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隐瞒疫情祸延全球 党史学者:习近平以人命押注政治豪赌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09

中共隐瞒疫情祸延全球 党史学者:习近平以人命押注政治豪赌

中国首名武汉肺炎病人最早或于去年121日出现,官方隐瞒疫情,惩处公开病毒已经袭来的李文亮等「吹哨人」。一月被迫公开疫情,但坚持没有证据证明肺炎会「人传人」,城内人掉以轻心。武汉封城前500万人离开,让病毒散播全球。回顾武汉肺炎从出现到爆发,彷佛中国在每一个可以出错的环节都出错了。这一场「中国瘟疫」,历经百日,习近平面临执政以来最大挑战。中共党史学者章立凡说:「这是一场豪赌,他(习)认为疫情会消退。」习近平这场豪赌,赌的是他的权力,筹码是人命,胜出,就可以宣布取得伟大的胜利。



2019121日,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相隔五个巴士站的一个民宅内,一名中风的七旬老翁出现发烧、呼吸道疾病的病症,武汉那时长期徘徊在摄氏零度,老人家气管有毛病也不出奇,但他的家人还是把他送院治理。不过老翁的病情恶化,到了1229日,需要转到武汉金银潭医院,那时候躺在病床上的老翁,大概想不到,自己体内的病毒,会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把武汉变为死城,颠覆整个世界。这个老翁,是目前能追溯最早病发的武汉肺炎病人。

贯穿这个12月,武汉市内的平民几乎都不知道病毒存在。

直到1230日,有人尝试吹响哨子,在聊天软件群组说了:「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SARS」,他们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等8人,但他们的下场是被警察训诫,被指造谣。

这个时候,大部分的武汉人仍然「信政府,唔怕!」包括54岁的老百姓张毅,「我们是从(11日整肃)华南市场开始,才知道有人得病。」张毅想,既然警察说肺炎是造谣,只是华南海鲜市场有问题,那就不去那一带就好,反正官方一直强调可防可控、没有证据人传人,「我们该吃就吃,该喝就喝。

农历新年一日一日接近,武汉热络起来,大家为办年货四出奔走,年前亲友团聚吃饭,外出旅游的、返乡过节则离开武汉,「18号,我们还在吃年饭,开了几桌。」现在回想起来,张毅庆幸家族无人染病,「肯定很害怕,所有人群密集的地方,都是危险的地方。」当时肺炎疫情依然存在,但到了一月中旬专家依然强调可防可控,也只有武汉和香港每日公布疫情,彷佛病毒懂自律,不跨越城市边界一样。

120日,迎来转捩点,「可防可控」的专家王广发也中招了、钟南山指病毒肯定会人传人、习近平就疫情首次讲话。全国各地公布的疫情在这一日后也突然直线抽升。

公众终知道武汉肺炎不如专家组所言「传染性弱」,大批民众怀疑自己发烧,涌到医院,抢购口罩,甚至是板蓝根。在123日凌晨2时,武汉宣布早上10时封城,大批人赶紧离开武汉,连同在之前已经离开的人,估计一共有500万人流出。

想起封城那日,张毅也感欷□,「我们怎么解决吃的喝的,超市里面大家都是很恐怖的。」原本信的政府也失神了,「政府也不知道怎么办,没有预案。」

随后封闭的范围逐渐扩大,湖北突然变得「生人勿近」,全国感染人数指数式上升,病床难求,各地都要兴建临时医院。不少人在家等死,甚至有家庭因为武汉肺炎几被灭门的,湖北导演常凯、父母、姐姐都因武汉肺炎病逝。

21日,吹哨者李文亮公布自己感染武汉肺炎;26日,李文亮的心跳停顿,整个中国的互联网沸腾了。

武汉封城一个多月,张毅说「很多人都被逼疯了,跳楼、进精神病院」。在疫情百日前夕,中国的疫情彷佛是安静下来,各省染病人数大幅下降,陆续复工,却引来猜测是否为复工而操弄的数字游戏。在武汉不少人被指康复可以离开医院后复发,有人甚至因此而死亡。

但是相关的新闻很快也被下令删除,因为中国官方下令要报「暖新闻」,掩盖疫情一个个活生生的惨痛个案,甚至对外宣传: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身处一线灾区的张毅却认为,中共才应该要向世界道歉,因为中共的隐瞒,「全世界都被隔离、全世界都有病毒」。

100日后,中国以至世界都改变了,但不变的,是中国式隐瞒,从最先对武汉隐瞒疫情,到现在对世界隐瞒实情。

中共党史学者章立凡分析,习近平在过去百日一直在「玩命」,玩的百姓的命,「这是一场豪赌,他认为疫情会消退,他赌的就是这个。」不过,疫情显然比想像的顽强。

百日间湖北原省委书记蒋超良、武汉原市委书记马国强被免职,原定3月举行的两会也历史性推迟,中共的党政会迎来更大的冲击吗?章立凡称,这次已在「信政府」的中国人心中埋下了种子。

来源:苹果日报中共隐瞒疫情祸延全球 党史学者:习近平以人命押注政治豪赌

中国首名武汉肺炎病人最早或于去年121日出现,官方隐瞒疫情,惩处公开病毒已经袭来的李文亮等「吹哨人」。一月被迫公开疫情,但坚持没有证据证明肺炎会「人传人」,城内人掉以轻心。武汉封城前500万人离开,让病毒散播全球。回顾武汉肺炎从出现到爆发,彷佛中国在每一个可以出错的环节都出错了。这一场「中国瘟疫」,历经百日,习近平面临执政以来最大挑战。中共党史学者章立凡说:「这是一场豪赌,他(习)认为疫情会消退。」习近平这场豪赌,赌的是他的权力,筹码是人命,胜出,就可以宣布取得伟大的胜利。

2019121日,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相隔五个巴士站的一个民宅内,一名中风的七旬老翁出现发烧、呼吸道疾病的病症,武汉那时长期徘徊在摄氏零度,老人家气管有毛病也不出奇,但他的家人还是把他送院治理。不过老翁的病情恶化,到了1229日,需要转到武汉金银潭医院,那时候躺在病床上的老翁,大概想不到,自己体内的病毒,会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把武汉变为死城,颠覆整个世界。这个老翁,是目前能追溯最早病发的武汉肺炎病人。

贯穿这个12月,武汉市内的平民几乎都不知道病毒存在。

直到1230日,有人尝试吹响哨子,在聊天软件群组说了:「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SARS」,他们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等8人,但他们的下场是被警察训诫,被指造谣。

这个时候,大部分的武汉人仍然「信政府,唔怕!」包括54岁的老百姓张毅,「我们是从(11日整肃)华南市场开始,才知道有人得病。」张毅想,既然警察说肺炎是造谣,只是华南海鲜市场有问题,那就不去那一带就好,反正官方一直强调可防可控、没有证据人传人,「我们该吃就吃,该喝就喝。

农历新年一日一日接近,武汉热络起来,大家为办年货四出奔走,年前亲友团聚吃饭,外出旅游的、返乡过节则离开武汉,「18号,我们还在吃年饭,开了几桌。」现在回想起来,张毅庆幸家族无人染病,「肯定很害怕,所有人群密集的地方,都是危险的地方。」当时肺炎疫情依然存在,但到了一月中旬专家依然强调可防可控,也只有武汉和香港每日公布疫情,彷佛病毒懂自律,不跨越城市边界一样。

120日,迎来转捩点,「可防可控」的专家王广发也中招了、钟南山指病毒肯定会人传人、习近平就疫情首次讲话。全国各地公布的疫情在这一日后也突然直线抽升。

公众终知道武汉肺炎不如专家组所言「传染性弱」,大批民众怀疑自己发烧,涌到医院,抢购口罩,甚至是板蓝根。在123日凌晨2时,武汉宣布早上10时封城,大批人赶紧离开武汉,连同在之前已经离开的人,估计一共有500万人流出。

想起封城那日,张毅也感欷□,「我们怎么解决吃的喝的,超市里面大家都是很恐怖的。」原本信的政府也失神了,「政府也不知道怎么办,没有预案。」

随后封闭的范围逐渐扩大,湖北突然变得「生人勿近」,全国感染人数指数式上升,病床难求,各地都要兴建临时医院。不少人在家等死,甚至有家庭因为武汉肺炎几被灭门的,湖北导演常凯、父母、姐姐都因武汉肺炎病逝。

21日,吹哨者李文亮公布自己感染武汉肺炎;26日,李文亮的心跳停顿,整个中国的互联网沸腾了。

武汉封城一个多月,张毅说「很多人都被逼疯了,跳楼、进精神病院」。在疫情百日前夕,中国的疫情彷佛是安静下来,各省染病人数大幅下降,陆续复工,却引来猜测是否为复工而操弄的数字游戏。在武汉不少人被指康复可以离开医院后复发,有人甚至因此而死亡。

但是相关的新闻很快也被下令删除,因为中国官方下令要报「暖新闻」,掩盖疫情一个个活生生的惨痛个案,甚至对外宣传: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身处一线灾区的张毅却认为,中共才应该要向世界道歉,因为中共的隐瞒,「全世界都被隔离、全世界都有病毒」。

100日后,中国以至世界都改变了,但不变的,是中国式隐瞒,从最先对武汉隐瞒疫情,到现在对世界隐瞒实情。

中共党史学者章立凡分析,习近平在过去百日一直在「玩命」,玩的百姓的命,「这是一场豪赌,他认为疫情会消退,他赌的就是这个。」不过,疫情显然比想像的顽强。

百日间湖北原省委书记蒋超良、武汉原市委书记马国强被免职,原定3月举行的两会也历史性推迟,中共的党政会迎来更大的冲击吗?章立凡称,这次已在「信政府」的中国人心中埋下了种子。


来源: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