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万炮齐轰习近平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25

万炮齐轰习近平

20131228日习近平上台一年,着意进行了一场亲民秀,带着他的大管家丁薛祥到北京月坛北街庆丰包子铺和老百姓一起排队、付款,吃了顿包子,成为中国社会尽人皆知的头号新闻。这证明习掌权不仅要依靠老毛的「枪杆子里出政权」,也要充分运用林彪的「两杆子论」。估计他自己也想不到,2018年通过修宪而登基,人心大失,「包子」成了别名,「庆丰」成了年号。


今年元旦当天,湖北卫健委下令各实验室不准再检新送的新冠肺炎病例样本,已有样本必须销毁。紧随其后央视报道武汉公安抓捕八个传谣者。15日凌晨,复旦大学张永振团队从武汉市样本中检测出一种新型SARS样冠状病毒,获得了病毒全基因组序列,6日实验室就被关闭。7日政治局常委会听取六大机构党组汇报,新华社通稿丝毫看不到武汉发生疫情的消息。直到23日武汉封城当天,还有500万人从武汉携病毒流向全国和全世界。这是习近平利用「两杆子」封锁疫情,遗祸中国和世界的铁证。

武汉人开始用键盘和手机镜头记录武汉疫情大爆发惨烈的现实场景;作家方方自封城之日起开始写《疫情日记》;更勇敢的是八位吹哨人之一,工作中被院方下令不准穿防护服、不准戴口罩的李文亮医生,躺在病床上接受了内外媒体采访,公布了自己在派出所被迫签字画押的训诫书。这在习近平眼中当然叫「舆论失控」。

27日凌晨,武汉中心医院奉命延后数个小时,才公布李文亮死讯,网上立刻舆情爆炸。7日当天,国家监察委即发公告:派调查组赴武汉市,就民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的有关问题做全面调查。舆情只保留了两日,不过是习政权的权宜之策,9日开始又封号、封群,网络上「尸横遍野」。大疫之中发出黄钟怒吼的许章润教授,IP地址被永久封号,微信不能使用。再往后陈秋实、方斌、李泽华三位公民记者先后失联。公开发文让习近平下台的公民领袖许志永逃亡中被捕。
重回改革开放是痴心妄想

36日,2016年直怼习近平「党媒姓党」的红二代、地产大亨「任大炮」任志强发出8,000余字的檄文,他说「这次疫情中可以看到的现实是,党在维护党的利益,官在维护官的利益,君则只是在维护一尊的核心地位与利益。正是这种体制造成了,只听君命而不顾民情。当疫情已经发生时,却不敢在没有君令的情况下,向民众公布疫情。不敢公布事实与真相,反而用抓批『谣言』的方式,限制和阻止真相的传播,才造成了不可控制的疫情传播。」他丝毫不留情面地指向「两个亲自」,说正是用这种自我标榜和媒体的一片歌功颂德,来回避和阻止国人和全球对武汉疫情的责任追究。网络给了任文最强烈的评语「任大炮炮轰习包子!」

任志强的失联,出自习对他的痛恨,对任志强的恨,他能够摧毁他同根生的一个阶级──红二代。任何人和任大炮联手,都是灭顶之灾。对于任大炮引出的「建议书」,习并不在乎,从毛到习中共70余年只在1966年发动文革之初召开过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邓小平搞掉胡耀邦和赵紫阳,只能用规模小得多的生活会和在邓自己家召开的排除赵本人的常委扩大会。至于「对习近平执政以来工作的评价,其重要性不亚于打倒四人帮」,习连眼睛都不会眨一眨,「两杆子」牢牢握在手,谁能翻天?

习对任文最大的痛恨不是党内、国内的影响,而是影响到他正用外交战狼和媒体与美国对抗的战局,看来战狼和媒体加起来的「正能量」也不及任大炮一文的「负能量」,这次武汉引发的中共病毒,对21世纪人类的危害,超出20世纪法西斯和前苏联之和。中国的有识之士应该认识到,想回到80年代的改革开放时代,是痴心妄想,中国的出路在于结束中共。


来源:苹果日报吕月 中国资深传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