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为什么中国理直气壮不道歉?道歉的后果比瘟疫更严重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07

为什么中国理直气壮不道歉?道歉的后果比瘟疫更严重

2月26日上午,湖北新任省委书记应勇来到武汉市汉阳区龙阳街芳草社区视察。有业主在楼上打与他打招呼。应勇问道:“有什么困难没有?”楼上的居民们异口同声回答:“没有。”应勇对他们说:“困难肯定是有的。我们一起克服好不好?”居民们又巨婴般齐声喊道:“好”。3月5日,副总理孙春兰视察武汉市青山区中建开元公馆。地方政府自然营造了祥和的氛围和安排了群众演员给居民送蔬菜。但楼上小区居民气愤了,大喊“假的,全部是假的”。原因是最近武汉政府出台10元一斤的猪肉,老百姓根本买不到,认为是虚假宣传。孙春兰显然听到了居民怒吼声。大约4个小时以后,中央指导组召集省、市有关人员开会,研究改善居民生活保障问题。两次不同的视察,真假两个不同的声音,得到的结论截然不同。汉阳社区说假话的居民应该道歉,因为他们的友情演出加重了武汉人的苦难。
 

    方方在今天的日记里说:政府表扬了一批在新冠肺炎预防中表现好的集体和个人。其中有一个是北京的王广发医生。王医生是前来武汉的第二批专家。王医生走后给武汉留下了“可防可控”四个字。这四字和“人不传人”搭配起来,让武汉人遭受灭顶之灾。我相信王医生有很多骄人的成就,个人能力也非常突出,“可防可控”四个字,也非他个人决定。但是,无论如何,这四字是王医生当众说出的,在受尽苦难的武汉人面前,他多少要有点愧疚之心吧,多少应该对武汉人表达一份歉意吧。我原本对王医生没什么成见,只是看到他在出院时,面对记者采访,没有不安,只有得意,这让我很是反感。我觉得一个医生这样子,不可以。所谓医者仁心,没有仁慈之心的医生,永远不会是一个好医生。王医生这次先进了,但是他欠下了武汉人一笔债。包括两批专家组的成员,他们都有欠债。这笔债,是要还的。否则,近三千枉死者的灵魂,不会安息。我赞同方方的看法,王光发以及两批专家的言论使武汉人走进了灾难,他们应该向武汉人道歉。
 
    武汉肺炎病毒源自武汉,然后流传到世界,目前已有80个国家沦陷,除中国累计确诊病例数字达80581例,死亡3016例外,其他国家累计确诊病例达15366例;死亡271例。其中韩国累计确诊增至6088例,意大利累计确诊3144例,伊朗累计确诊2922例,日本累计1039例。既然中国的肺炎病毒祸及世界,中国政府是否应该给世界人民一个道歉呢?2月20日,央视前主持人阿丘在微博发表公开言论,“此时,虽然东亚病夫的牌匾早已踢碎了一个多世纪了,但我们可不可以说话语调稍温和并带些歉意,不怂也不豪横地把口罩戴起来,向世界鞠个躬,说声:对不起,给你们添乱了?”微信公众号六神磊磊,日前以“假如你家漏水淹了楼下的地板”为题撰文说:“嘿,专家说啦,水这种物质不是咱家特有的。所以我看淹楼的事跟咱家就没关系。”该文章以水借喻“新型冠状病毒”调侃中国的“甩锅论”,并在结语称:“好好做个心态健康的人,好好修地板,别人家能帮的帮一点,不能帮的表达一下慰问关怀,少去楼道里乱吼,很难吗?做个人吧?”自诩“政治幽默家”的美国福克斯新闻台主持人杰西·沃特斯3月2日在节目上要中国道歉,或许这只是他的一个政治幽默。但他们的言论激怒了中国政府和部分中国人。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称,“中国道歉论”毫无根据,也毫无道理。目前病毒源自何处,尚无定论。无论病毒源自哪里,中国与其他出现疫情的国家一样,都是病毒的受害者,都面临阻击疫情蔓延的挑战。3月4日,新华社发表社论《理直气壮,世界应该感谢中国》称,这段时间,有一种声音故意在炒作,说中国欠世界一个道歉,这是非常荒谬的,中国为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付出了巨大的经济成本,切断了新冠病毒的传播途径,没有哪个国家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做出了如此大的牺牲和付出。现在我们应该理直气壮的表示,美国欠中国一个道歉,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没有中国的巨大牺牲和付出,就不可能为全世界赢得宝贵的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时间窗口,可以说中国一己之力,硬生生的将新冠肺炎疫情挡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
 
    胡平先生对新华社的文章进行了批判,他指出:习近平欠中国人民一个道歉,欠世界一个道歉。中共宣传机器隆重推出的《大国战疫》匆匆下架,于是很多人以为中共的无耻还有点底线。殊不料两天后,新华社就发表雄文"理直气壮,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这再次证明,中共的无耻没有底线。新华社这篇文章玩的是倒打一耙,贼喊捉贼,金蝉脱壳。其要害是,它把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当作纯粹的天灾,从而回避了、掩盖了其中的人祸。整个新冠病毒疫情事件的症结,就是在疫情初期,中共当局、首先是习近平不准公布疫情,拒绝启动应急机制,错过了防止疫情大规模扩散的时间窗口,以至于造成了全武汉、全湖北,乃至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的公共卫生灾难。中共当局、尤其是习近平"一尊",先前闯了一个大祸,后来赶快补救,补救刚见成效,赶快大肆宣传,其目的就是妄图让世人只看到它后来的补救,忘记它先前闯的大祸。它居然说,"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祸头子居然变成了救世主,天下还有比这更无耻的吗?新华社发表这篇文章绝不是它标榜的"理直气壮",而是理亏心虚。它知道,自己已经是千夫所指。它知道,它无法正面替自己辩护。所以,它就要搅浑水,转移视线,以攻为守,倒打一耙。所谓"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这种说法,无疑是非常荒谬的。我们应该说:是中共当局,首先是习近平,欠武汉人一个道歉,欠湖北人一个道歉,欠中国人民一个道歉,欠世界一个道歉。
 
    
中国应该因疫情向世界道歉吗?一些中国人很生气,病毒是疾病,也不是中国人制造的,有什么好道歉的。但1949年以来中国人为世界创造了什么呢?飞机、汽车、高铁、空调、冰箱、电脑、手机?好像都没有。相反2003年非典和2020年肺炎疫情倒是二次祸害了世界。中国为世界制造了遮天蔽日的沙尘暴和雾霾;工业污水污染地下水资源;毒食品比比皆是,什么毒面粉、毒大米、毒奶粉、毒水饺、毒馒头、毒果脯、头发酱油、假鸡蛋、假盐、苏丹红鸭蛋、药水豆芽、塑料紫菜、水果膨大剂、地沟油和旧皮鞋果冻等等;猎杀野生动物,广西至今还有狗肉节。《中国食品卫生杂志》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估计,中国每年有超过9400万人因食用携带病菌的食物而患病,每年大约有8500人因此丧生。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中国早该对世界道歉了。中国的经济崛起给世界制造了灾难。但为什么中国却理直气壮不想世界道歉呢?有朋友说因为中国人好面子,没有道歉文化。但问题显然不是这么简单。我认为中国道歉的震撼力将不亚于另一场瘟疫的冲击。或许您觉得有点耸人听闻,不急,且听我细细道来。
 
    时政评论人士邓聿文先生在多年前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共产党及其奉行的权力哲学和真理观。对自以为掌握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终极真理的中共来说,它就是人间的“上帝”,是真理化身,不会犯错。至于历史上出现的那些严重错误和问题,可以把它说成是前进道路上的探索。总之,共产党是不会犯错的,至少不会犯那种方向性的颠覆性错误,是永远的“伟光正”,在这种认识成为一种支配每个政治人物的党文化后,也就不可能要求他们向公众认错道歉。最近几年,此种“党即真理”的“历史自觉”在中共那儿愈发明显,这使得任何试图给中共嵌入一点普世价值的努力都不可能。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为什么中国会对“道歉”愤怒异常?因为如果中国因疫情蔓延道歉,人民领袖的英明和远见以及中共的大国战疫的丰功伟绩何在?如果道歉,岂不承认了中共隐瞒疫情,造成疫情蔓延的事实?中共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岂不成了笑谈?习近平的世界领袖梦岂不梦碎新冠病毒?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只有艰辛探索,而不可能有错误,自然不可能有道歉。为了严防死守不道歉,八十高龄的钟南山院士也效仿钱学森为党国分忧,竟然提出了荒唐的“病毒发源地不一定在中国”的论调。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但既然共产党如此神勇,为什么中国会在肺炎疫情中一败涂地?难道不是因为共产党和人民领袖有错误,而是新冠病毒实在太狡猾、太流氓,不服从党的领导。
 
    一个病毒击碎了中国多少谎言,一个道歉将中国的虚弱和自卑暴露于世界。

来源: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