公布的确诊病例和死亡数目远远不能反映疫情的真实状况,因此你们绝不能只看这些公布的数据。考虑到在封城之前武汉已有500万人离开武汉去往各地,那就意味着已经有大量的携带病毒者扩散到许许多多地方。如果世界卫生组织是负责任的,它就应该宣布,那些在近期内和中国有大量人员交往的国家事实上已经沦陷,全球大流行事实上已经开始。

瞒报是追责的关键

目前,中国政府深陷隐瞒疫情的舆论漩涡。西方对中国的怀疑主要有两点,一个是中国政府是不是从一开始就蓄意隐瞒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泄漏,这个问题一言难尽,这里暂不展开。另一个问题就是中国政府借助于压制和封锁等手段,蓄意隐瞒新冠患者和死亡的数目。因为别的国家只能根据中国政府提供的数据来准备自己的应对计划,即便他们都知道中国政府的数据一向不可靠也无济于事,因为他们既不可能深入现场调查研究,更不可能进行独立的数据统计,中国政府的数据就是唯一的数据,再加上世卫组织一味附和。其误导作用之大,不言可喻。

面对美国和其他国家向中国政府追责索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反驳道:爱滋病是从美国传出去的,H1N1流感也是从美国传出去的,有人向美国追责索赔吗?耿爽说的不对,不是说一个国家发生了某种疫情,又传到别国去了,让别国也受害,别的国家就可以向它追责索赔。关键在于,疫情原发国是否有压制、封锁信息以及蓄意隐瞒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环球时报》都比耿爽脑子清楚。《环球时报》47日文章「想让中国第二次庚子赔款,有戏吗?」写到:「2007年生效的《国际卫生条例》要求,缔约国需及时、有效地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在本国出现的可能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不履行此义务,将会引发相关国家责任问题,从而带来受害国或受影响国对该国追究责任的严重后果。」这就是说,如果中国政府没有及时、有效地向世卫组织通报,被相关国家追责就是题中应有之义。


来源:上报 / 胡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