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王沪宁幕后操弄 学者曝北京疫情舆论控制四部曲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04

王沪宁幕后操弄 学者曝北京疫情舆论控制四部曲

近期在武汉肺炎疫情仍失控的情况下,中共官方媒体不断强调国内新增病例“归零”,各地陆续复工,外国则“形势不妙”,甚至将病毒源头矛头指向美国。有学者揭露中共当局对于疫情舆论控制有四部曲。外界发现,本次当局疫情防控中,现任政治局常委王沪宁一直在直接操纵舆论维稳。

本次当局疫情防控中,现任政治局常委王沪宁一直在直接操纵舆论维稳


旅美学者何清涟32日发推文称:我最近在研究中国疫情舆论控制,分成四部曲:丧事当作喜事办、病毒来自美国的阴谋论(理论基础是钟那句病毒不是中国的)、我们又赢了(此时正在进行),第四部曲是“中国拯救了世界”,还未上演,很快就会出现。文革时期的文胆、笔杆子们,比如梁效、姚文元等,无耻程度略逊于今天这一批。

我最近在研究中国疫情舆论控制,分成四部曲:丧事当作喜事办、病毒来自美国的阴谋论(理论基础是钟那句病毒不是中国的)、 我们又赢了(此时正在进行),第四部曲是“中国拯救了世界”,还未上演,很快就会出现。

文革时期的文胆、笔杆子们,比如梁效、姚文元等,无耻程度略逊于今天这一批。

对于“丧事当作喜事办”的现象,在中共对历次天灾人祸的处理中都很明显,在这次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最引发争议的是,疫情仍未止息,中共文宣部门制作的一本宣传中共如何“抗疫”、吹捧习近平的新书早前却迅速上架预售,引爆网络一片骂声。

另外,一段时间以来,在大陆舆论圈流传病毒来自美国的阴谋论,而且愈演愈烈。直至227日,中共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声称,“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发源地在中国”。钟南山这番话引起一片哗然。

旅美学者何清涟近期在《上报》刊文认为,中共将中国从病毒输出国变成受害国,在努力推诿卸责中刻意营造舆论拐点,寻找病毒来源的替罪羊。

何清涟认为,中共刻意营造的这个舆论拐点,是226日由三件事情促成。

第一件事是,掌握公布世界疫情大权的WHO宣告:226日疫情出现了“拐点”,即中国境外确诊感染病例数字首度超过中国国内;环球网报导此消息仿佛在宣示:因武汉肺炎肆虐而痛苦不堪的中国,因为“他国人染病比我中国多,我就赢了”。

第二件事是,北京市举行第32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主题是“新冠肺炎在海外扩散,北京作为国际性都市将如何加强防控?”。预示着,北京作为国际性城市终于可以对来自其他疫情严重国家的人采取“禁入、检查、要求隔离”措施了。

第三件事是,宁夏中卫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指挥部发布公告,当日该市发现一境外输入型新冠肺炎病例,从伊朗经莫斯科回国。

何清涟说,正是在这三件事之后,中共专家开始助攻。227日,中共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在广州医科大学举办疫情防控专场新闻通气会上称,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这是继WHO干事长谭德赛帮助中共向国际社会甩锅(慕尼克安全会议上,谭德赛称“中国牺牲自己,成为世界第一抗疫国”)后的第二口大锅。

何清涟认为,“美国早就成了共产极权、宗教极权国家清洗自己各种罪孽的污水桶,不管它们遭遇什么坏事,哪怕与美国没半点关系,在这些国家的宣传机构与中国的大外宣那里,罪魁祸首总是万恶的美帝。”

中共文宣系所谓“他国人染病比我中国多,我就赢了”,正在进行中。

近日中共官媒大力宣传抗疫成效,如新增病例日益减少等;又将揭当局隐瞒疫情的财新网上的多篇调查报导屏蔽,如屏蔽揭露湖北下令基因检测公司销毁病毒样本的报导。两名中国护士在英国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公开信,呼吁国际援助武汉新冠病毒抗疫后,公开信遭到中国当局全力封杀,网络上所有相关文章被删除。

与此同时,官媒又不断地报导其它国家不妙消息,如,韩国大邱实施“最大程度封锁”、韩国疫情或持续至年底;日本确诊947人;美国华盛顿州一护理机构确诊2人、52人现疑似症状;意大利累计确诊病例1128例、死亡29例;意大利女主播播新闻时疯狂咳嗽;法国确诊病例激增达百例等。

而文宣维稳第四部曲“中国拯救了世界”戏码也已经出现苗头。连日来大陆媒体纷纷报导中共派出医疗专家组支援伊朗,官媒高调引用亲共派国际人士鼓吹的所谓“中国为世界争取了时间”、“中国正在为全人类作贡献””“中国展现了负责任大国的作为”“如果没有中国的努力,全球病例会远高于此”,为中共隐瞒疫情开脱。

不过,中国驻澳大使王晰宁日前罕见参加了澳洲广播公司ABC旗下一档节目直播。王晰宁在节目现场试图将中共政府美化为有效组织防疫并为拯救世界“做出牺牲”的主角。但却受到现场观众、主持人的犀利逼问,以及其他嘉宾毫不留情的驳斥。

王沪宁是疫情舆论控制幕后操弄人

习近平120日首度就疫情公开发声,在要求严控疫情的同时,特别强调所谓强化舆论引导工作和“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中南海这一任务一软一硬,硬的一手“维稳”落在中共政法委书记郭声琨手上,软的一手“舆论引导”却在“三代国师”王沪宁身上。

126日公布的中共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成员中,组长是李克强,唯一副组长就意外由掌管宣传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担任。王沪宁由此成为这次抗疫大战的另类监军。

在中共官方的语境里,所谓舆论引导意味着加强舆论控制,镇压那些揭露官方不想让世人知道的真相的人们,扼杀的包括公民的言论自由和新闻媒体的报导自由。

31日起生效的中共《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明确提出严控网络信息,之后中国网络世界更加是哀鸿遍野。近两天中国众多网民开设的微博或微信公众号被封,其中大部分被封的公众号与言论有关。

另一方面,自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大陆媒体纷纷强报“暖新闻”,尤其是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极力粉饰太平,从今年15日开始,就已不定时在头版刊登“总书记来过我们家”系列宣传文章。

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中心主任钱纲近日以英文撰写文章,标题名为<人民日报日报到底有什么病?>。文中批评,“总书记来过我们家”系列文章从125日到224日,共在《人民日报》头版出现多达14次,每篇都在散播欢愉的精神,罔顾现实的武汉疫情。

229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的“总书记来过我们家”系列当天文章,标题竟是“日子过得像蜜一样甜”,被网民再次骂爆。

有分析认为,作为中共文宣代理人的王沪宁,是试图靠舆论控制和宣传手腕,在这场大灾难中让中共避险,反将人民的灾难来临化为巩固其党统治的“良机”。


来源: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