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哪位染武汉肺炎高官在江苏移植了双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03

哪位染武汉肺炎高官在江苏移植了双肺?

武汉肺炎疫情延烧,中共高官权贵也频频中招,但公布者寥寥无几,或是无关紧要者。日前一名武汉肺炎患者的双肺移植手术在江苏无锡完成,是全球首例,让人关注的是,肺源真的来自捐献者吗?哪个高官才能享受这种特权?

号称“中国肺移植手术第一人”的陈静瑜(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号称“中国肺移植手术第一人”的陈静瑜31日凌晨发文说,他的团队229日在江苏无锡完成进行全球第1例武汉肺炎患者的双肺移植手术。陈静瑜打着“治病救人”的旗号,火速发布成果,却再一次让外界关注中共移植界对于器官来源以及配型成功率问题,对中共这类专家而言,好象根本不是问题。

中共长期备受谴责的活摘器官问题,其中一个问题人物就是陈静瑜,这名身兼中日友好医院肺移植科主任、南京医科大学附属无锡人民医院副院长兼胸外科主任、无锡全国人大代表的医生。

根据官媒称,在历经5个小时,无锡229日终于完成全球第1例患者的双肺移植手术。据称,该名病人本在江苏省,于123日发病,126日确诊武汉肺炎,27日进行气管插管,222日使用叶克膜(ECMO,体外膜氧合),224日转往无锡市传染病医院。该患者经过治疗后,连续核酸检测都呈阴性,但是双肺功能已经严重受损且不可逆。

报导又说,229日,无锡市卫生系统在江苏省卫健委的支持下,打破常规、整合医疗资源,并由陈静瑜带领的团队对该病患进行双肺移植手术。

陈静瑜微博表示,228日患者因为右侧病肺内持续出血,己在濒死状况,29日幸运等到“外省脑死亡病人爱心捐献肺源”。肺源经高铁转运7小时后抵达无锡。目前该患者在手术过后,已经清醒,其移植的双肺功能氧合良好。

能够短时间获得匹配器官,只能说明他们有一个庞大的器官活人供体库。到底这肺来自谁?获得移植的病人又是谁?

想到陈静瑜说肺源来自“脑死亡”者,笔者很自然联想到原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领衔”在人体实验中发明了制造“脑死亡”特别工具:“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这个特别工具,被指专用于“活摘器官”。这个太恐怖了。据说被活摘器官的都是些良心犯,包括法轮功信仰人士。

关于中共高官的器官存在“特供”已不是秘密,公开的爆料称中共的高官可以换器官续命,其实就是“按需杀人”,比如江泽民长子江绵恒被爆换肾已3次,杀了5个人。当然,这个官方是不会承认的。

骇人的活摘器官,以及这个器官的来源,不是笔者今天重点要谈的,我们从中国官场的角度观察下,到底这次患上疫病又得到特殊的换器官待遇的会是谁?

按照惯例,一方面,能够享受特殊的移植待遇的,不会是普通患者,必在权贵之列,但又未必是真正重要的人物,毕竟,才刚刚开始,这种手术仍是有巨大风险。

这次武汉开始爆发的大瘟疫,中共的高官中,从公开信息中可知,目前已死亡的,在湖北就有原武汉市民宗委主任王献良、原黄石市长杨晓波、原湖北省民政厅副厅长文增显等人,得病未死的有湖北省商务厅副厅长黄谋宏、武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胡亚波、武汉市府副秘书长程介儒、荆州松滋市委书记黄祥龙、荆州下辖监利县委书记黄镇等。其他省份也有个别,但级别不高。

够得上级别的是,传确诊感染的正部级高官──中共国务院参事室党组书记兼主任王仲伟,但这只是传闻,官方没有公布,也不可能公布。

最近还风传北京市委书记蔡奇的儿子,还有据说现任政治局常委栗战书将感染的外籍女婿蔡华波用专机运回北京,现在中日友好医院,与蔡奇儿子成为病友。

中日友好医院是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直属医院,并承担中央保健医疗康复任务,当年被指定为萨斯(SARS)专病防治医院,也是北京中高级官员等的定点医院。这家医院按说也是陈静瑜的“老巢”之一,陈是中日友好医院肺移植科主任。

但现在陈静瑜做武汉肺炎患者的首例双肺移植手术,是在无锡。会不会是这些权贵被运来无锡动刀呢?也有可能。

如果不是,就极有可能是江苏当地的高级别官员,包括退休高官,但是官方从未公布,江苏是哪名官员染疫。

老家在江苏的江泽民,本身就对这类器官移植专家非常倚重,曾多次亲自接见他们。其中,20191月才退休,现年98岁的“中国肝脏外科之父”吴孟超就和江的关系很特别,有爆料称,2011年,江一度濒死,也是吴孟超给其做的器官移植手术。而江的儿子江绵恒的换肾手术,则据称是中共南京军区总医院副院长黎磊石主刀。

如今陈静瑜搞双肺移植手术完成,一旦结果显示成功,又将有多少本是报应而得病的高官趋之若鹜?当然,罪有应得者不可活,换器官也难逃一死,或最终死的更惨,这也是天理所在。

但无论如何,中共的医界弄这种事,一旦大肆推广成为其产业支柱,就会成为人类的灾难,后续又会有多少活着的无辜者被摘取双肺来供应达官贵人们换取苟活?如果不解决这种无良的黑体制,罪恶不可能止息。


来源:看中国