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海军剑指珍珠港,意欲何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01

中国海军剑指珍珠港,意欲何为?

今年2月,中国海军一支远洋舰队到达中途岛以南海域演习,剑指珍珠港。这可能是太平洋战争过去60多年之后,第一次有外国舰队来到当年大日本帝国海军联合舰队先后偷袭珍珠港和中途岛的作战水域,并展开演练。而这支外国舰队,属于以美国海军为假想敌的中国。这次演习非同寻常,今后浩瀚的太平洋是否仍旧太平值得分析。


今年2月,中国海军一支远洋舰队到达中途岛以南海域演习,剑指珍珠港

一、中国海军追求远洋作战


中共是以陆军打败国军而夺取政权的,其海军则靠苏联帮助建立,过去近60年里经历了岸防海军、近海海军的历史,如今正试图转向远洋海军;其追求远洋作战能力之目的,显然不单纯以近海范围内周边各国海军为军事目标,而是瞄准了美国海军的太平洋舰队。世界现代史上,美国的太平洋舰队只打过一次大仗,其敌人就是太平洋战争中被歼灭的大日本帝国海军联合舰队。如今,又有一支海军似乎愿意充当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战略假想敌,那就是中国海军;它正在模仿日本当年联合舰队的某些战前作为,其举动处处看得出这种模仿的影子。

中共海军创建的前10年里,受造舰能力和海军人员的素质限制,基本上是以小炮艇、鱼雷艇、小型巡防舰为主的海岸防卫水面部队。当时,海峡对岸的国军海军虽然也没有巡洋舰以上的大舰,但用驱逐舰与中共弱小的海军对阵,仍占据一定优势。因为国军军舰的炮火射程远大于中共海军小舰小艇的小口径机关炮,所以中共这支海军只能在沿海港口外围对国军海军舰艇采取夜间打了就跑的战术,并不具备威胁性。80年代起,中共逐步建造了越来越多的数千吨级以上的驱逐舰,其海上活动范围逐步扩展到近海水域。

过去几年来,中共开始组建航空母舰舰队及舰载机队,目的显然是追求远洋作战。航空母舰不属于近海作战所必须的装备,因为在近海水域,岸基航空兵同样可以完成舰载航空兵的作战任务;但岸基航空兵受机载油料的限制,作战半径有限,只有航空母舰编队携带的舰载机才能在远洋海域完成战役任务。航母编队的作战对象主要不是地面目标,而是敌方的水面舰队,特别是敌方的航母编队。从这一点来看,中共建设航母舰队从一开始,就瞄准了太平洋上唯一的航母舰队—美国的太平洋舰队。这是中共海军航空兵建设与大日本帝国联合舰队的海上战略相同之处。

二、中共的远洋海军缺什么?

远洋海军基本上是攻击型力量,其攻击力取决于三方面:第一是用于空中、水面和水下立体式打击的各种武器,而航母编队则是执行远洋打击任务的流动海上基地。建成一支能有效作战的航母编队是一个相当长的过程,中共可以从二战海军战史回忆中找到一些航母操作管理的片段描述,但美国海军对其中的各项细节和规范完全保密,中共海军没有教科书可直接借鉴,只能慢慢摸索。例如,据《舰船知识》刊登的采访,中共海军的2万吨级“微山湖”号综合补给舰2004年交付使用时,舰员没有现成的训练教材,只能自行摸索编写出各岗位部署规定和操作要求。此外,舰载机飞行员需要的昼夜起降技术和空中搜索识别能力也只能逐步培养,能达到要求的只是少数有长时间飞行经验的精英飞行员;至于他们的作战能力就更需要反复演练。中共的航母舰队只是在初创时期,一直在训练培养过程中,尚未形成战力。

第二是海上补给能力。从太平洋战争到今天,海战要则中有一点始终没有变,那就是除了个别国家有核动力航母或潜艇,大部分水面舰只都需要在数千海里的航程中补充燃油,否则军舰出去就回不来了。所以,水面舰艇的海上作战能力受制于海上补给能力,作战舰只自身携带的油料不足以完成远洋巡航的单程消耗。大日本帝国海军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策划了偷袭珍珠港战役计划后,海军军令部质疑的理由之一就是远途航行的海上加油技术未解决;而当时美国太平洋舰队疏于防范的原因也是这一点,而战前联合舰队解决了这个问题。中共海军不但要有大吨位的补给舰才能携带足够量的油料,还需要各型舰只都具备海上加油能力;这种能力只有到风高浪大的太平洋上才能练出来。

10年前《美国之音》采访美国国防大学教授伯纳德·科尔时,他表示,中国制造的海上补给船都没超过2万2千吨,而美国同类船只的排水量是4万吨。没有海上补给,如何谈得上远洋舰队?假如某一天中方开始打造多艘海上补给船,那将是中方发展远洋海军的可靠信号。这次中国媒体报道海军舰队赴中途岛海域演习的消息中提到,舰队中包括2019年2月服役的901型综合补给舰“查干湖号”(舷号967),其吨位已达到4.8万吨,不仅可以为驱逐舰加油,也可与航母编队随行为航母加油。这说明,中共海军的远洋补给问题已经解决。

三、中途岛外围演习“反海盗”?

据官媒报道,这次中共海军舰队属于南部战区(笔者注:其基地很可能是海南的三亚),“这支舰队东出巴士海峡,一路向东,沿北回归线最短航线,在中途岛以南500公里处越过国际日期变更线……若在此处发射巡航导弹,就能够直接威胁到夏威夷”;“战舰目前正处于夏威夷、中途岛、关岛三点之间的太平洋上,这是美国在二战中击退日本海军后掌控的核心海域,而夏威夷又作为第三岛链的关键节点,是通向美国本土的最后屏障。迄今为止,很少有国家以战斗姿态涉足于此。”

官媒报道该舰队在这一海域演习的内容时提到一个奇怪的说法,“演练反海盗”。中共海军舰队“以战斗姿态”在那里活动是实,至于“演练反海盗”就很荒唐了。其一,这一海域是商船横越太平洋的重要航道(即所谓的北半球横越太平洋的南航道),来往民用船舶很多,照道理,外国海军如果不想与商船不断照面,自然是避开这一水域为好。其二,海盗横行的水域是索马里附近的红海和中东地区的亚丁湾,夏威夷、中途岛海域从来没听说过有海盗出没。珍珠港是美国海军第3舰队的基地之一,中途岛、关岛,以及这次中共海军演习海域内的威克岛,都有美军通讯设施和机场,如果有海盗驾船在那里打劫,大概逃不出美国海军的空中打击。所以,“演练反海盗”一说应该是掩盖别的企图。

不过,官媒报道中倒是提供了线索,这支舰队中有一艘815A电子侦察船“天枢星号”。官媒详细介绍如下:“815A是中国最为神秘的电子侦察船,同型舰共有9艘,满排5998吨。船上装有各种电子设备,以搜集敌方电磁信号,进而获取情报。据称,该船密级非常高,除海军高层外其他人无权知晓。同型船曾多次近距监视侦察过美日战舰。”

从“天枢星号”的功能来看,这次演习的任务之一是提升中共远洋海军对美国太平洋舰队攻击力的作战情报业务准备,因为远洋海军的攻击力除了武器系统和补给能力外,第三个因素是电子情报获取能力,即获取敌方岸对舰、(飞)机对舰、岸对(飞)机通讯的电讯情报。这些电子情报对战时掌握敌方动态至关重要,而且只能在和平时期监听截收,以便事后分析规律;一旦进入战时再到战场临时分析破译就来不及了。也可能美国第3舰队此刻正在附近海域演习,是监听截收电子信号的好机会。当年大日本帝国海军联合舰队用过同样的方法,但派的是载有海军情报人员及专用设备的商船,而不是军舰。日本海军1939年得知美国舰队将在夏威夷大规模演习,便把开往美国西海岸装运重油的“石廊号”的航线选在靠近演习海域的地方,让精干的通信情报人员临时搭乘该舰,担负侦收美国舰队电波的任务。

四、求战而不知战


官媒透露了这次海军派舰队赴中途岛海域演练的最终目的:“南部战区的任务是阻援,即迂回至大洋纵深,与北部战区阻援汇合,形成合力,保证台海战场不被外军介入”。这里说的外军自然指美国海军。这个战略设想与大日本帝国海军联合舰队太平洋战争前确定的对美战略有异曲同工之处。太平洋战争之前,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坚持的对美战略是,为防止攻占马来亚、新加坡和荷属东印度(即后来的印度尼西亚)作战过程中,美国太平洋舰队从侧背轰炸日本本土,必须通过袭击珍珠港,一举消灭美国太平洋舰队主力,最后希望能逼迫美国求和,从而结束战争。这场战争的开场确实造成了美国军事上的失败,但不但没产生美国求和的任何可能,相反却激发了美国国民的战斗意志,最后以大日本帝国的败战和消失为结局。

大日本帝国的教训并不是作战战术上的错误,而是其军事首脑根本不懂得什么是战争,他们只是从军人的狭隘眼光出发,把战场胜利当作战争的胜利,把个人认知的国家地位和对外军事行动(包括侵华战争)当作国民和外国必须接受的既定状态。可以说,大日本帝国当年所犯的最大错误是,“求战而不知战”。从这个角度来看,今天中共军方人士中有些鹰派人物也有类似特点。

所谓“求战而不知战”至少包括三个方面:首先,把战争和作战混为一谈的军人们只是追求军人取得战场胜利的荣耀,但他们完全不懂,战争的目的绝不是为打仗而打仗,更不是单纯为了鼓动国民拥护当局。战争只是达到政治目的之手段之一。美国军方设有战争学院,向未来的和现任的将军们教授战争学,让他们明白,除了学习战略、战术和战务,还必须深刻地理解,军人不能以把国家拖入战争作为自己的志向。中共的国防大学似乎没有这种思维和认知。比如,若对美国轻启战端,将如何结束或退出战争?当年的日本军国主义者犯的就是这个错误,海军以山本五十六为代表的少数高层欲以战求和,那意味着用政治手段来终止自己发动的战争,却不知道如何才能做到,只能不断打下去,最后以彻底战败为结局。

其次,中共的鼓吹战争者不懂,轻启战争不难,要轻松地驾驭战争进程几乎不可能;除非以军事、政治、经济上彻底击败对手为目标而拼到底,那意味着就只有一条路,打下去直到出现你死我活的最终结果。两个大国之间一旦爆发战争,暂且不谈相互毁灭的核战争(那种战争是双灭无胜),仅就常规战争而言,战时状态下双方必然都进入总体战状态。战场初期的胜利,很可能在双方国力比拼下化为乌有;而战争一旦步入自己的轨道,启动战争的决策者就被战争自身逼到死路上去了,战争造成本国的惨重损失使他无法卸责,只能靠维持战时状态的高压勉强应付局面,直到撑不下去的那一天。
最后,中共海军崛起,其祸福难辨。大日本帝国的海军最高层当年做出对美开战决策时,优先考虑的不是国家的整体利益,而是本部门的利益,认为一味阻止战争会妨碍海军获得军费和军工资源,导致海军的地位下降。中共的海军如今已摆脱了共军中长期的“陆军一统天下”这一局面,开始争得与陆军平起平坐的地位。但这一海军崛起的局面靠的是对外“求战”;如果为了海军实力的扩大和地位的提升,把“求战”演变成发动世界大战,那必然导致海军自身的毁灭。

当然,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中共海军在多大程度上能真正理解大日本帝国海军发动太平洋战争的惨痛教训,也不知道其高层是否做好了充分的战争准备。但是,从目前中共海军的对外态势上,确实可以看到当年大日本帝国海军的魅影。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程晓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