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间谍与民主小贩:澳籍公民杨恒均复杂的人生真相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29

间谍与民主小贩:澳籍公民杨恒均复杂的人生真相

在那1992年的照片中,杨恒均一侧略微上扬嘴角显露出几乎不着痕迹的笑容,而在这上方是一双露出微笑的眼睛和一副严肃的眼镜

澳大利亚公民杨恒均被关在中国一处监狱。

据称,他当时在华南的海南省为中国外交部工作,照片显示他穿着一套宽松的苔绿色的制服,和警装有些类似

这里面有一个小问题:驻北京的一名安全分析人士表示,中国外交部没有制服,杨恒均所穿的衣服属于中国最强大也最令人生畏的间谍机构,国家安全部(MSS)。

国安部是一个脉络庞大的安全情报机构,掌握着广泛的权力,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说,他是即将出版的有关中国全球影响力运作的书籍《隐藏的手》(Hidden Hand)的合著者。

在澳大利亚,这相当于将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澳大利亚联邦警察以及澳大利亚的海外情报组织——澳大利亚秘密情报局的综合,所有这些并在一起,但权力更大,受法治约束的程度更低。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如今可以透露,这位澳大利亚公民确实曾做过14年的中国间谍

然而,据朋友和澳大利亚官员所说,杨恒均后来明确拒绝了中国当局,并成为一名民主运动人士和作家

这可能是去年一月他在中国广州被拘留的原因,之后,他被中国政府用晦涩不明的间谍罪名拘留了400多天。

杨恒均是一个复杂的人,前中国外交官陈用林说。陈用林因对自己在澳大利亚监视中国籍异议人士的工作越感不安,于2005年在澳大利亚叛逃

陈用林说,他在澳大利亚曾几次见到杨恒均:我的判断是,他过去从事低级情报工作,然后慢慢脱离了这个系统。

去年一月,澳大利亚公民、网络民运人士杨恒均在广州被拘留,随后因间谍罪名被正式逮捕

他的妻子袁小靓也在广州机场被短暂扣留,随后遭到中国秘密警察的讯问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新闻部(ABC News)如今可以透露,她被问到丈夫与西方情报机构的关系,她自己也可能面临被控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来佐证杨恒均为西方情报部门工作的指称。去年八月,澳大利亚外交部长采取了不寻常的举措,公开声明杨恒均未曾在澳大利亚情报机构工作

没有任何依据指控杨博士为澳大利亚政府从事间谍工作,外交部长佩恩于去年八月说

ABC与两名澳大利亚政府官员、一名与中国公安部关系密切的人士以及一名杨恒均的朋友进行了交谈

虑到话题的敏感性,所有人都同意在匿名的情况下讨论杨恒均的案子

全部四位消息人士都告ABC杨恒均曾为中国国安部工作

ABC还与杨恒均在澳大利亚的密友之一,悉尼学者冯崇义教授进行了交谈

悉尼科技大学的冯教授说,第一次与杨恒均会面后他就对杨的背景产生了怀疑,当时这位有抱负的作家提交了他的履历,申请在冯教授门下攻读

毕业于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在中国,众所周知,该系培养了很多间谍,教授

多年后,冯教授得以与一位熟悉杨恒均经历的人确认,杨事实上确实曾在中国国安部任职

烟幕重重

杨恒均的故事里没有任何事情是开门见山的。他后来成为一名小说家,关于他的许多报道都对他的生平信息都语焉不详

长期以来,这位作家一直被认为是澳大利亚和世界各地华人异议人士圈中的神秘人物,有传言说,他在脱离中国当局很长时间后,仍与中国共产党体系保持着联系

ABC揭开了他过去的故事,来更好地解释北京目前正在进行的危险的政治游戏,这实际上已使杨恒均的案子成为对中澳外交关系的一次考验

透露一些杨恒均的背景也可能有助于澳大利亚人了解到,虽然杨恒均曾是一名中国间谍,但朋友们和对他的案子进行研究的人士称,他自那以后便开始攻击中国政府,并成为西方民主的忠实拥护者

根据ABC收集到的信息,杨恒均于1987年加入中国国安部,当时该部门成立仅四年。杨于2000年离开,原因是他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度下降,而且据朋友们说,他对民主治理体系的兴趣也在增长

14年多的时间里,他在国安部里从事着日益重要的任务,尽管他的职位显示似乎只参与了分析,而不是更传统的一线间谍的工作去贿赂那些可以接触到外国机密的人士

冯教授告诉ABC说,杨恒均离开国安部时,他完全放弃了与中国情报部门的联系,并将自己对中国系统的日渐失落转变成自己在澳大利亚的新职业——亲民主博客主和活动家

在国安部眼中,他出卖了(该系统),因此他不能再是该组织的成员,冯教授说,并补充道,杨恒均去年被捕很可能是由于他从事这些亲民主活动

冯教授公开透露他朋友的背景,因为他想表明,虽然杨恒均曾经是中国间谍,但如今他已成为致力于民主理想的澳大利亚公民,应得到澳大利亚政府的保护

他是一个无辜的澳大利亚公民,他行使其合法的基本人权来享有言论自由,冯教授说

他永远不应该因行使这些权利而受到惩罚。

冯教授还是杨恒均在2011年写的一封信的保管者,这封信解释了为什么他决定成为民主活动家

过我的文章,中国有成千上万的年轻人被唤醒……们让我看到了中国的希望,杨恒均写道

释放或起诉的截止日

自中国最著名的一位商人——华为董事长任正非的女儿于201812月在加拿大被拘留以来,杨恒均只是被中国拘留的几名西方国家的公民之一

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于2018年末在中国被拘留,并等待以间谍罪名接受闭门审判

一个月后,杨在2019123日被拘留,并在七个月后的823日被以间谍指控正式逮捕

根据中国法律,当局必须在嫌疑人被捕七个月内起诉或释放他们

虑到他于823日被正式逮捕,因此起诉或释放他的截止日期是323日。

杨恒均的拘留也可能是对澳大利亚政府反外国干涉法的报复,该法在他被拘留前一年实施

杨恒均被中国秘密警察关押了十四个月,不准律师和家人探望,冯教授说

对他的任意拘留和严重虐待完全违反国际法,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没有证据能够证实间谍活动的指控,他应该早就被释放。

中国外交部再三警告澳大利亚政府不要干涉他的案子

ABC联系了在北京的中国外交部和在堪培拉的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但没有得到回应

一旦你进入这个世界,它是晦暗无光的。一切都不是清晰鲜明的,真相几乎不可能被确切地知道,汉密尔顿教授说

但是,中国当局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抓获杨恒均并把他关在监狱里,他们以极端的偏见审问他,这意味着他们生他的气,他们想要一些东西

显然已经以某种方式与国安局脱钩。

一段隐藏的过

杨恒均于1965年出生于中国中部湖北省一个小城市,家境贫困

时候,他看到父亲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中受苦,原因是他担任学校校长,被认为是精英人士

杨恒均上高中时成绩很好,后来上了上海著名的复旦大学,学习国际政治,中国共产党内许多最有影响力的官员都毕业于这所大学

对中国未来的外交、国防和安全领袖人物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地方,杨恒均后来在自传中回忆道

杨恒均于1987毕业,并宣布他在北京的中国外交部找到了一份工作

ABC闻部所采访的官员和朋友说,这只是个掩盖:实际上,他在中国著名的情报机构国安局开始了职业生涯

根据提供ABC的信息,作为他在国安部的第一份工作,杨恒均不久就于1989年从北京调任到中国南部的海南省

杨恒均被派去海南的国安部地区分支,可能是因为当时新成立的地区办事处人员短缺,曾任中国外交官的陈用林说

杨恒均2010年的自传《家国天下》(HomeCountryand All Under Heaven)中,他登出了一1992年他穿着制服的照片,当时他按理在为外交部工作

中国外交部官员在当时和现在都不穿制服

驻北京的分析人士吴强向ABC证实,那套制服是中国国安局使用过一段时间的制服
国安局现在没有制服,但是当该机构在1980年代中期成立时,他们确实试过一些不同款式,尽管他们很快就废除了它们,吴博士

这张照片中的是1992年生产的绿色制服。它的肩章也表明它属于国安局。

ABC也确定,衣领上的两个金色箭头与淡蓝色缝线是国安部特有的标志

在英国殖民地香港准备于1997年移交给中国之际,杨恒均于1992年末被调派到香港
他的公开身份是在香港为国有中国旅行社工作

冯教授说,暗地里,他收集有关香港政治过渡的情报

他在中国旅行社担任经理,但这只是个掩护,冯教授说

他的真正责任是收集信息、情报,帮助国家或政府为香港回归中国……过渡制定政策。

1997年,在香港移交主权后不久,杨恒均被调任至华盛顿特区,并在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担任高级研究员

冯教授说,在那里,他的任务是从美国智库和国会议员那里收集情报

大西洋理事会发言人说,该机构找不到任何记录表明杨恒均曾是一名雇员,并补充说,他们的大多数级研究员都不是常驻当地,并且是无薪的

那是20年前的事了,现在理事会里没有哪个人那个时候就在了,该理事会的媒体关系副主任亚历克斯基斯林(Alex Kisling

致命弱点

华盛顿是他在国安部的最后一站,前外交官陈用林不相信杨恒均在那之后仍是间谍
1999年以来,他基本上已经离开了那个组织,陈用林说

他在世界各地转悠,未必找到了很多重要信息要向中国报告。

2000年,他和家人搬到了澳大利亚,据朋友说,在澳大利亚,他断绝了与中国当局的联系

他的妻子袁小靓在北京的公寓里接受了ABC的采访,她仍处于中国政府的监视之下
说,她的丈夫在香港接触到民主的经历以及有志成为一名作家的愿望使他决定离开中国政府

说他有一个梦想,想成为一名作家。所以,他辞了职,开始写作,

ABC向袁小靓问到有关她丈夫在国安部的过往,但她拒绝回答

袁小靓也因为她的丈夫而受到持续调查,谈论这种敏感的事情可能会激怒北京

传统上,中共禁止情报官员家属离开中国,以确保他们不背叛政府

目前尚不清楚,在杨恒均的例子上,北京为何决定放走国安部的一名员工

陈用林说,国安部低级别官员在最后一次行动的冷静期后能够与家人一起离开中国并不罕见

在他们离开组织一段时间后,低级别官员会获准与家人一起离开。

冯教授告诉ABC,他相信杨恒均之所以能够离开是因为他与北京达成了协议

他一定是和中国情报部门达成了一份切实的协议,好让他们放弃他,冯教授说
我不知道有关(杨)经历的那部分细节,但我认为这很普遍:如果你加入一个情报组织,总是很难离开它,一定要达成某种协议。

冯教授还说,杨恒均有可能在国安部担任的是一个外围角色,所以他的离开比较容易

由于他实际上并未公开担任国安部官员,他一直在外交事务办事处工作,在智库工作,这对他来说比较容易离开,

他可能没有渠道获得国家最高机密和那些让他没法离开情报组织的事情。

他希望中国成为一个更好的地方

到达澳大利亚后,杨恒均转行开始做作家,创作了三本间谍小说,这些小说在香港出版,但在中国被禁

他花了三年时间才完成这些小说。在此期间,他以帮助姐姐经营她在中国的服装生意为生

他的第一本小说《致命弱点》讲述了一个中国情报人员的故事,这名情报人员也姓杨,他发现自己处于美中间谍战争的中心。

这名虚构的杨先生也因危害国家安全的指控而被拘留

尽管他的书籍销量不高,但为他在中国社交媒体网站上的政论博客赢得了名气

2008年,他已成为中国网络民主运动人士中最有名望和最广为人知的人之一

权威英语杂志《外交官》翻译了他的一些在线文章,这是对他的影响力的一种认可
他在博客中谈到了在中国影响力范围内的各种民主运动,包括台湾大选和中国在香港的权力垮台

杨恒均的博客导致与中国政府的关系紧张,他的许多博客帖子均被审查员删除,但也被复制并张贴在中文互联网上

他有一责任感和使命感。他希望通过他的文字,中国会成为一个更好的地方,他的妻子袁小靓说

袁小靓在接受ABC闻部采访时说,她的丈夫有数百万的中国读者,其中包括秘密支持民主改革的中国官僚机构成员

杨恒均去年被捕也不是他第一次与中国政府发生冲突

2011访华期间,因被怀疑在随称为茉莉花革命的民主抗议活动的组织工作中发挥了关键作用,杨恒均被公安部拘留了三天

所幸的是,澳大利亚时任总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当时正在访华,并在与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会晤中亲自询问了杨恒均的情况,否则情况可能更糟

为避免发生丑闻,北京释放了杨恒均

时,杨恒均决定不公开透露这一拘留,避免与北京抗衡

相反,他和他的导师冯教授告诉外界,他的失踪是一场误会,而且他病得太重无法接听电话

冯教授告诉ABC,当杨恒均被捕时,秘密警察等了24时,看他的旧雇主国安部是否会来救他,但没有人来

陈用林说,这是杨恒均已经不再为中国情报部门工作的另一个迹象

如果他仍然是间谍,杨恒均必须在24时内向上司报告,陈用林说

2011年被捕后,杨恒均一边住在悉尼,一边继续呼吁中国进行民主改革

们会尽可能长时间地关着我

ABC闻部还看到了到监狱去看望杨恒均的澳大利亚领事官员写的一系列外交报告
们描述了长达一年的拘留对这位作家的身心伤害,杨恒均被关押在北京一个高度警戒的拘留所中

每天接受两次审讯,并经常被灯照着,这导致他体重下降、头发减少、面色苍白、记忆力下降、耳鸣、一瘸一拐。杨恒均告诉领事人员,他认为自己疯了

杨恒均还对澳大利亚外交官说,他对获释感到绝望:们将尽可能长时间地关着我。

自从去年12月以来,澳大利亚当局也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导致1月和2月的探访被迫取消

们已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联系,请求置评,但在文章发表前未收到回应

去年4月,杨恒均的妻子袁小靓和他们的女儿获得了澳大利亚永久居留权,但她们仍被困在中国,不知道何时或是否会被释放

我曾尝试前往澳大利亚,但被中国边检人员阻拦,他们不允许我出境,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袁小靓说

政府官员说我被怀疑危害国家安全,不能离开中国。我与他们两次确认,因为我不敢相信。

尽管遭到北京报复的风险越来越大,但杨恒均一直写作并保持活跃,直到被捕的那天

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和一个言论可能会导致刑事指控的国家,真正的写作是需要一点勇气的,杨恒均在他的博客里写道

来源: ABC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