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谁来监督监察委?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22

谁来监督监察委?

由国家监察委主持的 对李文亮医生被训诫事件的调查,历经四十二天终于公布了结论,结论认为,由于中南路派出所出具训诫书不当,执法程序不规范,调查组建议武汉市监察机关对此事进行监督纠正,督促公安机关 销训诫书 并追究有关人员责任换句话说,就是整个事件的错误出在一个区派出所两名执法人员没严格按程序办事。这个结论一经公布,就激怒的不少网民,他们当即跑到李文亮医生的微博下留言,留言不下十万条,斥责调查结论避重就轻,敷衍了事。如今,李文亮医生的微博已经变成国人的虚拟哭墙,每天会有人在这里倾诉,翻看网友的留言,能感受到人们并未被一份训诫书的被撤销而欣慰,弥漫哭墙的是网民内心难以掩饰的悲凉。

吹哨人李文亮医生死于新冠病毒202027

网民中大杨伴仙女留言说:今天调查结果出来了,跟我们预想的一样,不疼不痒,避重就轻。原本应当是更多反思和问责的调查报告,成了应付百姓的通告。你可能在那边不甘,不过这就是我们的世界。

网民招某留言道:李医生,训诫书撤销了,等了一个多月,他们还是欠你一个道歉,云南到了晒太阳的季节了,我们小五线城市也解封清零好几天了,今天电视剧《安家》播到50集了,吃到了最爱的抹茶冰淇淋,有机会想请你一起吃呢。
网民昵称2020”留言道:调查开始了?不,已经结束了。就这样了?李医生,这个人间配不上你,你在天堂安息吧。。。
网民小九旦留言说:们想知到,一个所长,一个普通民警,是怎么安排央视滚动播放的?他俩有这么大的能量?李医生对不起呀,虽然对结果很气愤,但也没办法。
网民春之子留言说:文亮:不要理他们!愿你在天堂里开心! 给你精神上造成那么大伤害,调查结果中竟然连一句向你道歉的话都不说!我们不满意网民蓝色格桑梅朵留言说:李医生,我想,你已经不在乎调查结果如何了吧!如今,一切对你而言都是苍白的,不是嘛?我想你并不想成为那个吹哨人;你更希望这一切并未发生过,你还是那个舍不得买车厘子的李医生;我想你更愿意父母安康,妻贤子孝的走过这个冬春,迎接下一个夏秋。

一篇题为《就问一个问题:谁下的训诫令?》的网文这样写道:将个人命运与宏大历史联系到一起,需要一个枢纽。对于这段很可能改变了21纪世界格局的历史,这位枢纽型的人物必须拥有姓名

20191230日,武汉正处在它建城以来第一次真正成为世界舆论中心的命运转折前夕。就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生们担心非典重现的同时,另几家医院也出现了类似病例,信息通过各种方式汇集到了卫健委,并引出了那份广为流传的要求各医院上报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的通知。直到这时,这场后来震动世界的悲剧还只是一簇有可能被扼杀的火苗

轻的李医生,就是在这时候获知了非典可能重现的信息。身在眼科的他几乎是第一时间想到了医生同僚们的安危。诚如调查组答记者问时所言,李医生并不是什么反体制的孤胆英雄,出于谨慎的心态,他把信息发到医生同学群里时还特意提醒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

可能是当天晚上,也可能是第二天上午,我们不得而知,一位枢纽型人物的出现,将李医生的个人命运与新冠病毒重创全球的宏大历史联系在了一起。这位枢纽型人物,我们无从得知他是谁,身处多高的职位,给武汉市公安系统下了一道命令,要求查处擅自传播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个人。李医生正是因此被电话传唤到派出所,于202013签下了训诫书。我相信,正是这位枢纽型人物,为了起到足够的震慑效果,又给武汉市宣传系统下了一道命令,由宣传系统汇总了8名被查处发布肺炎疫情的【造谣者】信息,写成通稿,发到了新华社和央视

我相信,还是这位枢纽型人物,为了某些我不得而知不便讨论的原因,给武汉市卫生系统下了一道命令,要求不公开医务人员感染情况,要求两会期间不通报新增病例。这才有了后来大家所看到的持续多日无新增确诊病例,未发现明确人传人证据的神奇状况

从公安训诫到央视新闻通报造谣,再到不得新增确诊病例的指示,一套组合拳让各大医院领导们充分认识到了这位枢纽型人物管控疫情信息的铁腕与决心,他们与卫健委一起忠实地体会和执行了指示精神:让医生们不要乱说话,让医生们不要戴口罩,让医生们不要越级上报

至此,千万武汉人民,十四亿中国人民,七十亿地球居民,永远地错过了那两周时间,错过了本可以让李医生和他的同事们及时戴上防护口罩的两周时间,错过了本可以叫停大型集会活动,避免群发扩散的两周时间,错过了本可以挽救数千条生命免于罹难的两周时间

调查结果出来了,处理决定也出来了,我欣慰地看到李医生的训诫书被正式撤销,看到了公安机关对李医生的致歉。但是作为一名身份证420头的中国人,我必须举手再小声问一个补充问题:是谁下的训诫命令?

监察委的调查报告为什么会遭到网民的质疑呢?关键是在李文亮事件中,人们很容易看出一个不和逻辑的时间链。从监察委结论报告中可以看出,李文亮医生是去年1231晚上在医生朋友圈转发了一条有关武汉病毒性肺炎的截图,而他被警方传唤和签下训诫书发生在元旦后的一月三号,同一天被警方传唤的 还有同院肿瘤科大夫谢琳卡;同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医生被医院约谈发生在元旦后的一月二号,艾芬并没有被警约谈过,另外一位曾被警方传唤的医生是武汉红会医院的刘文,传唤发生在一月二号。这些都是已经被官媒反复报道过的事实,值得注意的是,新华社 视报道的八位散布武汉病毒性肺炎谣言遭警方依法处理的消息,发布于元旦当天,一月一号,上述四位有名有姓的医生被警方或医院约谈传唤却都发生在元旦后的二号三号,他们和李文亮都不应该在这八人之中,因为央视滚动新闻发布信息时,这几位医生都还没有被警方传唤,训诫书也还不存在。那么问题就来了,新华社央视新闻中所说的八个人是谁?他们现在在哪?难道人间蒸发了吗?这些疑点难道不应该被监察委调查组发现调查及作出解释吗

一篇题为《应该启动对国家监察委调查组的调查》——李文亮调查与监察制度的危机的网文这样写道

日前,国家监察委员会对李文亮事件作出调查结论认为中南路派出所 出具训诫书不当,执法程序不规范执法程序不规范,很容易理解,但是,出具训诫书不当,而不是说作出训诫决定不当,那么依法可以重新作出相同内容的训诫书。所以,国家监察委调查文本的结论是不严谨的

有人指出,这个案件是国家监察委自成立以来调查的最小的案件,对一个基层医生和公安派出所 派出国家级的调查组,得出了一个兄也不满意、嫂也不满意的结论,打蚊子用大炮;也有人说,国家监察委调查40天,只得出一个责任在派出所结论,这个效率是不是太低了。本文认为,李文亮事件是亿万人瞩目的世界级事件,也是国家监察委自成立以来第一次对重大公共事件进行调查,直接关乎人们对国家监察委的信任,甚至对设立监察制度的信任。这个调查结论的作出,几乎动摇了中国的监察制度。因此,本文郑重提出,国家监察委员会和全国人大 应当依法履行职务,启动对国家监察委调查组调查

李文亮仅仅在医生同学微信群中告诉大家小心,已经出现SARS病毒感染。此后被公安机关立调查。这究竟是公安机关的自主行为,还是有人干预案件。具备基本智商的人都能够想到,这绝不是一个公安派出所愿意办的案件。堂堂的国家监察委调查组把一个派出所的小警察找出来背锅,不仅侮辱了自己,也在侮辱中国人的智商

当然,这两个派出所的警察,没有依照自己的良心和法律精神办案,依法受到处罚一点也不冤枉。但是,压制言论的违法行为之所以肆意妄为,绝不是几个警察违法的结果。因此,为重建人民群众对人大制度和国家监察制度的信心,全国人大和国家监察委,应当依法成立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分别对国家监察委调查组进行调查。



来源: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