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满屏皆是发哨人 求真相要拷问政府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16

满屏皆是发哨人 求真相要拷问政府

中共人民出版社旗下《人物》的封面文章「武汉医生」,310日发第二篇报导「发哨子的人」,后来遭下架删除,引发大陆舆情沸腾、网民愤怒反制。为表达对文章主人翁艾芬和《人物》杂志的支持,网民用各种方法将文章下载,不断接力转发,表明民间一场揭露真相与掩盖事实的博弈再掀狂潮。中共不准民众说实话、规避责任的惯用伎俩不再管用,朝野双方信息博弈呈现新风貌。


这篇8000多字的长文主角,是抗疫一线的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报导说,早在20191230日,艾芬就拿到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并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艾芬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报告拍下来,传给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在武汉医生圈中传开,转发者包括后来被武汉警方训诫的八位医生,其中一位是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

文章披露,艾芬将报告外泄给她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文章提到,艾芬后悔「当初被约谈后没有继续吹响哨声,特别是对于过世的同事,『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文章发表后,网上广为流传,受到网民赞誉。但几小时后文章就被删除,网友则继续传播此文。311日以来,网友自发行动用不同语言让这篇文稿在网上续命。「发哨子的人」一文被翻译成英、韩、日、德、越南等语言,还用甲骨文、金文、西夏文、小篆、文言文、毛体(中国书法中的一种字体,毛泽东所创),拉丁文、古希伯来文、摩斯密码、16进制编码、盲文等,甚至用「火星文」(大陆80后玩QQ年代用文字加表情符号创造的互联网文字)。

也有网友将文章制作成「星际大战」电影片头的飞行字幕,配上星战经典主题曲,防火墙外YouTube还有音频版。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网民们还尝试将全文转化为汉语拼音,或将文中较敏感的字眼替换成其他词汇,甚至表情符号,再转化为图片格式或PDF文件格式进行传播。用这些方法试图躲过网管的软件自动识别,突破官方封锁。

网民这一波反制声浪,是前阵子支持「吹哨人」李文亮运动的后续。之前,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因率先向外界披露疫情,被警方训诫。21日,他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肺炎,27日病逝。李文亮去世后,网上出现空前哀悼和愤慨情绪,还有大量呼吁言论自由的声音,许多帖子虽遭网管删除,但充满创造力的网民依然将其继续流传。

不仅社交媒体,一些有官方背景媒体,也有支持说实话、要真相的声音。即使许多同情李文亮的帖子被删,但也有相当多帖子幸存下来,中共在李文亮事件中似有一些妥协。而疫情中后期,《财新》、《中国青年报》、《人物》等媒体都开始追溯当局12月底、1月初瞒报及轻视疫情的行为,新华社也刊发一篇「让人讲真话,天塌不下来」的评论。央视也曾在直播节目中曝光红十字会分配防疫物资不力,导致医院急缺防护设备的丑闻。

这些针对武汉、湖北官员的批评,并没有遭删除,目的显然也在让地方官员担责,降低对习近平中央的责难。中共删帖禁言,但对网民行为艺术的反制,也不得不摆出缓解姿态回应。习近平访问武汉时说:「群众在家隔离时间长了,发几句牢骚是可以理解的,谁愿意老闷在家里啊。对群众出现的一些情绪宣泄,我们要多理解、多宽容、多包容,更要做深入细致的工作」。

「发哨子的人」一文遭删,网民的各种反制,让当局删帖禁言失去效用,表明疫情之下,大陆社会对真相和问责的普遍诉求,严重冲击官方压制言论自由做法。由于对疫情隐瞒、打压吹哨人,导致人道灾难,让政府言行完全失去公信力,让民众更质疑政府,官媒从业员也「良心发现」,发文遥相呼应,对当局形成强大舆论、道德和治理压力。

就像中共部分官媒说的:全世界客观上已不可逆转的泛民主化时代背景下,信息自由和民主参与是普遍的治理规范,垄断信息和威权决策对人性尊严与意义带来严重挫折,不利凝聚人心认同,也不利现代化和政权安全。习近平当局能作一些改变吗?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