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治大疫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16

习近平治大疫

三月十日,武汉大疫肆虐已将近四个月,习近平终于亲往「视察」。他访火神山医院,但这十日之内用木板搭盖的两层高临时建筑物,在照片中竟然变成四层高混凝土大楼,门前还挂着「武汉火神山医院」的招牌;他访东湖庭园小区,部署却如深入敌阵,数以百计便衣人员把他团团护住,各幢大楼楼顶都有狙击手居高临下监视小民,家家户户也都有黑警入屋驻守。


而看互联网上录影,习近平在东湖庭园下车之后,即有准备欢呼者互问:「现在该喊了吗?」不久,恭迎习近平的一名官员举举手,当场响起「习主席好」的嘹亮声音,习近平也即抱拳回礼。另一边厢,则有东湖庭园居民举起「我们要吃肉」横幅,边行边说:「他敢来看吗?跑了,跑了,不敢看。」习近平显然不是要看真相,只是要听假话。所以,他驾临武汉那天,武汉中心医院医生艾芬的一段答问录就在互联网上消失:艾芬是第一位发瘟疫警告的医生。同时,呼吸内科专家王广发、新闻女记者廖君二人,则一获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表扬为「先进个人」,一获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推许为「巾帼奋斗者」,想是因为王广发一月中还在谎言瘟疫「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于人」,而廖君早于一月一日已开始丑诋瘟疫警告为「不实信息」。

唐朝贞观二年,京师大旱,蝗虫大起,贫民或卖儿女求衣食。太宗皇帝遣使巡察,出御府金帛,为贫民赎回儿女,并下罪己诏,「以旱蝗责躬」。他曾到禁苑视察农作物,见蝗虫,抓了几只,祝告说:「尔其有灵,但当蚀我心,无害百姓。」随即吞下蝗虫。蝗虫旱灾寻告消除,天下大悦(《新唐书》卷二、《资治通鉴》卷一九二、《贞观政要》卷八)。

唐太宗为旱蝗自责,习近平却要天下为武汉肺炎大疫向他谢恩。于是,在国内,中央宣传部上月编成《大国战疫》一书,歌颂习近平「大国领袖的为民情怀和卓越领导才能」;三月六日,武汉市书记王忠林还对瘟疫控制指挥部人员说,要展开「感谢总书记,感谢共产党」宣传教育。对国外,则有新华网上鸿文《理直气壮,世界应该感谢中国》,说中国不惜巨大牺牲,力阻瘟疫,使各国有时间准备抗疫战。而「感谢中国」当然等于感谢习近平。

唐太宗出金帛济民,又不理左右「吞蝗恐成疾」劝告,说「所冀移灾朕躬,何疾之避」;习近平却只知取民命振经济,只求瘟疫「无害朕躬」。于是,他「视察」东湖庭园小区之前,街道即见清洁队大举消毒;他出场之后,更未见探望居民。此外,习近平一面督促全国工人恢复上班,说瘟疫已受控制;一面却把人大、政协会议无限期押后,说要防瘟疫扩散风险。怪不得互联网上有小民留言:「你们五千多个代表、委员的性命要紧,我们庶民的性命就不要紧?」噫吁戏,伟乎大哉,习近平之中国梦也。


来源:苹果日报 / 古德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