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怕暗杀:武汉警方枪里都没有子弹 狙击手瞄准当地警戒人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14

习近平怕暗杀:武汉警方枪里都没有子弹 狙击手瞄准当地警戒人员

习近平310日上午乘飞机抵达湖北省武汉市,这是他第一次亲自到武汉肺炎重灾区武汉考察。当地严密防范,如临大敌。有爆料指,习近平在武汉期间,所到之处近距离布置的真枪实弹武装保卫人员都是中央警卫团的,而参与任务的武汉警方枪里都没有子弹,离习远远的。习近平带来的狙击手反而瞄准武汉当地的警戒人员。


习近平访问武汉,当局出动2万警察。

推特网友
12日爆称,武汉警方的一个朋友告知,那些屋顶上的黑衣人都是武汉方面的,当天参加任务的武汉警方枪里都没有子弹且离X远远的。中央警卫局重点防范的不是百姓,居民们喊两嗓子不伤X皮毛。但当地警方中如果有人心怀叵测,X就危险了。带来的禁军狙击手都在暗处瞄准武汉当地的警戒人员。

武汉警方的一个朋友告知,那些屋顶上的黑衣人都是武汉方面的,当天参加任务的武汉警方枪里都没有子弹且离X远远的。中央警卫局重点防范的不是百姓,居民们喊两嗓子不伤X皮毛。但当地警方中如果有人心怀叵测,X就危险了。带来的禁军狙击手都在暗处瞄准武汉当地的警戒人员。

小旋风 (@FightEagle2017) March 11, 2020

网友:

这个说法符合逻辑推断。显然不会让执勤的军警实弹的,只准非常信任的军警人员才可能真枪实弹。

在大学军训时,教官和我们聊天时说过,在军队里新兵实弹射击训练,每个新兵身旁一定有个老兵,如果新兵有什么多余的动作,老兵马上按住新兵。军队中的都这样害怕,更不用说习近平了。

确实,居民喊几声没啥大事,武汉警察内部就不知道有没有人心怀怨恨的了
以前报导的各种阴谋论里习因反腐曾被暗杀现在来看不是空穴来风
这应该是对狙击手最靠谱的解释。

孙春兰被当地闹,又撤了一大批湖北武汉高官,刁二中央已经完全不信任湖北当地党政军警。所以每户至少二个条子,多的8个条子。中央狙击手对准的湖北的军警,也就顺理成章了。

习主要防止他们内部系统人对他的暗杀,老百姓对他没什么威胁。

今天上午,习近平到达武汉 pic.twitter.com/nHE9iewbn3

今日中国 (@Today__China) March 10, 2020

#武汉肺炎 #疫情 “走了” #习近平 终于来了走。

当地居民披露,习近平去之前,武汉东湖这边居民发了肉,其他地方没有。

为了防范出现孙春兰那种「假的,假的,都是假的」事故,提前安排大批安保进入居民家中看着,这张照片就是警察进到居民家中。 https://t.co/dSYe1MxuIR
Jennifer Zeng 曾铮 (@jenniferatntd) March 10, 2020

自去年12月疫情爆发后,习近平一直未到疫情中心武汉,只是于110日和22日,分别在北京的社区和科研机构考察,其余与防疫工作相关的公开行程均不属第一线。

香港《明报》36日曾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称,习近平近期赴疫情最先爆发及重灾区的湖北武汉视察,料将抵达最先收治患者的金银潭医院考察,包括武汉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此外,习近平也将进入社区慰问武汉当地居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以及百步亭社区也是计划行程,但为防止意外状况,官方将选择安排如警察社区或公务员社区。

外界此前认为,习近平一直不去武汉是出于安全的考虑。除了怕感染病毒,更担心自己的安全,武汉的官民很多都对他不满。

习近平过往就频传遭暗杀未遂消息,历来注重安保,其安全保卫的等级被认为是全世界最高的。

有武汉居民在习到访当天发布视频并说:“今天估计是中央的领导来了,楼顶上全部站了狙击手,都是狙击手待命,马路全部戒严。”也有人爆称,为了防范出现孙春兰那种“假的,假的,都是假的”事故,提前安排大批安保进入居民家中看着。

习近平上一任期因反腐得罪不少权贵,屡屡爆出政变及暗杀传闻。不过,在中共十九大各派妥协之后,现在的情况有些变化。因为中共隐瞒武汉肺炎(又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COVID-19)疫情,打压疫情“吹哨人”甚至“发哨子的人”,整个中共体制内外的不满情绪高涨。就在习到访武汉前后,来自中共左右派包括太子党的质疑在网络发酵。

传作者为太子党任志强的文章《剥光了衣服坚持当皇帝的小丑》,虽然全文只字未提习的名字,却再清楚不过的将矛头指向习近平,甚至不留余地的炮轰习在17万人大会上的讲话。

文章质疑“这次疫情中可以看到的现实是,党在维护党的利益,官在维护官的利益,君则只是在维护一尊的核心地位与利益。”而正是这种体制,中共才不公布事实与真相,反而用抓批“谣言”的方式,限制和阻止真相的传播,才造成了疫情不可控制的传播。

另外,中共体制内专家、中共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常务理事祝华新,在被指王岐山背景的《财新网》刊文,要求当局重视“吹哨人”的作用。

中央民族大学退休教授赵士林,近日也致信习近平,对酿成疫情凶猛扩散的人为因素和体制性问题提出尖锐批评,指出习应对疫情处置失误承担首要责任。

在此之前,清华教授许章润2月初刊发《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的文章,抨击这个“只对上负责的‘制度性无能’,特别是孜孜于‘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亿万国民于水火的政体‘道德性败坏’,致使人祸大于天灾。”中国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则要求对造成疫情失控的官员问责,呼吁习近平下台谢罪。

甚至中共左派文人的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也曾刊文,替“吹哨人”李文亮鸣不平,并批评中共官员说假话。

中共党媒《求是》215日刊文称,习近平17日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会,并对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223日,中共举行17万人参加的视频会议上,习近平又重复了“从17日以来”的说法,然后官媒多次对外界重复“17日”的说法。

法广的评论文章认为,按理说,作为总书记,既有强大的宣传机器鼓噪,根本无需自己出来喋喋不休,以第一人称单数反复解释,从那个标志性的时间──17日起,“我”做了什么,“我”召开主持了多少次专门研究抗疫的会议,这种情形在其前任领导人身上很少发生过。这背后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有观察人士分析认为,这种情形合理的推测是:这次疫情加剧了中共内部的矛盾。习在党内已遭到孤立,内部压力巨大。习在中共内部成了“孤家寡人”。官员们普遍看清了中共大船将沉的事实,也看清了习极力保党是无用、很傻的行为。

来源: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