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疫后中国 是否能顶住这些难题和压力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4-16

疫后中国 是否能顶住这些难题和压力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日前说,应准备应对较长时间的外部环境变化。党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前天微博发文说,「这一次,我们算是碰上了真正的国际流氓」,痛骂美国;胡锡进14日又说「不把中国搞残,(美国)是不会放心的」。可见中共上下危机感空前,正努力争取国际好感,为即将面临的风暴铺垫准备。网上很多华人对疫情过后的中国前景很悲观,甚至断言习近平主政几年后,中国风光张扬的岁月再也回不去了。

习近平兵法指挥大国战“疫”


美中两国的内政和彼此关系走向,都很难预料。疫情是天灾,其中又有人祸,这场瘟疫不幸激化了美中纷争,人祸在疫情纾缓后会更严重,考验两国谁的韧性较强,有筹码压制对方,领导世界。

综合目前已有眉目的大事,中国至少面对几大难题。一,国际联手兴讼索赔。英、美、印度、土耳其和埃及等国家国会议员、智库和律师等团体,3月中旬起陆续发起向中国索赔要求,金额可能多达数十兆美元,被中国人忧心要「再度瓜分中国」。网上说,慈禧太后面对八国联军,习近平如今可能面对80国或更多国家联军。

因瘟疫发起国际诉讼索赔,迄今并无先例。综合专家说法,索偿根据是世卫组织2005年通过「国际卫生条例」明定,如发生类似SARSCOVID-19这类传染病,成员国有义务24小时内通报所有会员国。而从李文亮事件等事例证明,中国政府并未遵守这项具法律约束力的规定,各国有权利求偿。

英国外交政策智库亨利杰克森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发表报告说,中共处理疫情违反前述条例,仅七大工业国(G7)损失即达4兆美元,还不包括人命损失。可能索偿途径包括向国际法庭控告求偿、通过常设国际仲裁法院审理;个人、公司或国家依国际投资协定诉诸争端解决行动,或依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世贸组织规则等采取行动,包括向香港、英国或美国联邦法院提出依 「外国主权豁免法」(FSIA)例外情况的诉讼等等。

简单说,类似南海岛礁主权仲裁的争议可能重演,中方如拒不承认审理或仲裁结果,也拒绝赔偿,各国其实都无可奈何。关键在各国只要和中国有贸易关系,联手声讨或施加其他制裁,可能成为中国经济的致命压力;最坏情况可能演变成联手军事围堵施压。

不少分析说,中国持有1.1兆元美国国债,国企在海外资产,甚至连中共干部和家属隐藏海外的资产,都可能成求偿标的。万一这种局面出现将旷日费时,习近平当局的窘迫、中国出口贸易等,牵一发动全身,后果难料。

二,疫后中国出口订单大幅衰退,失业严重不比美国好,是暂时或长期趋势仍待观察,可能影响外汇累积速度。中国迄今对纾困审慎,担忧再造成产能过剩、加速房地产泡沫化和地方债累积;而外汇对向外国购买石油、粮食,攸关中共建军,是不折不扣的保命钱,如不再宽裕,官民都须有过紧日子的打算。民众不敢花钱会内需市场维持经济的能力雪上加霜,加上外资撤离,中国3.06兆美元外汇如激减,势必影响习近平力推的「一带一路」。

难再四处撒币,从另一角度看未尝不是人民之福。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疫情趋严重,非洲、中亚陆续出现要求中国免除债务声音。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中国政府、银行和公司2000年到2017年间向非洲放贷约1430亿美元,疫情使各国经济损失惨重,还本偿息能力大减,北京如何应对?如为争取国际支持而免除债务,血本无归,如何向14亿人民交代?

三,中国会不会被迫退群、走向孤立?中国如今国际处境陷入40年来的低谷。如强硬应对国际指责和施压,可能须重回局部闭关自守,陷入某种孤立,连带丧失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而面对国际环境敌意,大陆民族主义浪潮澎湃,爱国小粉红们到处喊打喊杀,外交部发言人如战狼,义和团和文革情绪泛滥。有人认为符合习近平思想的目标,却终非大国立足世界的长远之计。

这些臆测应不致都成为事实。但中国要成世界大国,不能自我孤立,也须付出一些必要代价;激越的民族主义必然反噬执政当局,难向外低头妥协。有人预测,中国人在世界各国旅游、投资、置产和任性狂买扫货的「壕」日子结束了。是否这么悲观,留意北京近期动向,或许可找到部分答案。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