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袁国勇撤文中共仍不罢休 「小粉红」出动称其「通敌卖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21

袁国勇撤文中共仍不罢休 「小粉红」出动称其「通敌卖国」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及他的徒弟,发表有关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文章,对于有言论称病毒源自美国,文章指狠批是「自欺欺人」,又批评中国人食野味的陋习,二人在发表文章同一天深夜突然撤回文章并致歉。袁国勇接受大陆媒体访问作出回应,报道引述他称「或许没有人比他更爱国」。但大陆官媒和网民仍然在猛烈批评他,甚至形容他是「通敌卖国」。有学者认为,香港已经失去学术自由。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图)与学生发表有关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文章,对于有言论称病毒源自美国,文章指狠批是「自欺欺人」,惹来「小粉红」称其「通敌卖国」。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与名誉助理教授龙振邦周三(18日)于《明报》联合发表文章《大流行缘起武汉 十七年教训尽忘》,期间对于有言论声称新冠肺炎病毒源自美国,文章指是「自欺欺人」,有关说法「毫无实证」,又称新型冠状病毒大部分由野生动物传入,直斥病毒「乃中国人劣质文化之产物」,但周三晚上二人撤回文章,并对引起的任何误会表示歉意。

袁国勇周三接受深圳卫视访问,提到内地要承认在应对疫情上,开头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不要回避现实,又说自己作为一个科学家,最重要是先面对真相,这也会令国家兴盛,做得更好。他认为国家要有谦卑的态度面对自己的「短板」(弱项),报道又引述袁国勇说,「或许没有人比他更爱国」。

他重提文章中,中国人食野味的习惯,但就一改措词,仅称「野生动物和菜市场的卫生、以及检疫、甚至整个的制度仍然尚未完善」,同时又赞扬中国在短时间内找到病毒、进行临床测试,以及在实验室找到的药物是否有用,反映出中国科研实力很强,所以对中国能成功防疫,以及能有效减低疫症引发的伤亡非常有信心。

但就算袁国勇撤回文章,大陆官媒和网民仍然在猛烈批评他,在新浪微博搜寻「袁国勇」三个字,几乎是一面倒的批评,形容他是「汉奸」、「黄尸_由」,甚至是「通敌卖国」。《大公报》亦发表评论,狠批文章「暴露了龙振邦这名为求出位而不择手段的黄丝真面目,同时也让人看到试图左右逢源的所谓权威学者的真正水平」。

事件引起外界质疑袁国勇是受到大陆打压。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周四(19日)接受本台访问,他指袁国勇及龙振邦的文章是讲真话,但用词较为敏感,因此引起大陆的不满,作者必然会受到压力。他又认为,近年学术界人士表现谨慎,尽量明哲保身,尤其是当涉及大陆议题时,院校都会非常审慎,令学术界动辄得咎。

吕秉权说:莫论是社会科学,如果有一些「禁区」,党国的「红线」越过,不符合主旋律,技巧不够,过界太多,其实是相当高风险,有时就敏感的中国研究,都会有所收手、避忌,令院校有时会担心与大陆的合作关系、拨款,会因而却步,所以他们在进行「平衡游戏」。

香港「研究资助局」(RGC)的「优配研究基金」(GRF)主要资助大学教授进行基础研究,有关政府部门经常邀请不同背景及领域的专家作项目评审。关注高教界发展高教公民召集人黄伟国对本台指出,「优配研究基金」对大学教职员的升迁十分重要,当涉及大陆或香港的研究,亲政府或北京人士或因政治立场而评分较低,令申请者的研究计划不能获得拨款。

黄伟国说:一些亲政府人士或者亲北京人士手上,他给你研究计划低分数或者零分,其实就算所有评审员对你研究有很高的评价,有可能因为其中一个或者两个有政治立场的评审给一个很差劣的分数,让你的研究不能够得到拨款。

港府亦被质疑以政策或拨款向各大专院校施压。在反修例运动中,大专生是其中的前线抗争者,中文大学及理工大校园更一度成为警民冲突的「战场」。而港府11月先后撤回理大扩建工程拨款、中大和港大兴建教学楼和提升医学设施的拨款申请,民主派议员质疑这是企图报复大学和大专生。

翻查过去纪录,不少大学教师因敢言或参与社运而遭秋后算帐,包括浸大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前助理教授黄伟国不获校方续约,于去年 8 31 日离职,黄伟国积极参与社会运动,曾因课堂讨论「占领运动」和邀请社民连梁国雄演讲而遭学生投诉;另外在「占中案」被判罪成的浸大社工系讲师邵家臻,今年1月遭通知解除讲师职务;港大亦已对占中发起人之一、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展开革职讨论。

黄伟国指出,校方亲政府的压力会影响教师升职或续约,学者发表文章后受到抨击,学校会否捍卫要视乎立场。而他不认为香港现时享有学术自由。

黄伟国说:我不认为香港有所谓学术自由,当然可以自由发表,如果你说了某些言论而被报复,失去一分工作,(被要求)不要说话的话,但原来之后会遭受报复、处分,或者甚至遭受攻击的话, 那很肯定学术自由或言论自由已经不存在。

根据民间组织高教公民发表的2019香港学术自由报告, 教授、教学及研究人员普遍对2019 年香港的学术自由状况评价负面。67.9%受访者表示,相比一年前香港的学术自由「大幅倒退 轻微倒退」,其中拨款机构、大学管理层及港府官员被视为最影响学术自由程度的三个因素。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