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万炮齐轰习近平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19

万炮齐轰习近平

当武汉肺炎肆虐全国、危害全球之际,中国大陆出现一股罕见的「万炮齐轰习近平」的现象。


先是民间发难。有匿名者「长江侠」之《奉上帝讨习檄文》(131日)和「武当剑客」的《庚子奉天讨习檄文》(21日)。这两篇檄文以文言文书写,读之颇有古风,可惜因此流传不广。有具名者如许章润教授的《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24日)以及许志永的《劝退书》(同是24日)等等,都指名道姓的猛烈批判习近平的无德、无能、无道、无耻。这两篇都已经广泛传阅。如果说,这些都仅仅限于民间,则最近(36日)任志强的批习檄文则代表红二代、官二代公开提出以政变方式(所谓「打倒四人帮」的方式)来结束习近平的统治,堪称是中共内围中人吹起反习、倒习的角号。

任志强是有感于习近平在22317万干部大会上为自己脸上贴金而发声,他在8000多字的凌厉批判习近平的文章中呼吁再来一次类似「打倒四人帮」的政变。他说:「我无法为223日的讲话欢呼,反倒从中看到了更大的危机,这种危机会在那些为讲话而欢呼的声音中更快的发酵。当无耻和无知的人们试图甘心于伟大领袖的愚蠢中生存时,这个社会就会在乌合之众中难以发展与维持了。也许不远的将来,执政党也会在这种愚昧中清醒,再来一次「打倒四人帮」的运动,再来一次邓小平式的改革,重新挽救这个民族和国家」!

对习近平的不满已经不限于民间或体制外,而是直接冲着整个共产党的核心权力架构。最典型的例子,是由中宣部策划的吹捧习近平的书《大国战「疫」》突然胎死腹中。据新华社226日报道,该书「集中反映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大国领袖的为民情怀、使命担当、战略远见和卓越领导力,全景式介绍中国人民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紧急动员、齐心协力,打响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的阶段性进展和积极向好态势,彰显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展现中国积极与国际社会合作、共同维护全球和地区公共卫生安全的巨大努力」。可是到229日,该书却在全国火速下架。这种不寻常的事反映了中共极高层对习近平在疫情尚未平息即迫不及待出书歌颂自己的做法极为不满,才会迫使中宣部这个操意识形态生杀大权的部门「下架」自己策划的「充满正能量」的书。

《大国战「疫」》才被迫下架几天,229日,全国依然笼罩在疫情阴影之下,武汉人依然挣扎在生死、伤痛、流浪、隔离、无助中,《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发表文章《日子过得像蜜一样甜》,一点看不出疫情,引起线民一片讥讽。对此,北京市海淀区居民薛扶民,在网上公开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实名举报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指其应该辞职谢罪并追究其政治责任。他说,「王沪宁身为政治局常委,主管意识形态,在当前防疫、抗疫的严峻形势下,罔顾人伦与基本良知,不思反省如何加强和改善防疫抗疫的工作,尽力减轻人民痛苦,真诚向全国人民道歉,向世界忏悔由于早期疫情防控失当致使疫情外溢给全世界人民带来灾难的罪行,反而吹嘘所谓的战役功绩,让全世界人民耻笑,让全中国人民伤心与绝望。」他炮打王沪宁,也就是间接反对习近平了,因为王是为习而挨批的。

中共自诩与所谓民主党派休戚与共,这次面对疫情问题,民主党派也义无反顾地站出来抨击习近平。例如,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前中央委员、文化艺术专委会副主任)、中央民族大学退休教授赵士林就发出公开函给习近平,信中开头就说:「庚子疫情,凶猛险恶,国难当头,世界震动。就目前各方渠道披露的可靠讯息,已经可以做出如下判断:由于跨年之际特别是一月上中旬疫情防治最重要的黄金视窗期被人为错过,导致疫情凶猛扩散。这个失误代价巨大,教训无比沉痛,损失无可估量」。他引述习近平说,「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然后说:「不能不遗憾地指出,这次大考第一张试卷,只能打零分」。他认为这次疫情爆发是「一分天灾,九分人祸」,而「首要责任在习近平」。被中共豢养的所谓「民主党派」,很少敢如此大胆发公开信批判一尊。他认为铸成疫情凶猛蔓延的大错,原因有五:

1. 体制极端维稳的惯性;
2. 体制报喜不报忧的习性;
3. 体制唯上唯权的僵硬机械性;
4. 公民社会功能的丧失;
5. 讯息不透明不通畅舆论功能缺位。

他毫不客气地指出,「由于上述五个体制性原因,我们人为地错过了防控疫情的黄金视窗期,从而导致疫情凶猛扩散。。。发生这样一种全域性的体制性的危机,湖北省武汉市领导都有责任,但主要责任在中央,首要责任在习近平总书记」。

即使在权力核心内部,反对习近平的声音已经形成一股暗涌,例如:

第一,对公开揭露习近平隐瞒疫情的武汉市长周先旺,非但没有受到惩处,反而受到表扬。周先旺在127日在接受中共央视采访时,把瞒报疫情责任推给高层。他说:「前面这个披露的不及时,这一点大家要理解,因为它是传染病,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讯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所以这一点在当时很多人不理解」。他还表示,直到120日国务院确定了该病作为乙类传染病,并进行甲类传染病管理,「而且要求属地负责,我们的工作就主动多了」谈到问责的问题时,周先旺表示,民众有意见,自己愿意「革职以谢天下」等。他把责任归咎于习近平是非常明显的,但奇怪的是,他在直言延误疫情通报的责任在中央之后,非但没有像湖北省委、武汉市委等一些主要领导被撤换,反而受到表扬。228日,中共国新办在湖北武汉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卫生健康委主任马晓伟,对武汉市长周先旺点名表扬,称周先旺「靠前指挥、亲自调动,夜以继日组织力量施工改造」。这种揭露习近平隐瞒疫情后不贬反扬的现象,只能说明中共最高层也有人对习近平极端不满,才会出现这种违反中共党内惯例的现象。

第二,撤销习近平亲信、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的舔习言论

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在36日晚间举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视频调度会」时说,要在全市广大市民中深入开展感恩教育,「感恩总书记、感恩共产党,听党话、跟党走,形成强大正能量」。此语一出,举国哗然。为此,中共国新办马上下令删除有关报道。国新办就此在37日举行电视会议,指出《长江日报》感恩教育报道「引发的舆论非常汹涌,舆情反应热度与某医生去世引发的舆情相似」。又称,「经与省、市领导沟通,并请示中央领导同意:《长江日报》、武汉发布、武汉台从源头撤掉稿件,其它媒体一律不得再跟进报道、评论!」还称,「无论内宣还是外宣,无论中央还是地方,无论网上还是网下,都要听招呼不得各自为战」。王忠林被习近平派去武汉取代马国强,不到一个月便急不及待地吹捧习近平,固然惹起民众的极端反感,也给与权力核心内部反对习近平人士一个机会来炮轰习近平。

看来习近平已经进入一个四面楚歌的境地,才会出现这种「万炮齐轰」的现象。

来源:信报 / 程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